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公时评:“公报私仇”的田北俊

田北俊昨日联合三名自由党荣誉主席发出公开信,要求现任主席张宇人为支持修例而辞职。虽然打着“反映民意”的旗号,但谁都可以看出,这不过是一齣“逼宫”的宫斗戏。田北俊一直视自由党为自己的“私产”,也与现任主席张宇人不和,想借“反修例”之力来除掉“眼中钉”以重新“回朝”。然而,田北俊的算计太明显,这种“公报私仇”的举动,不可能换得任何政治支持。

从政治道德而言,田北俊此举是不光彩的。他一不是自由党创党主席,二不是现任自由党执委成员,不过是四位“荣誉主席”之一,既无“弹劾”现任主席的权力,也无推翻执委会的权力。正所谓退了休就不要再干政,但田北俊偏偏不甘寂寞,不断想借机插手事务。此次想发动一场“倒张”政变,或以为这可以影响并左右自由党其他成员的立场,说不定还可以扶植傀儡上台,继续“垂帘听政”。

但政治就是政治,没有实力就别轻举妄动,能不能“复辟”成功,并不是靠发一封公开信、扣几顶帽子就能成功的。更何况,田北俊在香港政坛的“名声”并不光彩,其商人的政治算计,早已让香港社会感到厌恶。

2003年,受董建华重用的田北俊辞去行政会议一职,“倒戈”并直接令二十三条立法被迫撤回;2014年“占中”期间,田北俊试图在建制派内部制造分裂,公开发话要求梁振英辞职,结果他自己被褫夺了全国政协委员的职位;2018年,眼见林郑施政顺利,他又打倒十五年前的自己,要求重启对二十三条的立法,试图在香港制造事端。到了2019年反修例事件,田北俊又不断煽风点火,此次行动更意图“一石三鸟”:既实现“倒张”目的,也可实现“倒林郑”目的,又可以打击一下叶刘淑仪等宿敌。

过去十六年,田北俊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凡有政治原则的人,都可以看到当中的利益与算计、转軚与变脸。此次行动,他或可以达到分化自由党的目的,但最终结果,恐怕将重蹈2008年他一手造成的自由党大分裂的覆辙。如果他以为可以影响香港的政局走向,可以借“反修例”而达到个人的政治企图,则未免太过天真。

昨日被他针对的行政会议成员都已明确表态,不会辞职。张宇人声明中更驳斥其不实指控,当中还有这么一句:“由今早起陆续收到党友的讯息,支持本人的工作”,这实际上是在告诉田北俊:不要以为自由党都由你一人“只手遮天”!

作者:徐英杰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