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冼国林:议员是否有特权?答案是否定的

近年社会出现许多不同形式的示威、游行,甚至暴力冲击政府机构,在这些事件中我发觉许多议员都有扮演不同角色。

1)在警察执行职务事时,包括搜查时质疑警察的权力,甚至明知是警察们在执行职务,不合理地要求埸警务人员出示委任证。(其实可以毋需理会)

2)在混乱环境中要求警察解释行使警权原因,甚至破口指骂警察,引起现场起哄。(只要合理执法,毋需向个别人士解释,特别是非当事人。如有不满,建议循正常渠道投诉。)

3)挡在警察前面阻碍警察清埸及执行拘捕行动。

4)带头冲击执法人员,强行进入政府机构及官地等。(上述3及4,可实时驱赶及拘捕。)

但我见到现场执法人员对这类议员却似乎有所顾虑,处处忍让。 

究竟系咪立法会议员是真的有咁大嘅特权,可以有法不依,免受刑责呢?答案是否定的。

议员嘅职责一是代表选民积极出席立法会发表他们对法案及财务预算的意见;另外就系引用特权法案传召有关人员,出席立法会对争论性嘅事件作出解释。为保障议员喺立法会辩论时可以畅所欲言,议员在议会内的发言免受民事追究。但呢一个特权嘅不适用于任何刑事行为。议员喺议会外嘅所有行为责任系同一般市民毫无分别,并冇任何特权。

执法人员往往系因为佢哋嘅议员身份而作出忍让,但系忍让太多,就会令到其他人包括佢自己都觉得议员走出咗议会之外都仍有特权。其实执法人员应该向有关议员讲清楚,佢哋嘅刑事责任系唔会因为佢嘅议员身份系有特权。如果佢触犯妨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刑事毁坏,煽惑他人,闯入官地等,都该一视同仁进行拘捕及检控。就好似上次法院判咗几个议员有罪便是一个例子。

大家应该知道立法会议员系公众人物,有一定嘅影响力同埋说服力。如果大部分年青人相信立法会议员有能力保护佢哋支持佢哋,甚至触犯法律都可以免受刑责嘅话,呢个好危险嘅讯号。

所以我觉得前线警务人员如遇到有立法会议员无理取闹、妨碍执法甚至造出刑事行为,应该要马上果断地对这些议员进行拘捕,同时提出检控。对立法会议员行为要求应该更加严格,因为他们已经是思想成熟立法者,不是无知少年。亦毋须惧怕被扣上政治检控的帽子,因为咁样严厉公平执法可以畀社会带来正面讯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当然呢这个执法态度系需要警务处高层,甚至特区政府全力支持,前线人员才够胆咁做。

文|冼国林

 

来源: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