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支援基金”疑掠水自肥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反对派藉反修例游行向市民筹款,名义上是协助为反修例受伤或被捕的人,把所得的1200万元捐款成立“612人道支援基金”,但其用途却大有“自肥”之意。例如捐款会用于“举办活动”及“出席国际会议”;具反对派背景的基金职员获捐款支薪。在诉讼中,捐款只会支付“我方法律开支”;基金信讬人有权“灵活处理”捐款。政界中人形容,基金运作似“反政府搞事产业一条龙服务”,涉嫌利益冲突甚至利益输送,要求其帐目公开透明、供公众监察。

谁为暴徒开脱?

天主教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公民党吴霭仪、工党何秀兰等反对派人士担任信讬人的“612人道支援基金”昨日成立,以曾策动违法“占中”的“真普联”户口收钱,称已筹得逾1200万元,暂时接获58宗个案,当中包括16名被捕者。

吴霭仪和何秀兰都“盲撑”暴徒闯入及“打烂”立法会有理,不愿谴责他们;陈日君且称政府应“特赦”被捕的示威者。

基金宣称,首要目标是协助在反修例行动中受伤、被捕的人,而且不限于6月12日暴力冲击立法会的涉事者,看似慷慨大方;但事实上,基金昨日在记者会上派发的新闻稿内文显示,基金所筹得的捐款更会用于举办活动、出席国际会议等。

在最近反修例过程中,反对派政党团体恰恰举办了多场集会、游行,并趁机为选举造势,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亦频频赴海外博取支持。而信讬人之一何韵诗昨日未参加基金记者会,因飞赴瑞士日内瓦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在未开会前在社交网站连番发文,兴奋打卡。

聘“占中”被捕者任职员

基金信讬人有权“于基金宗旨许可的范围内灵活处理”所筹得的款项,或变相令基金用途无限扩大;捐款更要用于基金自身运作的开支,包括行政费、职员薪金及核数师费用。

基金尚未公布职员名单,已知的两名职员卓佳佳和施城威,前者昨日在记者会上介绍目前的求助人数等资料,是反新界东北发展的活跃分子;后者负责传媒联络,他是社民连成员、曾因参与违法“占中”被捕。至于核数师身份,基金未公布。

法律支援方面,基金的运作亦大有讲究。基金表明,只会考虑在诉讼中支援“我方的法律开支”;若有人提出民事诉讼、例如声称被警方“殴打”受伤而要索偿,基金以“无法承担对方的讼费”为由,称会“有较大的限制”。

民阵等多个反对派政团设有义务律师团队,而不少为被捕者提供协助的律师,政治立场都接近反对派,甚至是反对派政党成员。早前民阵义务律师团曾与公民党成员、律师伍展邦在协助被捕者一事上,闹出“争客”风波,双方一度在社交网站“隔空开火”。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认为,若基金以“帮人”之名筹得的款项,最终又以“帮人”之名回到反对派从事不同行业的人手中,堪称“反政府搞事产业一条龙服务”,反对派不仅从所谓的“善举”中赚得好名声,更把市民捐款“益自己友”,完全是无本生利,有刻意藉反政府搞事“掠水”之嫌,更涉嫌利益冲突甚至利益输送。他要求基金帐目完全公开透明,让公众监察。

“人道支援”实质“益自己友”

为反对派职员出粮

•基金所得捐款的用途含职员薪金,至少两名基金职员具反对派背景

•运作开支另包括行政费、核数师费用等

捐款用途无限演绎

•基金所得捐款会用于反对派政客热衷的“举办活动”及“出席国际会议”

•基金信讬人有权“于基金宗旨许可的范围内灵活处理”所筹得的款项

法律援助范围限定

•基金只在诉讼中支付“我方的法律开支”,涉及“对方讼费”的民事索偿不获资助

•为被捕者提供协助的律师,政治立场大多接近反对派,甚至是反对派政党成员

费用益自己人

•基金所得捐款亦支援医疗服务、心理辅导等费用,而基金内部设有专业顾问让反对派“自己友”出任,例如积极参与反修例的“良心理政”成员、临床心理学家叶剑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