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状会纵暴盲砌警 同行批政治凌驾法治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郑治祖)针对激进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香港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称个别人等当日确已干犯了不同的刑事罪行,但随即将矛头指向警方,重申要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范围要包括"7月1日立法会综合大楼内外发生的事宜,包括是在什么情况下综合大楼没有得到保卫"。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质疑,大律师公会早前指控警方在6月12日用"过分武力"驱散企图冲入立法会大楼的示威者,现在又要调查警方何以7月1日"综合大楼没有得到保卫",是以政治凌驾法治,企图包庇冲击立法会的暴徒,将责任推到警方身上。

在激进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并大肆破坏后,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此前在接受传媒访问时谴责,冲击立法会等同冲击法治,而示威者可能违反多项刑事罪行,包括非法集结、刑事毁坏、强行进入处所等,又称政府不应让步予冲击行为,但同时"应该回应市民部分诉求"。

大律师公会在昨日发表的声明中淡化是次暴力冲击事件,不再提"谴责暴力"等字眼,只称"大律师公会无需提醒公众守法及保持社会秩序的重要性。就当天在立法会内外发生的事宜,个别人士已干犯了不同的刑事罪行。守法当然是法治一重要元素"。

昔闹"过分武力" 今质疑"空城计"

声明随即企图转移视线,称"除了守法以外,法治当然亦包含其他同样重要的元素,包括对人权及公民权利的尊重 、公开及问责的行政机关......特区领导人现在必须与社会各方,包括『示威人士』,进行开放的沟通......政府若然拒绝与公众就重大及迫切的议题对话,是违背法治精神的行径。"

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此前声称警方当时未实时驱散暴力示威者是在摆"空城计",试图为暴徒开脱,将矛头指向警队,大律师公会在昨日的声明中亦称政府应设立独立委员会调查"6.12事件", 而"该独立委员会亦应该调查7月1日立法会综合大楼内外发生的事宜,包括是在什么情况下综合大楼没有得到保卫。"

陈曼琪批包庇暴力

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指出,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早前强调,在法治受到不公平的批评和受损时,法律界人士有责任挺身而出,激进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以至此前包围警察总部等维护法治的机构,大律师公会本应责无旁贷地挺身而出,惟该会在昨日声明中对此只字不提。

她支持加强沟通,以缓和目前的局面,以及尽快解决社会矛盾。不过,虽然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但法治绝不能妥协,身为法律界中人,就应当强调必须在法律框架内表达意见,而在行使本身的权利时,也不能剥削他人的权利,而非将政治和法治混为一谈。

张国钧责无理取闹

执业律师、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批评,在"6.12事件"中,一批示威者暴力袭警更企图冲击立法会,最后被警方驱散,大律师公会在当日声明中就指控警方"滥权";7月1日暴徒破坏立法会大楼,大律师公会却质疑警方"未尽全力"去保护立法会大楼,"公会又要警方保卫立法会大楼免受冲击,又要警方不能使用武力,实于理不合、强人所难。"

傅健慈斥无视实况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批评,公会的声明无视当日驻守大楼的警员受到毒物苯二胺粉末的攻击,遇火更可能发生爆炸,倘警察强行还击,更可能出现人踩人的场面,故警方撤退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可保护双方的生命,并避免发生流血冲突。

他批评,大律师公会前后两次声明,令人感觉警方驱散暴力示威者不对,不驱散又不对,即无论如何都是警方不对,令人感到担忧及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