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洗脑黄师”推学生上街头

图:近年的冲击事件中屡见年轻学子身影,疑是被“洗脑黄师”以通识课堂洗脑后推上街头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近日爆出多间名校通识试题散播仇警及煽动占街等问题。事实上,“洗脑黄师”一直植根学界,特别是通识教育科为甚。近日在网上掀起“仇警情绪”的中学通识科教师赖得钟,便是考评局通识教育科科目委员会主席,令人忧虑他拟定及审批通识科考题时故意偏颇。而不少通识科老师更把“占中”和反修例的示威现场变成所谓“通识课堂”,将心智未成熟的中学生推上街头。作为全港最大教师工会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更一直利用通识科教材和校园向学生“洗脑”,令校园成为政治角力的战场。

曾任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主席的嘉诺撒圣心书院教师赖得钟,被发现在其社交平台发布“黑警死全家”标语及仇警言论,被人揭发后才以一时情绪激动为由作出道歉。有消息指,赖得钟妻子是在同一所学校任教的通识科主任。该校通识科的教材内容偏颇,让学生误以为纯因示威者一度占领行车线而引致警察用催泪弹和塑胶子弹清场,严重扭曲事实。消息人士更透露,学生如果写出事件真相则会得到低分,逼使学生要迎合老师的教材。

教协幕后推波助澜

网上有不少人质疑,一位使用“黑警死全家”作头像的老师,且身为“考评局通识教育科科目委员会主席”,学生在他教授通识科时,会否吸收负面资讯,拟定及审批通识科的学习及考题时,又会用什么标准。网民认为,为人师表,无论抱持什么政见也不应该散播如此仇恨言论,更不应该利用职权去散播其政治立场来荼毒学生,这完全是有违教师专业!虽然赖得钟为言论及行为道歉,但眼见近日学生们的仇警行动,家长们都担心他的想法会祸害下一代。

事实上,反对派常藉通识教育为糖衣,进行洗脑工作,例如教协虽口称“反对洗脑”,自己却积极投身政治活动,早于2009年便制作一系列片面抹黑国家的短片,供学校用作通识及历史科教材,为学生埋下仇恨国家的种子。到了2013年,教协理事、通识科老师方景乐制作有关“占领中环”的教材,并在引言中清楚表明,“占领中环”是通识科“绝佳教材”。到违法“占中”爆发时,教协更在幕后推波助澜,不仅向旗下教师派发“黄丝带”呼吁师生在堂上佩戴,又安排专车接送师生到罢课集会现场,将心智未成熟的中学生送上街头。

其后“港独”思想出现,教协亦难辞其咎,早于2015年3月,《大公报》独家踢爆教协每年主办的“中学生好书龙虎榜”活动,由鼓吹“港独”的陈云所着的《香港城邦论Ⅱ光复本土》赫然列于60本候选书目榜上,教协会长冯伟华更“死撑”60本好书都具可读性,“后生仔、小朋友都有兴趣阅读”,“洗脑”行径昭然若揭。

五月,位于天水围的伊利沙伯中学旧生会汤国华中学(伊汤中),亦被揭发有通识老师借课外活动之名,带学生看一套“歌颂”“长毛”梁国雄的舞台剧。场刊写到明内容涉及“不雅用语”,加上剧本内容明显偏颇,引起家长质疑与通识科无关,幸好有正义家长挺身而出,学校最终取消活动。

议员倡通识转非必修科

近日的社会事件,让社会反思通识教育的未来发展。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成员、民建联九龙西议员蒋丽芸表示,通识科设立原意是鼓励学生从不同角度思考,但现时有很多教师提供的资讯单一,有些教师在政治方面取态极端,她认为教改推行至今已有一段时间,政府是时候检讨通识教育成效。

教与学已变质

蒋丽芸以赖得钟事件为例,指他作为资深通识科教师,更是现任考评局通识教育科科目委员会主席,竟然散布仇警图片,说什么“黑警死全家”,行为极端,直至被人揭发才稍为收敛。她认为,学生看到老师发表这些言论,心灵一定大受影响。

蒋丽芸认为,政府是时候检讨通识教育成效,多吸纳不同持份者意见,就算未能在短时间内废除有关科目,也可考虑转为非必修科,让学生选择。就通识科内容取材,她称现时并无统一教材,社会较难监管,别有用心的教师仍可在其他科目借题发挥,难以阻挡他们藉课堂散播极端思想,教育局和校长必须多加关注,不容极端政见入侵校园。

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认为,通识科过去十年在教与学上已变了质,要求其他有份设计、推行新高中学制通识教育科的官员与专家,平心静气,看看通识科实际出了什么问题。她又批评学校课程检讨专责小组,草拟谘询文件的过程是闭门造车。她表示,很多家长和师生反映了通识科的种种问题,应给予学生选修通识科的自由。

资深通识科教师李伟雄认为,通识科教师在教学时必须持平,避免在学生心中放入政治取态和仇恨情绪,“若教师在学生脑袋种下种子,未来的负面影响会非常深远”。李又认为,若学校纵容教师抱持偏颇的教学态度,“不只是教师失败,也是教育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