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民主”是英国用来干涉香港事务的借口

英国是典型的老牌殖民国家。众所周知,旧殖民地国家的贫穷落后与殖民国家的发达繁荣成正比。殖民国家对殖民地的统治,无一不是残酷镇压、文化殖民和经济掠夺(包括人口)三部曲。英国在1841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逐步强占香港,先后通过《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等不平等条约把持香港至1997年6月30日。英国派驻香港的总督由政府提名女王任命,总督只对女王负责。1987年4月9日,第27任港督卫奕信举行就职典礼,面对圣经宣誓:“我,戴维.克莱夫.卫奕信,宣誓效忠和敬仰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及其合法继嗣人。愿主佑我。”英国在香港有巨大的利益,香港被称为“会下金蛋的鹅”,但在香港总督就职誓词中既不提香港,也不提港人,只提女王及其继承人。

英国是典型的西方民主政体国家。英国有西方“代议制民主之母”的称谓,但在港英管治下的香港却毫无民主可言。1843年4月,英国先后向香港总督颁发了《英王制诰》和《王室训令》:香港总督是英女王派驻香港的代表,是香港的首长,下设行政局、立法局。总督分别担任立法局主席和行政局主席,两局委员由总督委任,但最终权力在伦敦。香港法律不能违反英国政府的训令,英王对香港制定的法律有否决权。《英王制诰》是香港政治体制最早的重要法律文件,当时被英国人称为“香港宪法”,没有任何民主表述。

港英推“民主”埋乱港祸根

香港立法局起初称为定例局,虽是当时的立法机关,但直到1984年中英正式签署香港回归中国的《中英联合声明》以前,立法局都没有发挥过独立立法的作用,仅是一个给总督提供立法谘询的机构。立法局议员没有一个是香港百姓提名的,更没有一个是通过民主程序当选的。

香港回归祖国被正式提上日程后,百多年来一直独断专行的英国突然提出要实行民主了。1982年,港英政府成立了18个有民选议席及具备谘询功能的区议会,1985年将各区议会民选议员人数增加至整体的三分之二,主席也是由选举产生,并于1991年进行部分直选。1992年,香港末任总督彭定康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不顾中方的强烈反对,悍然单方面宣布所谓的“政改方案”。“政改方案”改变了《基本法》规定的公民团体选举的间接选举性质,取消法团投票,变相扩大直选名额,超出了《基本法》的规定。为使香港平稳过渡,中国因之提出了“另起炉灶”的对策。

英国在不得不归还香港的前夕良心发现,何也?时任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在回忆录中谈到:鉴于1982年9月与邓小平的会谈没有进展,现在应该发展香港的民主建制,使香港实现独立或自治,就像我们在新加坡那样。英国在香港的“民主”就是在临走前的这点所为,英国的目的是要把香港从中国分离出去。“民主”这步棋为香港留下了无穷的祸患,这与英国在世界其他地区留下的历史祸患如出一辙。香港回归前后和回归后20多年来,香港历次发生动乱,都有英国和西方的参与,都是拿所谓的“民主”插手和干预香港事务。

英国对香港绝无监督权

香港回归祖国22年来,中央政府始终严格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坚定不移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香港持续保持繁荣稳定,经济总量较回归时翻了一番,连续20多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香港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大幅提升。香港的法治水平全球排名从1996年的60多位大幅跃升到2018年的第16位。香港民众从港英时期的“二等公民”到真正实现当家作主,依法享有港英时期根本没有的民主权利与自由。

香港发生恶性暴力骚乱后,英国、美国和欧盟又祭出“民主”大旗,要求中方“克制”,再次暴露出西方在对待恐怖主义和暴力行径问题上的双重标准。英国外相侯俊伟和末代港督彭定康先后跳出来指手画脚。侯俊伟重申英方对《中英联合声明》的所谓承诺,甚至“警告中国不要镇压抗议者”,不自量力地说中国将面临“严重后果”,英国“保留各种选项”。末代港督彭定康在《金融时报》发表谬论,批评香港回归后缺乏民主与自由,继续欺世盗名。

所谓的“民主自由”再加上人权,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付不合心意国家政权及其领导人的万应灵药。美西方以“民主自由”为幌子而策动“颜色革命”的国家和地区,无一不成为贫穷动荡民生凋敝之地。美国以大炮推动“民主自由”的对外侵略,英国都会扮演高度参与和积极追随者角色。

港英管治下的香港何曾有过民主?民主只是英国用来干涉香港事务的工具。侯俊伟和彭定康之流没有任何资格侈谈香港民主。英国对回归后的香港既无主权也无治权,更无监督权。我们要求英方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来源:大公网 作者:孙海潮 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