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屠海鸣:为什么董建华说到通识科失败会流泪?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行政长官董建华日前会见记者时表示,他对7月1日立法会遭受冲击感到心痛,并承认是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此语一出,潸然泪下。

为什么董副主席说到通识科失败会流泪?因为,香港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表明,年轻人思想变得愈来愈激进的根源在学校,关键是通识教育。通识科成为高中四大必修科之一,当年设立该科是希望学生培养批判性思考,强调多角度观点。六个单元中的“今日香港”及“现代中国”涉及政治议题,由于无统一教材、无标准答案等原因,如今,已沦为别有用心之人向中学生灌输政治立场的工具。此事严重性长期被忽视,今天已经到不得不面对的时候了。

没有标准答案,“必修”变得无效

如何认识“今日香港”?如何认识“现代中国”?通识科不设置标准答案,让学生自己判断。据说,这样可训练学生的探索精神、解难能力、演讲表达能力、独立思考能力,让学生理解特定议题对社会、国家及世界的影响,发掘学生在传统考试中不能表现出来的才能。这些理由看似有一定合理性,但有两个问题被严重忽略。

其一,社会问题超出了中学生的认知范畴。社会问题不同于自然科学,自然科学问题可以通过学理论、做试验,奠定一定的专业基础,然后具备分析判断能力。社会问题非常复杂,必须进行广泛深入的社会调查、实践和体验,才能建立起基本的认知体系。中学生尚未成年,与社会处于隔绝状态,他们接触的社会成员仅是家庭成员和老师两类,接触面十分狭窄。对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社会状况,更是缺少最基本的了解。在此情况下让中学生来做出判断,如同让大清王朝的学子谈一谈对互联网的认识,这个教学设计很荒诞。

其二,必修课无标准答案,致考试缺乏客观性。通识科不设标准答案,如果仅限于“探讨”范畴,作为选修课,还勉强说得过去,但作为必修课,则缺乏客观性,学生考试“碰运气”的成分太重,如果学生的观点与阅卷老师观点相近,就容易高分通过。反之,则无望过关。如此考试,考不出优劣;如此“必修”,修不出学养。

没有统一教材,留下无数漏洞

通识教育没有统一教材,这就给教师留下了巨大的“自由裁量权”,加之校方的监督缺失,令通识教育变成了“教师想教什么就教什么”“想怎么教就怎么教”的状况。

本港有教育界人士指出,现时通识科以题为本,根据近期发生的事做分析,通常以报章、电视纪录片等作为数据来源。课程对需要教授的通识概念及要求并不清晰,老师一般都会在课堂讲授“公民抗命”、“民主”、“自由”等概念,而通识科老师一般对法治认识不多,目前大多数都采用戴耀廷所着的法律书籍,以及按照他提出的“法治四层次论”教授。

香港法院在判决戴耀廷一案中明确指出:“不论被告是否主张公民抗命,或是因发动公民抗命而被起诉,公民抗命均不是抗辩理由!”法院判词向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违法就是违法,任何人不要奢望以“公民抗命”理由逃避法律责任!这实质上已宣判“公民抗命”的“死刑”,戴耀廷也因“串谋公众妨扰”及“煽惑公众妨扰”罪名成立获刑16个月。香港是法治社会,法庭判决必须遵从。对于法律上已有定论的概念,教师还在引导学生做出多种判断,岂不是违背了法治精神?同时,还应看到更可怕的一种现象,某些教师把个人观点和偏激情绪带入教学当中。比如,通识教育界的资深老师赖得钟近日竟然公开发表“黑警死全家”的言论,令人更加担心,他平时就把个人的偏激情绪传递给学生,而这样教师究竟还有多少?令人担忧!

没有准确信息,无法“独立思考”

通识教育没有统一教材、不设标准答案的一个重要理由,是让学生“独立思考”。但“独立思考”的前提是,必须给学生提供全面,及时、准确的信息。由于教师垄断学生信息来源,使某些职业操守不良的教师给学生“洗脑”变得轻而易举。

以圣士提反书院考试题为例。试卷的插图是四名警员抬起一名示威者“王先生”,示威者高叫“占领街道不是犯罪!我们要求‘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试卷要求学生用自己的知识解释示威者要求有何“优点”。这个题目多处故意误导学生。其一,隐瞒事实。事实是,中央并非不允许香港“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选举须按“循序渐进”的原则推进,最终达至普选。按此原则,全国人大8.31决定批准“提委会提名,一人一票”的选举方案,比“提委会提名,委员选举”更进一步。其二,混淆是非界限。时至今日,警方从未对2014年的非法“占中”及今年六月以来历次冲突事件中的和平示威者检控,只是对其中暴力违法分子检控。并非如图所说,只要表达诉求就要被警察逮捕。其三,设置陷阱。要求学生解释示威者要求有何“优点”,那么,为什么只解释优点、不解释缺点呢?学生应多角度思维,就不应把学生引向“唯一通道”。其四,图中的执法警员更被画得恶形恶相,暗示学生“仇警”。剖析一个事例可以看出,教师“选择性输入信息”,足以影响学生的独立思考。

董副主席的眼泪,是为香港之痛、青年之痛而流,也在警示港人:要为香港疗伤,须从通识教育的源头上查原因,痛定思痛,改革教育!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