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议员带头毁法治

■楊岳橋「挺身」阻撓警方執法。 資料圖片

■杨岳桥“挺身”阻挠警方执法。 资料图片

怂恿市民“施压” “放生”暴徒逞凶 坐视无辜受罪

当香港社会刚刚从所谓“爱与和平”的大型违法“占领”行动中恢复、平静下来,反对派又再一次推出更加荒谬的说辞。在立法会大楼遍地玻璃碎、内部被捣毁破坏、警员一再被送院治疗的事实面前,反对派却声称“手无寸铁的学生”的“和平示威”被政府“无理”定性为暴动云云。

同样的砖头、冲击与袭警行为,不同的是2016年旺角暴乱时,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还会对此予以谴责,今时今日却是推波助澜︰事前的鼓动怂恿,叫大家“以自己认为可行的方式”去“施压”;过程中以自己的议员身份、以“监察”为名,一再阻挠警方执法,为暴徒张目,挡在示威者与警方中间,阻碍警方清场等,并在议会内外与暴徒协助配合;事后的包庇、开脱、谎言,妨碍完警方执法,再妨碍司法公正,不容政府检控暴徒。

在反对派议员“声大夹恶”阻挠和“监察”警方的同时,面对示威者无故抢夺市民手机、自行“执法检查”的时候,反对派议员却视而不见,未有继续履行其“监察”的责任,任由无辜市民被围堵、恐吓、羞辱。

这样的“特权议员”,真的是香港人想要的议员吗?在立法会外,与普通市民无异的议员怎就有可以有法不依的“特权”?

“挺身”阻执法 诬警“乱搜身”

是次反修例事件每次陷入混乱、暴徒作出冲击之前,总有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为他们保驾护航的踪迹。在6月12日所谓的“声援”、包围立法会之前,公民党杨岳桥和谭文豪、民主党林卓廷和邝俊宇、“议会阵线”朱凯廸和区诺轩就在金钟站内不断质问警员“基于什么标准”等去搜可疑者身,虽然警员一再想开口解释,但一众议员就“好大官威”,要求警员先以“议员”称呼自己,并一再诬蔑警方“乱搜身”云云。

在7月1日当日的严重冲击之前,反对派议员亦再次现身,阻挠警方执法。虽然当日清晨示威者已开始用杂物铁马堵塞龙和道、夏慤道等道路,更向前推进,但谭文豪及区诺轩不但未有劝止有关人等逼向警方防线,反而叫固守防线的警员“克制”。其后,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掷杂物,有警员更遭示威者掷腐液受伤。

当天,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民主党许智峯就一再于立法会旁的中信大厦骚扰警方执行职务,一再要求警方实时解释为何“速龙小队”没有警员编号。

虽然警方已指出正在执行职务,无法回应,但两人继续缠扰警方,令警方无法观察示威者的情况,惟许智峯却声言警方影响“议员监察你哋嘅权利”。

“开路”庇暴徒 文攻纵武行

不论是6月12日在立法会外发生的暴动,或是7月1日冲击立法会的暴力行为,两次都先有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的鼓吹,中间有他们的协助,其后有他们的包庇。在6月12日开会之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包括“议会阵线”毛孟静、“新民主同盟”范国威、公民党杨岳桥、民主党许智峯等与民阵举行记者会,声称要“全民总召集,包围立法会”。毛孟静更在facebook声称“民主派”应好好“招呼”林郑;杨岳桥则叫人到立法会“以你认为可行的方法向政府施压”。即使特区政府已明确停止修例工作,各反对派政党依然声称“只接受撤回”,要公众继续上街,包括早前的“七一游行”。

屡发帖煽激 砌词图脱罪

在暴徒一再作出冲击行为期间,反对派议员亦在内不断向外公布立法会最新情况,例如6月12日当日,反对派议员就一再向外宣布立法会暂不开会、建制议员正回立法会、取消开会等消息,与大楼外的暴徒里应外合。当日警员一度被暴徒逼至退到立法会大楼内时,“专业议政”莫乃光更大骂警方进入立法会是“接管立法会”云云。

7月1日冲击立法会当晚,公民党杨岳桥一再向激进派“汇报”立法会最新情况。民主党的许智峯、“议会阵线”区诺轩和朱凯廸,及“人民力量”陈志全当日亦在大楼内“见证”暴徒暴行,一副与暴徒同一阵线的模样。

至暴徒成功冲入立法会,工党张超雄更在立法会内第一时间为暴徒暴行开脱,质疑是警方的“空城计”、“弃守立法会”云云。

事件期间为暴徒服务、开脱之余,事后反对派也不谴责暴力行为,并声称暴徒都是“手无寸铁的学生”,更扬言不可以“暴动”来形容是次事件。他们还要求政府、执法部门放弃追究暴徒,甚至要求律政司不要检控有关人等,明显妨碍司法公正。

放任抢手机 纵暴滋歪风

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每当警察要执法时,就走出来“监察”、阻挠,但当见到示威者有激进过火举动时,则无动于衷,助长歪风。

示威者屈偷拍 鸽党视而不见

前晚网上开始疯传短片和相片,显示一名市民前晚在屯门时,被一众情绪激动的示威者包围,示威者声称男子偷拍众人,要求男子把手机交出来检查。当晚民主党议员林卓廷,以及曾抢女EO手机的许智峯都在现场,但两人都未有阻止该些示威者“自行执法”的恶行,原本在该名男子身旁的他们,更渐渐退至人群中,任由该名男子被示威者包围、恐吓、辱骂,从来没有像质问警员般,大力质问示威者基于什么标准和理由可以擅自抢他人的财物,或要求他人交出财物让他们检查。

该名男子最终被一众示威者推撞动手后,混乱中手机落入身旁一名灰色衣服女子手中,该名女子随即检查其手机的相簿、不同通讯软件及社交网站上的内容,旁边更有其他示威者以自己的手机,摄下该名男子手机的画面,其后证实该名男子手机中,并无摄下示威者的相片,亦即一众示威者先“老屈”该名男子,继而向他强抢手机,并施以暴力。

不过,冤枉他人的示威者毫无悔意,其中一个戴口罩、白色上衣、首先动手拍打男子Cap帽的女示威者,得悉手机并无示威者相片后,继续施以粗言秽语,辱骂该名男子之前被问及有无偷拍时不作回应云云。

网民批累青年有样学样

短片中,早前被裁定普通袭击、不诚实使用计算机罪成的许智峯虽然在该名男子附近,但他看着示威者取去和“检查”手机时,并无出声制止。不少网民都对此感到愤怒,“Leo Wong”狠批︰“仲要有议员在场,咁荒谬嘅事我谂系香港先有!”“Silicon Lee”表示︰“人多,加上有‘尊贵议员’在场,恶哂(晒)啦!”“Wai Kwong Fung”亦说︰“无法无天!多得法官轻判许痴(智)疯(峯)抢手机啦。年轻人冇有怕,有样学样,目无法纪!”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