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公社评/“泛民”仍在把年轻人推向极端

过去一个月以来,香港这个曾经被高度赞誉的法治社会,在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暴力事件冲击之下,已沦为极端思维横行的城市。立法会满目疮痍的场景,让人看到了一个即将被暴力吞噬的社会未来场面。香港演变至此,那些反对派的“大状”与政客们,不仅没有任何反思,反而继续煽动年轻人,美化暴力,丑化法治,颠倒是非翻黄倒皂,一步步将香港推向万劫不复境地。

香港本是一个多元社会,不应奢求所有人在所有议题上都能保持一致,但一个文明的社会,必须保持最基本的规范与秩序。如果法律可以不遵守,如果暴力可以合法,那么,再繁荣的香港也会有衰败的一天。市民看到的是,反对派从未停止过对极端思维的煽动,在年轻人群体中埋下了暴力种子,直接导致此次反修例事件大量暴力行为的出现,包括肆无忌惮袭击警察的事例,乃至于催生出七月一日几乎摧毁立法会大楼的恶劣一幕。

年轻人总会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有些错是永远弥补不了的。整个反修例事件,反对派“巧妙”地煽动年轻人,以暴力行动冲击政府与警方,他们自己不仅丝毫无损反而赚尽了政治利益。但七月一日对立法会的严重破坏,引起民意的强烈反弹,为求掩饰自己丑恶的煽动行为、推卸责任,所谓的“泛民主派”政客,编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继续在推年轻人往极端的死路里冲。

诸如公民党的一众要员,都是曾经宣誓维护法治的律师与大状,但在面临法治被严重践踏的情况下,不仅无动于衷,反而站在了暴徒的一边,搬弄出“制度暴力恶过真实暴力”、“绝望年轻人的尝试”、“法治没有受到损害”等等荒谬理由。更有甚者,公然在网上教唆暴徒如何逃脱法律制裁、如何阻挠警察合法的调查。在其眼中,法治早已沦为其谋求政治利益的工具,顺之则取、逆之则弃。

而其他的一些所谓“泛民”议员们,不仅没有去劝阻不断出现的“反修例自杀”恶性事件,反而在美化、正义化“自杀”行为。在其眼中,人命已经无关重要,年轻人的生命不过是一场政治豪赌的筹码,越多“自杀”行为也就意味着越多的政治筹码。这关乎他们能否保住对事件的话语权、能否保住年底选举的政治利益。

香港的未来需要下一代去努力,但如果政客以如此方式去牺牲年轻人、以如此方式去煽动极端思维,我们的下一代势将活在一个恐怖的暴力横行的社会。

香港已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法治也已到了存废与否的关键时刻,全体热爱香港的市民必须团结起来,全力保护我们的下一代免受极端思维的毒害,坚决地向这些极度自私的政客说不,坚决地反制这些推年轻人去死的恶毒行为。此时若纵容放任这些恶行,未来的香港将再无生机。这是善与恶、是与非的抉择,没有妥协的余地!

来源:大公社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