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在十八区点火意欲何为?

极端分子“七一”暴力占领立法会,将香港的立法机构几近夷为平地,引发社会舆论极大反弹,也令到民情出现转向。极端分子知道“暴行”引起各界公愤,于是随即调整策略,不再针对政府机构发难,而改为在地区上发起各种游行,以不同地区议题发动。例如上周六的屯门游行,就是针对所谓“公园大妈”问题,而周日针对高铁西九站的游行,则是要向内地旅客介绍所谓反修例事件云云。而有关的游行还会不断上演,今周就分别有针对沙田、上水的游行,之后更有针对传媒的游行,一时之间,反对派在地区上不断点火,不断挑动社会对立。

反对派搭台激进派捣乱

这些行动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反对派搭台,激进派捣乱。这些游行的发起人主要是反对派人士或反对派组织,例如屯门游行就是由所谓“屯门公园卫生关注组”召集人巫堃泰发起,而周日九龙区游行的发起人刘颕匡,本身是“港独”分子。至于在陆续而来的游行,发起人大多是反对派的地区组织,这些组织发起游行,并且负责具体安排、宣传,并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不过,反对派与激进极端分子其实早有默契,当游行宣布结束之后,整个行动的指挥权就会交给极端分子,由他们发动参与者作出各种挑衅、捣乱、冲击、占领行动。

例如在上周六的屯门游行,巫堃泰宣布游行结束后,一班极端分子即是有默契地鼓动参与者挑衅警方,并且故意制造冲突,挑动示威者情绪,鼓动他们冲击警方防线,甚至一度包围屯门警署。周日的游行情况更加激烈,极端分子更一度“占领”油尖旺一带,最终警方进行清场。由于发起人早已宣布游行结束,与之后的冲突、“占领”划清界线,而极端分子又同样是黑衣黑口罩,藏头露尾,藉此逃避刑责。这一套模式相信已经成为反对派与激进派合作的新模式,由反对派出面搭台,再由激进派搞局捣乱,最后一起撇清责任。

这套“缩骨”抗争模式,无疑令警方更难追究,而且对于市民有较大的迷惑性,因为反对派人士在宣传游行时,都会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借以吸引更多市民参与。但“和理非”只是说辞,其真正目的是利用市民打掩护、做“人盾”,以配合极端分子的冲击,利用所谓和平游行掩护他们的非法行动。而当受到警方清场时,他们又可以反过来指责警方。反对派政客以及极端分子,不断利用这套伎俩制造一场又一场的风波。

地区发酵为捞选票

为什么反对派要将风波引入地区?将反修例联系上各种地区议题?原因有二:一是反修例已陷入胶着。特区政府已经暂缓修例,有关工作亦完全停止,其实已等同“撤回”。反对派的反修例目的已达到,这场风波理应平息,但反对派及一些极端分子仍然不肯收手,仍然希望将风波炒作下去,于是才要在地区上持续炒作,甚至加上各种地区议题,为风波添柴加火。

二是为11月区议会选举服务。反对派要的始终是政治利益,是议席,要让反对派人士在修例中捞取政治油水,自然需要将风波“散落社区”,就如5年前“占中”被清场之后,反对派急急搞出一场“伞落社区”,希望继续炒作“占中”议题,让反对派参选人可以此弥补地区工作上的“空白”。这次反对派同样要将反修例变成一个选举议题,但现时反修例已经“开到荼蘼”,很难再炒作下去,于是唯有将各种地区议题、各种地区上的政治搞作,全部都与反修例挂钩,就如屯门“公园大妈”、上水水货客等,请问与修例有什么关系?但反对派已经不讲逻辑、不讲道理,总之要挑动地区的政治气氛,搞得烽火连天,以便反对派在区选捞取油水。

这场反修例风波已经完全变质,变成一些极端分子发泄不满,四处捣乱的平台,也成为反对派捞取政治利益、选举利益的平台。反对派为谋取选举利益,当然要将风波炒作下去,因此,政府如果认为回应他们的所谓诉求,就可以令他们鸣金收兵,只是痴人说梦,不论政府如何妥协,反对派都不会接受,都会继续搞局。

因此,现在特区政府首要之务不是要讨好反对派,而是:一、坚定法治底线,坚定追究违法人士。二、尽快收拾心情,重新上路,着力解决各项社会矛盾。三、争取真正中间市民的谅解和支持,向市民多作解说、沟通工作,而不必浪费时间在反对派及极端分子身上。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