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大学校长不能向暴徒低头

反修例暴力示威严重践踏香港的法治,但凡有识之士无不作出谴责。但令人忧虑的是,在香港的各间大学出现可笑的一幕,大学校长不敢公开谴责,言辞闪烁,意图左右逢源。另一方面,当港大校长、浸会大学副校长、珠海学院教授敢于谴责暴力之时,却遭到戴着口罩的所谓“大学生”示威。香港何时变得如此是非不分,暴力何时成为香港各大学的容忍对象?必须指出,绝大多数港人强烈谴责暴力行为,身为大学校长不能为求讨好学生而任之由之,必须坚定地向暴徒说不。

港大校长张翔早前发出声明,谴责7月1日暴力冲击立法会的行为。但声明却遭到所谓“港大旧生”的抗议,又是联署又是静坐示威。昨日更称,要求张翔于12日正午12时回应学生的三大诉求,包括一收回声明,停止谴责示威者;二承诺保障港大学生和教职员之言论自由;三保障参与示威、集会、游行等社会运动之权益及承诺今后不会处分参与社会运动的学生及教职员,保障港大学术及研究自由,云云。

看似慷慨激昂,但讽刺的是,这批向张翔校长示威的所谓“学生”,竟然人人戴着口罩,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自知理亏,抑或说明他们就是暴力行动的直接参与者?大学本是求学问之地,不应也不容许暴力及极端思维的滋生。这批抗议校长谴责暴力的所谓“旧生”,根本是有辱学问。

张翔校长敢做敢当,敢于向暴力行为说不,道出了绝大多数市民的心声。但与之相对的是,其他大学的校长,有的只字不提“暴力”二字,有的更是顾左右而言他,毫无担当。浸会大学校长钱大康,虽然谈到社会撕裂,但不敢直接触碰暴力示威,更提出所谓的建议,实际上是在批特区政府、暗撑暴力示威,其言其行令人极度失望。社会撕裂各方都有责任,但当前问题的核心在于,是否能允许暴力在香港如此肆虐下去,如果连这最基本的问题都不敢承担的话,那么这个大学校长当得有何意义?如今的一些大学校长,彷彿成了暴力示威者的“庇护天使”,赚尽了面子,但却是在损害大学乃至社会的根本利益。

教授言论自由受学生威胁

如果大学连谴责暴力都无法容忍,这还算得上是大学?同样是浸会大学,该校协理副校长杨志刚日前以“教育工作者”个人身份,发表题为《“洋紫荆革命”的白手和黑手》文章,竟然遭到该校学生的无理攻击,声称他“没有同情学生”、“主张镇压”云云。这是极其荒谬的:第一,这些浸大的学生眼中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只许他们自己有暴力自由,而不允许其他人有反对的自由;第二,杨志刚协理副校长并非以浸大的名义发表,而是以“教育工作者”名义,根本无关大学本身。如果这也不可以的话,那么港大戴耀廷发表的无数篇煽动暴乱的文章,又当如何处置?第三,文章根本没有任何支持镇压的意思,完全被这些极端学生所歪曲。

除了杨志刚教授,日前又有珠海学院的学生抗议陈文鸿教授,称他以“颜色革命”形容反修例是不可接受云云。真是何其讽刺,如果大学教师连发表言论自由的机会也没有、要受到学生的暴力威胁,这还是大学吗?

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日前投书报纸,指出示威者冲击立法会,非法和暴力行为必须受谴责,并形容冲击场面“丑陋和令人震惊”,“在法治之下,这是不容容忍的”。他并指出,涉事者必须被法律追究,如果在公平审讯后被判罪成,法庭要考虑具阻吓力刑罚。那些港大与浸大的学生,为什么不去抗议?

说到底,香港的一些年轻人已经被“违法达义”的恶毒思维洗了脑,甚至已经失去辩识是非的能力。而身为大学校长,在此方面责无旁贷!

作者:子 言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