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暴力成为“反修例”代名词

中国象棋很有意思,首先是定下了对弈的双方都有对等的资源,即将对帅、士对仕、象对相、车对车、马对马、炮对炮、卒对兵,每种棋子都有自己走动的规则,双方都是实力均等,规则一视同仁、不偏不倚,例如马可吃马、车可吃车、炮可吃炮。行得对路,马也可吃掉炮、象等,同样车马炮可吃任何棋子,也可被任何棋子吃掉,谁胜谁败则要靠棋技分高下,每一步棋都要顾全大局,否则一步之差便要全盘落索。但也非没有翻盘转败为胜的机会,因为贪吃棋子的结果会一时疏忽,被对方抓住要害置将帅于死地,胜败立判。

须令反对派没法占上风

香港的政局也如象棋,正反双方“楚河汉界”清清楚楚。回归22年以来,香港不断碰到反对派发动大游行这一步棋,人数之多可达五十万、百万,甚至最近还更创新高,被夸大为两百万呢!这一步棋就算是一只“炮”,也非无应对的办法,应对得法,其杀伤力可化解于无形,反之便可能让这“炮”直打中宫,“将”住帅,而变成死棋!

如果用象棋的战略,反对派22年来惯用的一步棋便是发动“大游行”,这一步棋发挥出来的巨大资源便是群众力量,当其“将”住特首(帅)时,看来已似走到死棋的地步,尤其是游行人多远非警力能胜任时,立法会与司法机关这些“棋子”一时也派不上用场,唯一的战略出路也唯有采用“车对车”、“炮对炮”的棋路,采用同样的资源,对方使出“大游行”(大炮),也只有用“大游行”与其对弈,只有这样才能发挥自己的政治资源,使到对方没法占上风,感受到这一步棋行不通时,才会回到顾全全局的棋路。

说到这里,大家应会记得在“保普选反占中”的一役,对方又一贯地采用群众运动的伎俩,号称手上掌握了数十万群众支持所谓的“真普选”与“公民抗命”。这时面对占据金钟、铜锣湾、旺角街道的不法行为,政府安排与学生代表公开对话,无济于事,警方动用催泪弹与警棍也阻止不了。最后由“帮港出声”等近四十个团体、个人成立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保普选反占中”全港签名运动,在短短一个月内收集了过150万名市民签名,比对方发起、仅有约数十万人参与的所谓“公投”,人数多近两倍。接着大联盟还举行了“保普选反占中大游行”,人数之多占满了维多利亚公园五个球场,没法再容纳的情况下,游行队伍提前至下午一时四十五分出发,打头阵的人用了逾两个小时由维园行到终点中环遮打道,整个游行从中午行到下午六时多才告结束,参与人数之众,绝不下于反对派历次游行,若将签名运动收集得来的逾150万个签名,也不下于今次反对派的“6.12大游行”的百多万人。自那次过后,反对派在民意棋败下阵来后,其占领街道也失去了“道德高地”,因此令到反对派的游行也沉寂了好一阵。

暴力行为已令民意逆转

有过2014年的反“占中”经验,在当前反对派“大游行”的声势下,立法会被攻入遭到大肆破坏,估计要复原需时三至四个月,其间立法会无法举行会议。社会在“大游行”压力下也自乱了阵脚,互相推卸责任者有之,主张重组行会者也有之。所幸的是特首能够顶住压力坚拒辞职,并且明言特区政府会专注于经济民生工作。

唯一不辱命而倾力反制街头暴力的是香港警察,但他们也只能做到一次又一次的清场行动,并不能阻止游行持续举行,反对派近日更将游行由港岛向九龙、新界扩张,要实行所谓的“遍地开花”,声言要用游行向所有被他们视为敌人的团体示威云云,其中沙田、上水、土瓜湾的内地游客热点,都被锁定为示威目标!

面对如此的群众运动,当其他对策都失效的局势下,现有管治机制都无法有效应对时,若用已故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当年预想到的办法,便是由中央出手“干预”,怎么样的“干预”?他没明言,但也说到出动解放军是最后一道防线。作为港人,大家坚信“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可处理特区内部事务,不必靠中央出手“干预”。现在已面对反对派使用“大游行”大闹港九新界,港人现有可用而又可有效动用的反制方法,便是用象棋的对弈战略,“车对车”!用同样的群众资源去反制对方的“大游行”,当对方全面进入立法会大搞破坏的一刻,他们的“大游行”已开始自我污名化,民怨对他们反感也日益高涨,因此要发动“保港爱港”的群众运动也正是到了火喉十足的时机,何况2014年反“占中”的人力班子已是现成。由他们发动可一呼百应!不信且试试!

来源:大公网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