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专访英籍正气哥:港人勿活在西方民主幻影中

图:Peter七月一日目睹示威者暴力破坏立法会,翌日他忧心忡忡地再回到现场,看到立法会大楼劫后满目疮痍感到伤心

暴徒是癫狗,辱警助暴的反对派议员应受刑责入狱

七一暴徒毁立法会、屯门“凶”老伯、夜演“占旺”,接连的暴力示威捣乱香港家园,视香港为家的英籍港人Peter Bentley痛心疾首,斥责暴徒是癫狗、辱警助暴的反对派议员应受刑责入狱、香港主流媒体不说实话、频说香港坏话的彭定康更是一条滑溜溜邪恶的蛇(Patten is like a slithery evil snake)。

大半生在香港生活、在内地工作的Peter以亲身感受,劝勉香港年轻人不要活在幻想中的西方国度,应回内地认识中国,才不会被政客消费、被网上片面资讯误导。

一名退休英国人Peter Bentley七月一日在游行队伍中,目睹示威者捣毁立法会的暴力,翌日大清早他忧心忡忡地再回到现场,看到立法会大楼劫后满目疮痍,Peter伤心的样子被美联社记者注意到,即场做了视像访问,这段没有站在反华立场的“鬼佬”访问,瞬即在网络爆红。

Peter日前接受《大公报》访问说他只是一名爱香港、爱中国,余生老死在香港的普通人,说的都是真心话:“示威者包围屯门公园的跳舞者、‘占领’旺角,这些与争取民主有关系吗?香港年轻人完全错误理解民主。”Peter再次“肉紧”地说。

来自英国的Peter在1981年移居香港,任职香港生产力促进局的工业部分区项目经理,香港回归前一年,1996年他获聘在内地的外资企业从事销售半导体等高科技设备,直至2013年退休。

居港近40年的Peter大半生内地、香港两边走,周一至周五在内地工作,周六回港与家人团聚,是一名熟悉中国国情的外籍“香港通”。

在港落地生根的Peter以粤语说自己是“鬼佬”,他笑称只有皮肤、头发与我们不同,香港不分种族,人人平等的自由社会,是他爱香港、入籍香港做香港人的原因。

西方媒体及香港媒体长期报道偏颇,习惯反华

Peter又以普通话说“你是我们的一家人”。Peter指这句说话是他在内地工作时听得最多的一句说话,他赞扬内地人从不排斥他,不会视他为“老外”,Peter已退休五年,朋友圈子大部分仍是内地朋友及香港朋友,而非“鬼佬”。

不过,他指出,西方媒体及香港媒体长期报道偏颇,习惯反华,形容中国是邪恶国家。

当年他在广东工作,发现的真相是,内地经济繁荣发展,外企投资涌现,大家开心满足,感受到的是自由贸易。Peter直说“中国是一个自由地方China is a free place”。

示威者根本不知道西方国家的真正模样,香港的年轻示威者活在自己想象的西方民主幻影中,实情与他们想象的根本不同

而这名视香港如天堂般美好的“鬼佬”,看到示威者挥舞英国国旗“恋殖”,反对派频频勾连美国向港府施压,Peter用手指指着头脑,说他们是“脑残”:“他们(示威者)根本不知道西方国家的真正模样,香港的年轻示威者活在自己想象的西方民主幻影中,实情与他们想象的根本不同,美国有人权吗?美国社会充斥着不平等,选举时可以买选票,贿赂问题严重。”

至于他的祖国英国,Peter指现时英国政治气候一团糟,种族问题严重,无论你是白人、黑人还是印度人,互相憎恨,社会问题丛生。他看着《大公报》拍摄到示威者以激光照射警员眼睛的报道,Peter怒骂暴徒辱警挑战警权的行为,若发生在1997前,警方已是真子弹还击了,示威者会死伤无数:“我好肯定驻守添马舰的英军会进场平暴,催泪弹、荷枪实弹、警棍扑头等,法国、德国、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平暴手法都是这样。”

反对派议员勾外力“令人呕心”

图:Peter望着示威者用激光照射警员眼睛的照片,直指若这些示威暴行发生在九七前,港英政府已召英军平暴

末代港督彭定康频频对香港的事务说三道四,日前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驳斥彭定康“脑袋仍留在殖民时代”,Peter表示认同,他指彭定康是一名只会为自身利益说大话的政客。他表示父亲在英国一间大行任职执董时,与时任英国国会议员的彭定康频频接触,Peter忆述父亲形容彭定康是一条滑溜溜邪恶的蛇,“他是说谎者,终生满口谎言。”

但香港反对派勾连彭定康等英、美政客乱港,连串冲击法治的示威场面,让Peter很费解,一众反对派议员林卓廷、郑松泰、朱凯廸、许智峯、邝俊宇、区诺轩、其议助黄之锋等,在动乱中阻差辱警助暴等,更令Peter气愤,Peter斥骂他们“令人呕心”,他指西方反建制议员不会越界,“香港反对派政客太奇怪了,怎么可以这样反自己国家!”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