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警惕香港无政府主义冒起

7月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大楼遭暴徒洗劫后,标榜“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泛民”政治团体不仅不予以谴责,相反,把责任推给特区政府、为暴行开脱。所谓“主流媒体”也充斥对暴徒表示同情的言论。在互联网为基础的社交平台,以及“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组织的各类民间活动中,暴徒甚至被捧为“英雄”。

行政长官邀请大学的学生团体对话,被要求接受不可能接受的前提条件而未果。大学的学生团体所提出的“不可能接受”的前提条件,是要求政府承诺不追究6月以来至7月1日所有示威者,自然也就包括了历次暴力行动的行为者。“不追究”亦即没有违法。暴力行动不违法,背后的逻辑是─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民粹扩张政府难管治

上述言和行,是无政府主义开始在香港冒起的症状。这些症状所指示的事实是,特区政府总部自6月10日以来几度关闭;立法会不仅一再休会,经7月1日被暴徒洗劫后更是提前结束2018-2019年度会期;作为香港社会秩序的守护者,警察不仅被使用暴力手段的示威者连番冲击,而且,警察总部一再被包围和侮辱。

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机器已难以正常运转,这是特区成立22年前所未见的。

特区管治班子的权威已陷入低谷,这也是特区成立22年前所未见的。林郑月娥出任行政长官仅2年,距离其任期结束尚有3年。但是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苦无突破眼下困局的办法。

香港社会不少贤达呼吁政府与反对派对话。除非政治幼稚,否则,这些呼吁者自己明白,对话不仅难以进行,更重要的是难以取得成果。因为,所谓“反修例风暴”的本质,是美国为首的西方若干国家与中国较量,香港的反对派和被煽动的香港居民不过是前者的“过河卒”。

行政长官已退无可退。再退,就无法对中央负责,也就无法对香港特区的前途负责。所以,目前的“僵局”如果得不到新办法来挽救,香港则将向无政府状态滑去─政府无力管治,越来越多人挑战政府管治。这也就是为什么7月1日洗劫立法会大楼的暴行没有引起民意逆转的底蕴。民粹主义是无政府主义的先兆,民粹主义在香港兴起和泛滥已有七八年。

直接原因有三,一是第三届政府疏忽土地供应和公营房屋建造;二是第四届政府缺乏足够管治空间解决土地和房屋问题;三是从第三届政府到第五届政府,贫富差距问题、青年问题、老年问题均得不到控制或解决。结构性民生问题不断恶化,民粹主义不断扩张。到了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遇上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香港外部敌对势力策动和指挥内部“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竭尽全力煽动相当一部分香港居民对内地的恐惧情绪,加之特区政府进退无据,民粹主义便演变为无政府主义。

美英两国是当前香港无政府主义冒起的最大推手。浸会大学协理副校长杨志刚6月27日在《明报》“观点”版发表《“洋紫荆革命”的黑手和白手》,揭露香港6月以来的所谓“反修例风暴”其实是典型的“颜色革命”,背后有西方国家的“黑手”。7月5日雷鼎鸣教授在《晴报》发表《黑手与白手》,提供进一步分析,支持杨志刚的判断。把香港搞乱,是美国牵制中国的一步棋;英国基于英美特殊关系,动用其在香港的势力和影响予美国以配合。它们不达目的,不会罢手。

中央支持特区拨乱反正

面对难以收拾的政局,苦于管治和施政的能量不足,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需要得到爱国爱港阵营全力支持。然而,政府突然暂缓修订“两个条例”,又把暂缓解释成事实上将会“自然死亡”;又在6月12日暴力事件的定性上后退,让全力支持修订“两个条例”和坚决支持行政长官依法施政的爱国爱港阵营,面临困境。

距离2019年11月第六届区议会竞选只有4个月,目前的政治形势对反对派有利。多次反对修订“两个条例”的大游行,以及几度暴力事件所博取的民间同情,替反对派作了有力的政治动员。其间,反对派政治团体乘机争取新选民,扩大了他们的队伍。面对如斯局面,爱国爱港阵营不得不同政府拉开一定距离。

香港滑向无政府状态,违背“一国两制”宗旨,违背国家推行“一国两制”的初心。正在蔓延的无政府主义受西方若干国家主导,挑战中国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严重损害香港长期稳定繁荣。中央怎么可能袖手?我相信,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央必定引领香港特别行政区拨乱反正。  

作者:杨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