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推青年做“死士”丧尽天良

反对派煽动年轻人反政府、反社会,鼓吹“死士精神”,令一些年轻人走向极端。在反修例多次暴力冲击事件中,反对派通过“美化”违法行为、“英雄化”暴徒、乃至鼓吹“死士精神”等等极端言论,煽动年轻人干犯法律。

七一发生暴力冲占立法会事件,激进示威者用铁笼车、砖头、铁支攻破立法会防线,闯入立法会大楼内大肆破坏。反对派将违法暴力行为“英雄化”,变相鼓励青年学生效法,争做“义士”、“烈士”。

有暴徒用花言巧语,去蛊惑心智未成熟的学生;对青年人的“死士”心态,以及不顾一切暴力冲击,反对派竟吹捧成“下一代在绝望中的集体自毁”。

暴力冲占立法会前夕,有人就于社交媒体渲染及散播所谓“死士精神”,包括公然声称“预咗无命”去冲击立法会等。有反对派在其facebook上称:“现场的社工朋友透露,他们(冲击立法会的示威者)不是鬼,而系死士,有十几人,预了无咗条命。现场青少年“煲底”(立法会大楼示威区)开会,有九人举手做死士,所以佢哋系想自杀,不过用另一方式。”

但反对派务求“死士”和被诱惑的学生被警员打死的图谋落空,于是质疑驻守立法会的防暴警撤走,是使用所谓“空城计”,故意让示威者攻入立法会,令公众见到示威者行径后反感,令撑示威者的“民意逆转”云云。

“空城计”之说混淆是非、颠倒黑白,陷前线警员于不义,说法无耻之极。在暴徒疯狂冲击之下,警员不撤退随时会造成大量伤亡,所以警方撤退是顾全现场人士安全的最佳做法,与什么“空城计”根本风马牛不相及。

其实,市民都清楚,当日如果警方决定坚守立法会,会否发生流血事件实在很难判断。事实证明,“空城计”乃弥天大谎,警方主动撤退防止了流血事件,值得庆幸和赞赏。

灾后心理辅导协会指出,示威者冲击立法会或做出一些暴力行为,反映“死士”精神正在蔓延,尤其是在青少年的社交网络内,当青少年浏览社交群组时会不经不觉地植入他们的潜意识中,受“死士”精神影响,作出自残、自杀、伤害他人或极端的犯罪行为,呼吁社会必须尽快正视“死士效应”这个问题。

煽动青年做“死士”,罔顾青年身体安危和人生前途,实乃丧尽天良。若反对派政客反对暴力,那为何不公开谴责暴徒?在发生强闯立法会破坏暴行之后,网传反对派召集人毛孟静的儿子亦参与其中,不过她很快辟谣说,两个儿子都在外国生活,“小儿子更是受良好教育的科学家,前途光明”。反对派政客自己仔女矜贵,不让卷入暴力冲击,却让人家的儿女当“炮灰”,这符合道义和良知吗?

反对派推青年做“死士”,鼓动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参与街头非法示威,甚至卷入暴力冲突;把孩子们推入政治漩涡之中,令到一些青少年涉嫌触犯法律;把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年学生置于险境,意图继续让人家的儿女当“炮灰”,不断制造暴力冲击事件,直到11月区议会选举和明年立法会选举,让反对派大小政棍可以分食“人血馒头”,如此卑鄙无耻,必须彻底揭露,强烈谴责。 

稍微有一点良知的人,都做不出公然推孩子入火坑的事。反对派政客居然唆摆别人的子女参与暴力行动。一百年前,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痛心疾首,大呼“救救孩子”。百年之后,香港必须重提鲁迅先生的名言,拯救孩子已经刻不容缓。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杨莉珊 全国政协委员、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