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追究暴徒刑责 彰显法治精神

对于近期连串违法暴力冲击事件,尤其是7月1日极端激进暴徒冲击和破坏立法会,社会各界继续强烈谴责,支持警方严正执法,追究暴徒责任。法治精神是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的最重要基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人能凌驾法律之上,只有将违法暴徒绳之以法,才能彰显法治公义,避免香港法治崩坏。反对派还在试图把暴力恶行合理化,诿过政府和制度,根本是姑息纵容违法暴力,违背香港人珍视的法治精神、危害香港繁荣稳定的法治基石。

暴徒丧心病狂破坏立法会大楼,激起全城震怒。包括法律界、工商界在内,各界人士齐声谴责暴徒无法无天的行为,形容此次冲击制造立法会176年来最黑暗一日,严重超越法治社会的底线,绝对不能纵容。各界要求警方必须严惩暴徒,维护法治、平安、祥和。

法治精神是本港社会珍视的核心价值,绝大多数市民信仰法治,坚守和捍卫"无人能凌驾法律之上"的最基本法治原则,任何人不论性别、年龄、社会身份地位,不论持何政见,都要遵守法律,违法就要承担必要的法律责任。

对于冲击立法会的骇人听闻暴力行为,反对派不断强调,是因为政府对年轻人的诉求无动于衷,年轻人也无计可施,才以冲击来表达不满,不惜"牺牲自己"对抗"制度暴力"。这些说法明显为违法暴力推卸责任,以"动机崇高"、"为势所迫"为借口将暴力合法化、合理化。

但这种说辞得不到司法的加持。在立法会示威区的垃圾桶纵火案,法官判词指出,不论目的多"崇高",亦不能作出违法行为。所谓"崇高的理想",只是当事人对个人行为的主观理解,暴力就是暴力,使用暴力的客观效果就是对他人、对社会造成伤害,这一点不会因为施暴者的目的而有所改变。在"双学三丑"硬闯政总申请刑期覆核案,上诉庭法官亦指出,犯案者不能以"为势所迫"为借口而使用暴力,所谓"为势所迫"并不构成求情或轻判的理由。若是接受此类借口为求情或轻判的理由,人们只要自以为是便可肆意行事,因为他们最多只需要承担很轻微甚至是对他们来说微不足道的法律后果;这样,公共秩序便很容易崩溃。

同样,此次冲击立法会大楼的暴徒,不管他们有什么理由,违法暴力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若他们不需付出必要的法律代价,就是对所有守法者不公平,更是对香港法治精神的毁灭性打击。因此,绝对不能接受反对派无理荒谬的要求,不能对暴徒网开一面,警方一定要搜集充分罪证、彻底查明刑责、追究到底。反对派坚持"不笃灰、不割席、不指责",把矛头指向政府,只问立场、不问是非,必然令暴徒更加有恃无恐,违法暴力变本加厉,这才是对香港法治精神的最严重伤害,也是推更多年轻人落违法暴力的火坑。没有法治精神,香港的繁荣稳定、安居乐业也荡然无存。

香港始终是"法治之都"、"平安之都",绝大多数市民不希望香港沦为"暴力之都"、"暴动之都",暴力绝不能容许,违法绝不能姑息,追求法治正义,依然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和主流民意,这个社会大环境下的人心向背没有变、也不会变。反对派颠倒是非,破坏法治,袒护暴力,损害港人利益,不得人心,必定遭民意的反噬。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