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美化破坏立法会的暴徒,穿崩了

7月1日冲击和破坏立法会的暴徒,受到了反对派的美化。反对派说,面临警方清场“死线”余下20分钟,有自称是中学生的示威者劝喻其他示威者离开会议厅,但部分示威者拒绝,并声称“拒绝失败主义”,双方因而争执。中学生示威者声泪俱下,但都劝不动决定死守的示威者。反对派说,不愿意走的人宣布“我要死喺度”,说明他们为了民主,宁愿牺牲性命,并且说这种精神非常伟大。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同郭家麒则留下来游说留守立法会的示威者离开。

后来的事实证明,组织和指挥包围、冲击立法会大楼的梁继平是一名“港独”分子,他亦是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前总编辑、《香港民族论》编者之一。梁继平明言无悔当晚以真面目示人,并解释其举动是不希望公众只着眼示威者的破坏行为,云云。

谁都看到了,侵入了立法会大楼的人,肆意破坏大楼内不同设施,他们用口罩、雨伞遮挡着自己的面,目的是不为自己的犯法行为留下任何证据,逍遥法外。梁继平不怕露出自己的面目,因为他早已买好了机票,离开立法会大楼后,他立即登上飞机,离开香港,前往台湾,然后再往美国。这两个地方,都不会将他移交给香港特区政府。

这实在是有恃无恐,既要公然犯罪,又要倚靠美国和蔡英文当局的保护伞,公开在香港搞“颜色革命”,挑战香港特区政府的管治权,煽动更多年轻人为他们当“炮灰”,“要别人冲锋陷阵,自己立即松人”。这是非常卑鄙无耻的行为。反对派公然宣传这些留到最后的人,宁愿牺牲生命,是最勇敢最崇高的人,变成了大英雄,有关骗局穿崩了,变成了最大的政治笑话。

反对派当晚有人在立法会外部放哨睇水,一直监察着警方距离大门的距离。到撤退时所谓中学生抱起成年人离开,根本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中学生怎么会有如同彪形大汉的身形?如果这些人被捉了,很可能从他们的手机、参与暴乱的装备和立法会地图供应者的线索,查出了谁是幕后黑手,主谋者立即浮出水面。为免让警方能够破案,临时抬走最后一个占领者,是反对派消灭罪证的最好行动。然后编造故事,说占领者如何伟大,如何不顾自己安全和生命。

“独派”和极端暴力分子已经捆绑在一起,一方面挑战社会法律和秩序,一方面散播“港独”的意识,从他们准备好了港英旗帜、集体涂污了特区区徽、挂上了“只有和平示威、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立即释放义士”“林郑下台”的横额,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诉求和反对派是完全一样的,反对派与这些暴力者完全是一路人。

梁继平代表了破坏者宣布其政治宣言,暴占立法会后立即上飞机走人,已经是预早部署好的手段,又怎能够说是体现公义,有所承担?于是有人说,其实这些走进立法会搞破坏的人,面对着十年的刑期,宣布自首岂不是更加光明正大?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他们让全社会都知道他们破坏立法会,使得香港的经济民生事务受到了巨大的损失,让七百万市民不能安居乐业。这些破坏者,既破坏了香港的“维护法纪、反对暴力”传统价值观念,破坏了香港的法治,也把外部势力和“港独”的意识形态,作为摧毁“一国两制”的武器,让香港永无宁日后患无穷,最后一定得不到港人的支持。

有一部分反对派质疑占领者动机说:“成功攻占立法会迫使政府让步,还是提供借口给政府进一步镇压?”有人乘机说,“有关人等根本就是‘二五仔’,所作所为有利于建制派,他们并不是‘民主派’。”其实,这一些反对派和占领者进行割席的言论,只能说明了反对派内心的虚弱和道德的败坏。反对派心知肚明,“独派”和激进者几个月来都浮在水面,警方已经掌握冲击者资料,把他们拘捕归案只不过是时机问题。到时什么也真相大白。所以切割作用不大,反对派如果让他们自首,他们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道德勇气。想来想去,还是反对派和破坏立法会的暴徒,继续做同路人为好,所以最后决定不割席,以免影响今后继续要推动青年做他们“炮灰”的长远策略。所以他们玩弄出新的花招:这次运动“没有大台,没有统一领导”,“不同组织分散行动”,企图掩人耳目。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