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屠海鸣:难道立法会议员权力无边吗?

周日晚上的游行结束后,示威者占领旺角弥敦道,造成旺角街头交通严重堵塞,警方于晚上10时40分开始清场。此时,公民党谭文豪、民主党邝俊宇、议会阵线区诺轩等反对派议员“精准现身”,横在警察和不肯散去的“蒙面示威者”之间,阻碍警方执行公务。现场一名女警官发出警告后,区诺轩竟然爆粗口,声嘶力竭地辱骂女警官,使原本混乱的场面更加混乱。香港是法治社会,立法会议员被市民称为“尊贵议员”,然而,此情此景,令人看到香港法治的苍白无力、某些议员的飞扬跋扈!

难道立法会议员权力无边吗?难道假以“民主、自由、人权”之名就可以肆意妄为吗?果如此,是法治的悲哀、香港的悲哀、740万市民的悲哀!

反对派议员已经沦为暴徒“保护伞”

周日晚间的“占领”活动中,有大批“口罩党”现身,若非心怀鬼胎,何必蒙面游行?“口罩党”当中有多少人欲图不轨?不得而知。周日晚间的示威组织者,选择在人流密集和内地游客众多的旺角街头“示威”,本身就存在“擦枪走火”的巨大风险;稍有不慎,示威游行就会演变为暴力冲突。警察在规定时间、对规定区域清场是依法行事,“口罩党”不肯离去,反对派议员“挺身而出”,配合得如此默契,显然是反对派议员充当“口罩党”的“保护伞”。

充当“保护伞”并非始于近日,综观六月以来的历次暴力冲突事件,反对派议员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6.12”事件中,公民党杨岳桥和谭文豪、民主党林卓廷和邝俊宇、“议会阵线”朱凯廸和区诺轩就在金钟站内不断质问警员“基于什么标准”去搜可疑者身,虽然警员一再想开口解释,但他们要求警员先以“议员”称呼自己,故意拖延时间,掩护嫌犯脱身。“7.1”暴徒冲击立法会当晚,公民党杨岳桥一再向他们“汇报”立法会最新情况。林卓廷早将立会大楼平面图摆上facebook,并标注:“未来一星期立法会形势紧急,现提供立法会停车场(LG 1)走火路线及各楼梯位置,以供参考。”民主党的许智峯、“议会阵线”区诺轩和朱凯廸、“人民力量”陈志全当日亦在大楼内,与暴徒共进共退。当晚,立法会会议厅的区徽被涂鸦、基本法被撕毁、有人现场展示象征“港独”龙狮旗,还有建制派议员的办公室被洗劫,大量电脑硬盘被盗走,安保室被打砸得一片狼藉……这不能不令人怀疑:反对派议员在为暴徒充当“带路党”!

立法会议员并无任何额外特权

一旦成为立法会议员,难道就有额外特权吗?不妨重温基本法。基本法第七十七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的会议上发言,不受法律追究。”第七十八条:“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在出席会议时和赴会途中不受逮捕。”涉及议员个人权力的仅此两条。

以上两项权力都是为了保障议员“发言的权力”。据此可以厘清两点:其一,基本法保障议员在议会内的发言不受法律追究,并不包括其行为,如果议员武力袭击他人,涉及的民事或刑事责任并不豁免。其二,“不受逮捕”的范围仅限于“出席会议时和赴会途中”,并非在任何时空下都“不受逮捕”。

由此可见,立法会议员完全没有阻碍、扰乱警方执法的特权。在近来的暴力冲击中,反对派议员频频替施暴者充当“带路党”和“保护伞”,妨碍警方执法,明显滥用议员权力,已经涉嫌触犯“阻差办公”的刑事罪行。其实,警方完全可以依法拘捕、检控滥权违法的议员。理由有三:一,明知是警察在执行职务,不合理地要在场警务人员出示委任证;二,只要是合理执法,毋须向个别人士解释,特别是非当事人;其三,如有人带头冲击执法人员,强行进入政府机构及官地等,可实时驱赶及拘捕,没有法律规定议员可以豁免。

任何人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立法会议员并无任何额外特权。一些反对派议员的行为已经涉嫌滥用权力,这是不争的事实!

“违法达义”是香港万乱之源

少数立法会议员屡屡滥权、涉嫌犯罪,警方为何没有依法拘捕?显然是受到社会上“仇警”情绪的压力,“6.12”事件中,大批暴徒武力冲击的证据确凿,警方仅检控五人,就有人骂“黑警”、诅咒“警察全家死”,在网上曝光上千警察及家人的资料,继而发生了围攻警察总部和律政中心的“6.21”事件。一旦拘捕“尊贵议员”,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香港市民视法治为核心价值,但非法“占中”以来,“违法达义”的歪理邪说正在吞噬香港的法治核心价值。如今的香港,似乎任何人只要额头上贴一张“民主、自由、人权”的标签,就可以逾越法律底线。只讲“民主、自由、人权”,不讲“法治”;只要“自己的自由”,不顾“他人的自由”。这是香港的万乱之源!更令人担忧的是,社会舆论对违法行为愈来愈宽容,而对执法行为愈来愈苛刻。在戴耀廷一案中,法庭已经判了“违法达义”的“死刑”,“违法达义”的发明者戴耀廷也锒铛入狱。难道“违法达义”的歪理邪说还可以在香港兴风作浪吗?如果香港少数市民依然认同为了“达义”可以“违法”,则香港法治基础崩溃已经为时不远!

一个月来,香港暴力冲突事件,其严重性超过了非法“占中”和“旺角暴乱”,香港的法治基础正在被挖空,当下正处于一个临界点。在这个关键时刻,任何一个有责任、有良知的市民都应意识到,无论如何冠冕堂皇,立法会议员并无违法的特权,法治基础也绝无摧毁的道理!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