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鼓吹煽动极端化对抗遗害深重

反对派策动的反修例风波严重撕裂社会,催生连场令人震惊痛心的暴力冲突,立法会大楼遭受严重破坏,少数示威者沉迷于极端违法暴力泥淖,香港法治和社会稳定受到重创,反对派的极端化煽动、鼓吹是罪魁祸首。正是因为反对派在背后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以美化暴力自杀、煽动仇恨情绪等极端化的卑劣手段,误导部分年轻人形成极度扭曲的社会价值,把他们引向极端化对抗的邪路,暴露反对派不尊重生命,违反人道,毫无人性,遗害深远。广大市民必须高度警惕、强烈抵制反对派催谷极端化暴力的恶行。

修例风波导致社会对立撕裂,令部分市民产生负面情绪,容易刺激精神健康欠佳的人钻牛角尖,对一些心智未开的青少年亦造成严重的负面情绪困扰,极端情况下走上轻生绝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近日接获42宗涉及反修例事件的求助个案。机构的负责人表示,求助者的困扰主要来自与家人朋友撕裂,以及对社会现况感到失望。为消除困扰社会的负面情绪,本来应尽快平息争议,让事件告一段落,这是对市民、对香港负责任的做法。但反对派为了政治目的和政治利益,反其道而行,还在利用修例问题继续鼓吹煽动年轻人激烈对抗。

反对派把丧心病狂攻击警方、破坏立法会大楼的暴徒美化为"义士"、"死士",把可能受政见困扰而轻生的人士称为"烈士",将违法暴力行为英雄化、把自杀行为浪漫化,变相鼓励年轻人效法,争做"义士"、"烈士"。有消息更指,日前暴徒占据立法会时,反对派曾密谋利用"死士"制造人命伤亡的惊人流血事件,庆幸图谋最终未能得逞。反对派企图牺牲一些年轻人换取自己政治利益的图谋,已经难以掩饰、不容抵赖。反对派言之凿凿爱护年轻人,反修例为保障人权自由,其实他们最不尊重生命、最不尊重人权,伪善之极。

对于冲击、进占立法会的骇人听闻暴力行为,反对派不断声称,是因为政府对年轻人的诉求无动于衷,年轻人也无计可施,才以冲击来表达不满,不惜"牺牲自己"对抗"制度暴力"。另一方面,反对派指责特首林郑月娥,对有3名年轻人轻生表现漠不关心;同时,他们抛开现时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不断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追究警方"滥用暴力、镇压和平示威者"的责任,警方"开枪"、追打"手无寸铁"学生的无理指控此起彼落。

这些说辞,为极端违法暴力行为推卸责任,将暴力合法化、合理化,更制造、加深社会的仇恨情绪,特别是部分年轻人对政府、警方、建制派的仇恨。反对派通过打"悲情牌",把年轻人、违法暴徒塑造为受害者,是"勇于对抗高墙的鸡蛋",政府、警方、建制派都是邪恶的强权和压迫者。这样非此即彼、有你无我的极端化对立不断强化,势必造成难以解开的仇恨死结,很可能导致出现类似一些中东国家的极端可怕局面,甚至祸延几代香港人。

反对派煽动年轻人反政府、反社会,鼓吹"死士精神",令一些年轻人走向极端,社会价值观人生观极度扭曲。近日,有一名年仅12岁的少年,怀疑沉迷玩手机,家人将手机没收。他竟然情绪失控,手持利刀企图自杀。在修例风波中,有年轻人肆意侮辱国家民族、辱警袭警、网上欺凌、暴力毁坏、非法禁锢,却对自己做出种种严重罪行心安理得,完全没有罪疚感,这正是反对派极端化煽动、误导的恶果。而这些年轻人如果继续走向极端,不懂悬崖勒马,只会贻害自身、贻害社会。

来源:文汇社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