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勿让极端激进恐怖主义把香港"送终"(上)

我于2014年11月2日在《联合早报》发表过题为《勿让明珠暗无光》的文章,表达我对"占中"的看法,也提及中央坚持维护及信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方针。大家可曾想过,为什么澳门落实"一国两制"、"澳人治澳"无问题,民生与经济大好,保持了持续发展和繁荣安定,但香港在同一制度下却乌烟瘴气、民怨四起?

香港的形势错综复杂,我虽从香港移民来新加坡近30年,但一直关心香港发展。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英国在香港回归前,早有预谋地在司法、传媒、教育等各方面暗伏大量"棋子",出资收买并培养反对派打着民主旗号,把香港打造成反中乱港的基地。而葡萄牙政府无此歪心,没有暗埋钉子,制造矛盾搞破坏。

特首林郑月娥6月15日下午会见媒体时表示: "去年2月,在台湾发生一宗令很多香港市民感到震惊和伤心的杀人案,一名香港少女被杀,嫌犯陈同佳逃回香港。这宗案件令受害人父母伤心欲绝,同时亦凸显了香港在刑事互助和逃犯移交制度上的明显漏洞,这漏洞即是因为现行法例中的『地理限制』,我们不能移交嫌犯到台湾,亦包括邻近的内地及澳门,也不能对大约170个未与香港签订长期协议的国家和地区进行逃犯移交。作为负责任的政府,我认为我们需要尽力找出一个方法,一方面可以处理台湾杀人案,令公义得以彰显,还死者一个公道,给死者父母一个交代。另一方面,尽力完善香港的法制,确保香港不会成为犯罪者逃避刑事责任的地方。这正是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修例)建议的两个初心。"

一条极简单而毫无杀伤力的修订《逃犯条例》,修例后可联合其他国家和地区打击及堵截跨境犯罪,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没想到,特区政府一心维护法纪、彰显公义,却引来反对派和外力铺天盖地的攻击和抹黑。

在立法咨询期,反对派在议会暴力抗争,多个外国官员及使节不断无理谴责和干预,加上法、政、学、媒全力煽动鼓吹罢课、罢工、罢市。民阵发动的两场"反送中"游行,引发大型占领及暴动。此次反修例抗争的动员、物资供应等各方面,比2014年"占中"、2016年的"旺暴"更加周详、更有计划。

另一方面,美国全力封杀华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承认,扣押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是中美贸易战谈判筹码之一。由此可见,香港反修例的抗争,很可能是美国CIA幕后精心策划。香港早已成为世界各国搜集中国情报的重要基地,也是CIA在美国境外最重要的中国情报搜集站。

美国好不容易在香港建立大型情报网络,当然不想被瓦解。为什么美国及台湾当局,一致支持反修例的示威抗争活动?试想,一旦CIA驻港情报员在香港被抓,CIA在港的间谍网络被瓦解,美国会甘心容许港府把CIA间谍送到中国受审吗?

因此,反对派强词夺理当真理,不仅反对修例,更反对特区政府制止暴动。明明暴徒手持铁棍、砖头攻击警方,却声称暴徒是"手无寸铁的学生"、"无辜市民"。的确,大部分示威者手无寸铁,但他们站在暴徒后面,替暴徒打气,鼓动年轻人用铁棍、砖头攻击警察。把暴徒形容为"手无寸铁的学生"、"无辜市民",把暴力冲击定性为"和平示威",那么,杀人犯都可以逃之夭夭了。

从此次反修例风波,我认为香港的司法、传媒、教育都有严重问题。

一,司法方面。我认为香港司法并不独立,而是高度政治化。香港犯法的定罪门槛很高,代价却很低。"占中"的幕后黑手基本都无被绳之以法,继续逍遥法外。法官对"占中"违法者一般都轻判社会服务令或缓刑,真的坐牢也打折扣,但对维持治安的警察,执行任务时使用武力,很容易被认为是"暴力执法",如被定罪则从严,除失去工作和退休金外,还要受牢狱之灾。

之前几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犯刑事罪,都"量身定制"判少于3个月的刑期,保住其议员资格。有两名"旺角暴动"的主脑人物还获保释,结果弃保潜逃,获德国政治庇护。特首、律政司、其他官员和警察天天被辱骂,唯独法官高高在上,市民大众批评法官动辄被警告蔑视法庭、干预司法公正。

二,传媒方面。香港有传媒是"无冕大帝",对反修例的暴力视而不见,反刻意美化。有明显政治倾向的传媒,选择性标签化地报道,误导大众,散播仇恨,激化矛盾。例如将"占中"美化为"雨伞运动",把"旺角暴动"美化为"鱼蛋运动",修订《逃犯条例》就丑化为"送中"条例。

对于反修例的游行,警方点算人数是客观真实。警方指6月16日游行高峰人数为33万人,民阵就吹成200万人,有传媒也大肆报道,就当成真的有200万。(未完,明日待续。)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文平 新加坡九龙会会长 新加坡香港商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