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独派”谷游行剑指区选 惑众反DQ图入闸

■6月26日,楊逸朗(綠背心者)與3名激進示威者在警總玻璃門外準備衝擊,而旁邊的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視而不見。 資料圖片

■6月26日,杨逸朗(绿背心者)与3名激进示威者在警总玻璃门外准备冲击,而旁边的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视而不见。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已表明停止《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但反对派继续发动多场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的活动。香港《文汇报》记者发现,一直想藉“反修例”活动“分一杯羹”的“港独”势力不断借题发挥,推波助澜,更组织策划多次游行示威,甚至刻意制造严重暴力冲突事件。据了解,“独人”高调参与“反修例”活动是想尽快扩充势力,更企图趁目前社会气氛“博大雾”参加年底区议会选举。

在反对派上个月初开始发动的多起“反修例”活动中,几乎所有“港独”组织都有动员参与。上月下旬,“独人”终于按捺不住,开始主动发起活动。第一个正式由“独人”发起的活动是6月26日的“领事馆马拉松”,活动由曾因鼓吹“港独”而被取消参与去年立法会补选资格的“社区网络联盟”召集人刘頴匡组织策划。

为催谷参加人数,刘頴匡当时刻意把活动与民阵晚上的集会綑绑,宣称两个活动是连贯的。这次被网民戏称是“流窜请愿”的活动只有数百人参与,而梁颂恒、曾焯文等“独人”都有出席支持。但刘頴匡在接受访问时并没有提及自己“独人”身份。

捆绑集会包围警总

在“领事馆马拉松”完结后,一班“独人”便转到中环爱丁堡广场参加民阵举行的集会。多名“独人”戴上口罩混入人群中,向参加集会的人派发印有“完咗跟大队去警总”的字条,煽动群众在集会完结后参与“港独”组织发动的第二次包围警总行动。

香港《文汇报》记者获悉,这次包围警总的行动是由刚成立的“港独”组织“香港民权抗争”召集人杨逸朗发动。他当晚一身黑盔甲打扮出现在警总外现场。至深夜时分,杨逸朗更涉嫌企图用硬物撬开警总大门,但最终未有成功。 

遥控指挥冲击立会

“独派”一向动员能力极低,但借反对派发动的“反修例”活动,几乎所有“独人”都走出来企图分一杯羹。上月底,陈浩天与“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及“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虽在日本与海外“五独”及反华组织谈合作,但一众“独人”仍一直透过fb及Tg群组发布消息,争取曝光率。

7月1日晚,大批暴徒冲入立法会造成严重破坏,有人更偷走计算机储存器。据香港文汇报记者获悉,涉嫌煽动这次暴力冲击行动的就是“独派”组织头目,有人当时虽仍在海外,但却不停透过通讯软件群组及个人社交平台指挥现场成员行动。

上周六(7月6日),有网民发起屯门区游行抗议屯门公园噪音问题,一众“独人”陈家驹与女友混入其中,在现场煽动群众辱骂警员。在7月7日,刘頴匡再次发起目标针对高铁站的“九龙游行”。当时,被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亦有参与,并就游行后是否进行冲击高铁站一事上“扯猫尾”。活动后,刘頴匡暗示要求示威者留低。当晚,有大批黑衣人在旺角与油麻地街道一带与警方爆发多次冲突。

各区发难扩充势力

见到“独人”藉搞活动能争取“曝光率”,资深“独人”、“北区水货客关注组”召集人梁金成亦联同多名“独人”正策划7月13日在北区搞“光复上水”行动。至于刘頴匡,可能也感觉尝到甜头,亦会在7月14日联同“香港众志”旗下的“沙田一隅”发起“沙田区大游行”,继续藉“抗争”扩充自己势力。

据了解,“独派”频搞活动,除了是想借“反修例”为名播“独”扩充势力,亦打算部署年底区议会选举。由于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及之后的几场补选中,均有“独人”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这次“独人”也在网上搞“一人一信反DQ”活动,企图参加年底区议会选举。近期一系“反修例”行动,最卖力争取曝光的正是曾因“港独”立场而被“DQ”的陈浩天及刘頴匡。

【现场观察】“独人”屡次现身示威

■劉頴匡(左)與曾焯文(右)於6月26日合辦「領事館馬拉松」。 資料圖片

■刘頴匡(左)与曾焯文(右)于6月26日合办“领事馆马拉松”。 资料图片

“独人”在近期反对派一系列示威活动越来越高调,香港文汇报记者分别在不同的现场发现,在上星期两场反对派游行示威中,都见到不少“独人”踪影。

在7月6日(上周六)有反对派示威者发起所谓“光复屯门公园”游行,声称是针对屯门公园表演者造成的噪音问题,示威期间示威者与表演者发生冲突。

记者现场发现,“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和其许姓女友亦现身在示威人群中,当时有示威者正包围屯门公园一所公厕外与警察对峙并不断大声叫嚣,与女友分开行动的陈家驹站在示威者较前排的位置看热闹,与其他参与者有讲有笑。

示威者其后拿出了一个扬声器加大音量叫嚣,给现场示威者轮流发言,其中陈的女友亦有拿起扬声器高叫口号,最后经警方调停后由警方护送表演者安全离去。

“独人”刘頴匡自上月26日发起“领事馆马拉松”游行后,在本月7日(上周日)再发起了一个“九龙区大游行”,记者现场观察,在这次游行发现到的“独人”身影比屯门公园的还要多。可能是因为今次活动由“独人”主办的缘故,“独人”的行为比其他示威行动更肆无忌惮。在近中港城的天桥上可以发现不少“独旗”,而以郑侠(本名郑兆基)为首的数名“口罩男”手持印有“港独”字句的字牌和旗帜,不断高声叫嚣,而其他游行者见状则纷纷避之则吉。

“独人”纷纷冒出投入活动,企图藉“反修例”活动来吸纳支持者及争取政治光环,但现场所见,其他示威者对“港独”并不受落,“独人”再努力亦只是白费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