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劣改“胡迪”宣暴力 迪园涉纵违法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反斗奇兵4》预告片莫名变成《“反送中”4》,影片中抹黑修例之余,更充斥许多粗言秽语,借片中角色“胡迪”之口,对政府官员进行人身攻击及侮辱。多位政界及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这样的二次创作涉嫌违反《版权条例》,甚至可以说是公然违法,如同毒害青少年,手段“非常低下”。若版权所有者对此选择忽视,任由影片继续传播,等同于纵容无法无天,纵容盗版。惟香港《文汇报》记者连续两日向版权所有者迪斯尼方面查询,却一直未获回覆。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批评,这种宣传手法是违背香港法治精神、道德标准的。他指出,小朋友这么小就受到粗言秽语的教育,是毒害青少年的行为。他又引申指出,关注到有宣传作品甚至教师都有教小朋友仇视警察,“那以后有事是不是不找警察?找包住眼耳口鼻、随意非礼女士的人吗?”

他呼吁社会强烈谴责这样的文宣行为,同时亦希望本港的司法部门、执法部门能够依法介入,惩治这些败坏社会道德、毒害青少年的人。而版权持有人若不就此事依法保护自己的版权所有,等同纵容无法无天,亦纵容全世界都可以对其品牌进行盗版,受害最大的将是其本身;甚至会带出一个很差的信息,即香港可以做“盗版天堂”。

他又指,迪斯尼旗下的乐园在香港亦是获得政府支持的,代表了全部港人的利益,任由此类影片流传,等同毒害港人的利益。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工联会会长吴秋北批评,《“反送中”4》影片中充斥粗言秽语,抹黑政府、还对个人作出人身攻击及侮辱,足见制作者的宣传手段“非常低下”。在制作者涉嫌侵犯版权的情况下,若版权所有者选择熟视无睹,任由相关不实视频流传,亦会令人怀疑版权所有者是参与其中,对相关受众亦会产生不良影响。

他呼吁,老师及家长等各方面都应该加强对青少年的正确引导,不要让青少年用破坏法治的暴力方式表达诉求。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虽然二次创作没有涉及商业行为,但如果利用原作品进行恶意改编以达到诽谤、抹黑和诋毁,原创者和被讽者是可以《版权条例》作阻挠,亦可追究二次创作者的法律责任。他认为,二次创作本来并非不好,但若创作目的是邪恶的,例如以失实陈述将好事抹黑为坏事,“就好似今次修例,(利用二次创作)散播谎言、歪曲事实,对社会风气有极之不良的影响,很容易导致青少年是非黑白不分,人云亦云。”

他说,迪斯尼方面若任由类似影片继续传播,肯定对其品牌会有负面影响,会损害其长久以来建立的健康形象,迪斯尼应认真考虑对这些邪恶、失实的二次创作采取法律行动,以正视听。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直言,这样的二次创作是涉嫌违反《版权条例》的。根据《版权条例》第二十七条,侵犯版权的方式包括公开表演、放映或播放作品。他指出,二次创作虽然属于灰色地带,本港亦都曾尝试通过修例豁免二次创作的侵权问题,但修例工作未能成功,因此有关“创作”是涉嫌侵权的。

他批评,是次《“反送中”4》的作者是公然违法,明知版权非自己所有、又不能豁免,却将影像用作二次创作;且其利用面向青少年的作品,传播不雅用语,不导向“善”却导向“恶”,是恶人所为。

香港法律专业人员协会会长王吉显说,严格来说《“反送中”4》确实是侵犯版权。他批评,这样的创作是荼毒青少年、教坏青少年,简直是反面教材。他认为迪斯尼方面,是可以对上述影片提起诉讼的;若对侵权者警告而对方不予理睬,亦是可以有“禁制令”的,惟要看迪斯尼是否追究。

青年组织“就是敢言”执行主席、法学博士陈晓峰就表示,虽然现在有版权拥者对“二次创作”采取了默认或容许的态度,但如果这些作品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诽谤或抹黑他人,是应该受到社会谴责的,“尤其是面向青少年的作品,这样很容易对他们造成不利影响。”

翻炒围警总剧本 屈“阿Sir”扮示威者

该段鼓吹7月1日上街游行的侵权影片,以播谣“老屈”手段煽动市民情绪。片中以卡通角色“胡廸”扮作警员,并以“巴斯光年”暗指为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声称“胡廸”被派去扮示威者,以此换取升职机会,最终事败后就打电话予“聪哥”讲:“Sorry Sir,我×咗呀。”有关桥段与反对派上月底虚构的情节一模一样,明显想藉零碎图片,配以卡通剧情,再一次向不清楚事情始末的网民洗脑。

上月27日,一批激进示威者包围警总,其中一名身穿便服的警员在往警总上班的路上已开始被示威者追打,向他投掷杂物和胶栏杆,并一再以粗口指骂。警员最终经警总前的自动扶梯跑上平台,见无路可退,只好手持抹窗水刮和“雪糕筒”保护自己。

不过,示威者依然用绿色激光灯照其面部、向他掷鸡蛋,粗言秽语更是不绝于耳。数分钟后警总升起卷闸,让该名警员入内。有关过程被媒体拍下,有片有证据,令激进示威者的袭警暴行随即曝光。

不过,反对派为挽回声势,竟虚构剧情、颠倒是非,声称该名警员是手持“锄头”、“假扮示威者”,并声言他“动手”拆铁马,且“煽动”其他示威者冲上警察总部二楼平台,更用“锄头”撞卷闸云云。该些反对派声称他是“卧底”,更将其致电同事的相片制图配上“Sorry Sir,我×咗呀”的字,加以诬蔑。

有关“故事”曾一度误导不少网民,引起网民对警方的不满与仇恨,至其后相关新闻片段较广泛地流传后,有关说法才开始减退,但就不曾有人为播谣负责或致歉。

该无中生有的剧情,在七一游行前再被运用于鼓吹市民上街的短片上,以谣言煽动民情,并以卡通片令这些谎言更易“入屋”,做法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