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特区须有新思维应对混合战争

“612”事件的基调是美国策动的“颜色革命”,从其推行的方法、步骤、手法而言,属标准的公式,反映出美国工厂化做事的传统,也因这样的公式,在不同国家推行起来,是成功有效。

“占中”是“颜色革命”的初试,今次的“612”示威与暴动是美国近乎全力推动,内外结合的大行动,他们并且筹划更激烈的七一暴力攻占立法会行动。但非法“占中”和旺角暴动失败收场显示出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美国的阴谋即使在这个被部分人利用作“反中反共”基地的城市里,亦未必容易得逞。今天,中央政府防范更严,只是特区政府忙于解决多项民生问题,才给美国有机可乘。在大形势里,中美博弈中,当中国强硬起来,美国在总统特朗普急于取得外交胜利,至少不恶化来以争取连任的情况下,便稍为变得温和、愿意让步。

“颜色革命”入侵香港,第一轮攻势已遭遇抵抗,美国会否在这个时刻坚持硬碰呢?抑或是鸣金收兵,调整后,在明年美国大选,以至台湾大选,再以香港暴动来声援“台独”,和以此凸显特朗普的右派政治主张,强硬态度和他自夸外交胜利呢?

或许,当前在两场示威一场暴动,再加上七一游行,少数人的冲击政府和警察之后,美国会暂时收兵重整。

特区不能死抱港英思维

但无论形势变得或急或缓,不变的是香港已变成中美博弈的一个战场,作用并不比台湾逊色。中美已进入混合战争中,“颜色革命”只是其中一部分。香港的示威游行、暴动,乃至舆论战、政策主导权争夺、议会政治,都不是单单由本地因素产生,而是夹杂着中美角力的重要元素,把整个政治过程扭曲。在这种情况下,有两个全新的考虑:

一是香港问题已涉及国家安全,中央政府不会撒手不管。国家安全涵盖内政、外交、国防范畴,中央政府要找出积极的途径与方法,使香港肩负起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不让“一国两制”体制受到侵害。

二是特区政府的施政不能依照港英时期的政治环境与条件来依样画葫芦。中美混合战延及香港,特区政府便只能以相应的适当政策和战略来应对,正确地认识到任何事件都未必是单纯的本地政治,而是会有外国因素介入,也容易为外国因素所利用。施政应从政务官的狭窄简单机械化的思维拔脱出来,重新建立新时代新形势的新思维、新体制。

最关键的是,美国推行混合战争,已经是不宣而战,也没有特定战场和范畴,而是全方位的连动攻击。应对之策便只能依靠知己知彼,用知识、技巧与政策措施(包括司法手段)来对付。这种战争是防不胜防,人家主动,也在暗处。但正如此,不能不防,防也是按战争方式来防。首先是情报,其次是舆论与意识形态,再次是政策制度改革,减少受攻击或有机可乘的漏洞。好处便是社会与政府要深入反思,建立可守可攻的较完备的体制和社会文化。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文鸿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