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记协颠倒是非为暴徒当保护伞

上周日的九龙大游行,一如所料再次引发暴力冲突。其中,一些记者不知是有心或无意,屡屡企在暴徒与警察之间,在警方表示将进行清场时,不但没有让开,反而与一些反对派议员企在暴徒前面,化身“人盾”,妨碍警方清场工作。

“零距离”采访阻警方执法

事后记协及摄影记者协会竟然发出所谓谴责声明,指多名记者遭警员多次用盾牌推撞,要严厉谴责事件云云,记协更指记协接获29宗警员刻意阻挠采访、出言侮辱甚至攻击的相关投诉,忧虑有警员仇视记者,预期未来一年工作将更艰难云云。什么叫作贼喊捉贼?什么叫作自制新闻,看看记协以及一些记者的所作所为便一清二楚。记者采访是职责,其采访权理所当然要得到保障,但同时记者也不是“大晒”,尤其在警方执行任务时,记者理应回避,而不是以为自己是“无冕皇帝”,就可以“想点就点”。

全世界都没有记者会好像一些香港记者般,在暴力冲突期间热衷走到警员和暴徒中间,美其名是报道,但客观效果上却严重阻碍警员清场,警员一方面要面对一班“仇警上脑”的暴徒,另一方面又要照顾一班前线记者,在清场时投鼠忌器,严重影响工作,在兵荒马乱期间误伤他人也是常有之事,但这究竟是警员的责任还是记者责任?

真正记者负有采访之责,但同时需要紧守新闻专业操守,其中最重要一条是:“新闻记者的工作是采访新闻,而不是成为新闻事件的本身”。但令人失望的是,在连场的暴力冲突中,一些记者却忘记了新闻操守,不单在报道新闻,更要成为新闻本身,参与到这场冲突,甚至有人为暴徒打掩护,协助他们潜逃,有暴徒甚至变成记者在现场搞事。例如在当晚冲击中,有一名身穿黑背心、迷彩裤的可疑人士,佩戴疑似记者证的证件,手持摄影器材,不断对附近警员进行拍摄。及后被传媒揭发,此人名为郑伟成,是“香港民族阵线”成员,一名激进“港独”分子,曾在2015年“蚝涌爆炸案”当中,因“管有炸药”及“串谋制造炸药”罪被判囚两年十个月。

上纲上线 鸡蛋挑骨

这个暴徒当晚以一身记者装束混入现场,企图煽风点火、浑水摸鱼,这些人究竟是暴徒还是记者,外界实在难以分辨。对于个别记者的不当行为,对于有人冒充记者搞事,记协无动于衷,视而不见,但对于警员的清场行动却上纲上线,鸡蛋挑骨,指责警方、抹黑执法,记协的所为不单是纵容一些记者的不当行为,更是包庇一些作者打着采访名义为暴徒提供保护伞,难道这就是记协的立场?

记协的指责完全是颠倒是非,更暴露其偏颇立场及双重标准。有“连登讨论区”的极端分子近日呼吁冲击大公报、文汇报,更语带恐吓,为什么记协不出来谴责?说穿了,记协就是某些传媒的御用打手,现在更沦落成暴徒保护伞,记协近年公信力所余无几,又岂是无因。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