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特赦无依据 破坏港法治

■示威者曾用鐵籠車撞爆立會玻璃門,楊岳橋為暴力撐腰。資料圖片

■示威者曾用铁笼车撞爆立会玻璃门,杨岳桥为暴力撑腰。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邀约大专学生会成员会面,但后者竟提出要“永不追究”在暴力冲击中涉嫌触犯法例的示威者,视法治如无物。身为大律师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昨日在接受电台访问时为有关人等撑腰,称行政长官应“特赦”所有示威者,而警方亦应停止“大搜捕”。法律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香港是法治社会,“特赦”示威者完全没有法律依据,更会严重破坏香港法治基础和核心价值。他们重申,律政司的检控权任何人不得干涉,并谴责杨“大状”企图用政治手段处理法律问题。

杨岳桥在电台访问中声称,特首要社会向前走,但同时开展让人“担惊受怕”的“大搜捕”,在“白色恐怖”下,无法“抚平伤口”,又声称“特赦”并非没有先例,如1977年警廉冲突中,时任总督麦理浩颁布局部特赦令,这并不代表特区政府“鼓励犯罪”,故香港的法治不会因“特赦”示威者而“崩溃”,又重申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事件。

汤家骅:警廉冲突不等同暴力示威

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市民对政府的信任与是否检控使用暴力的示威者未必有直接关系,尤其是香港是法治社会,有人犯法就要根据法律程序判断其有罪或无罪,而非用政治手段去处理法律问题,“特赦”示威者一定会打击香港法治,并重申基本法已讲得很清楚,在香港的检控由律政司决定,“暂停”检控亦由律政司决定,任何人不得干预。

他反驳杨岳桥将当年警廉冲突的情况直接套用在今日社会。当年,香港仍在殖民统治时代,而当时做错的,不应该现在继续错下去,且当时所谓的“特赦”,是不追究所有警务人员,而并没有证据显示所有警务人员都有犯罪;现在已经有一些使用暴力的示威者已经被拘捕和检控,且至少有表面证据可以将其检控,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黄国恩:“特赦”只会鼓励犯罪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强调,“法治是香港的基石,事事政治化对香港没有好处。如若因为涉及政治事件,就不能依法解决,是非常荒谬的。”

他直指,一些暴力示威者用砖块、削尖的铁支攻击警察,这些都是可能致命的行为,甚至接近企图谋杀,这些严重的罪行,经过律政司检视证据、认定证据充足后再由法庭审判,这是香港一直以来的优良传统。

黄国恩强调,“特赦”是罪犯经过法律程序被判刑后,由特首判断事件是否极为特殊或者情有可原再赦免或减刑,而非未经过法律程序就可以赦免,且使用暴力的示威者知法犯法,“特赦”示威者将会鼓励犯罪。

他指出,警方的职责就是对刑事罪行进行依法调查,除非有非常特殊的理由才需要停止搜捕和调查,而示威者使用暴力的情况完全不属于特殊理由。

丁煌:任何人都没有特权

执业大律师、经民联港岛太古西干事丁煌批评杨岳桥的“特赦论”完全没有法律基础,是以政治立场提出的非法律意见。他强调,香港的刑事法律中,如果有任何香港人在境内犯法,香港法庭有管辖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权。

他指出,警廉冲突与此次示威者使用暴力,在环境、历史、人物方面都不相同,因此不能作为“特赦”的案例,且从6月以来不断发生的暴力事件,反映整件事已经是有组织、有目的的集体非法行动,如果此时给予起诉的“豁免”,是对政府管治火上浇油,甚至逐渐变成“无政府状态”。

针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要求,丁煌指出,在案件存在不清晰、不明朗、令人怀疑的环境因素和环境事件,而导致该案件不能成为刑事案件的情况下,才需要政府成立法定调查委员会,但6月以来的示威者暴力冲突事件,是明显的非法事件,环境因素亦无悬念,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画蛇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