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支持警察执法 香港才有希望

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自从政府决定停止《逃犯条例》修订后,反对派并没有作出妥协的迹象,反而变本加厉,展开「遍地开花」的游击式的示威运动,不仅扰民,也对警察执法工作造成重大困难。事实上,警察也已经成为暴徒们蓄意攻击的对象,目的就是要打垮警队,令警察不敢执法,从而可以大搞无政府主义。

沙田发生暴乱,警察在执法中多人受伤,一人被暴徒咬断手指,其血腥程度令人发指。暴徒在发狂,市民却仍然选择沉默和冷眼旁观吗?暴徒攻击警察,大家是不应该保持沉默。如果警察不再执法,那么,社会的安宁就难以为继,到头来,香港的民主和自由就荡然无存,民众的生命和财产也得不到保障,受害的不就是大家自己吗?!

撑警察就是保护市民利益

警方现在面对严重的加班加点工作,他们被辱骂、被指责、被攻击、被起底、被威胁;他们要面临警监会的调查;他们在执法时只能使用最低限度的武力,面对数倍于他们的暴徒,无法抓捕,只能后退。如果没有有良知的民众支持他们,如果没有警察的专业素养,警队恐怕就要垮了,就会出现更多的无政府和无法无天的行为。

为此,笔者呼吁特首率管治团队站出来,强调法治秩序的重要性,呼吁建制派发动广大民众起来支持警察执法,给予警队最大的精神支持,为警队提振士气,勇敢执法,清除暴徒。

目前警察执法,首先要面对的阻碍是众多的蒙面暴徒。面对这些凶恶的暴徒,警棍和胡椒喷剂是不足够的。而且,目前的冲突场面混乱,警方一再警告无关人士离开,那些选择不离开的人,出现任何状况,他们自己不用负责?

警察清场和执法时,还要面对反对派议员的阻扰,这些政客恃着议员的身份,「适时」出现在警察面前,说一大堆站不住脚的歪理,将矛盾的焦点指向政府,为激进暴力示威者提供保护伞。警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曾去信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指警方在旺角驱散示威者期间,立法会议员谭文豪、区诺轩刻意挡在警方防线前,阻碍警方推进及清场。声明指,该会对两名议员非常失望及愤慨,并予以「严厉谴责」。信件指出,警方多次以扬声器要求两人不要妨碍警方工作,但二人提出要保护记者等理由站在警方防线前,拒绝离开,正是谭文豪、区诺轩二人刻意在警方防线前,挑衅警方吸引记者聚集采访,使原本混乱的场面更加混乱。这些,大家可以清楚从电视画面看到。

警察要清场时,一大堆记者堵在警察前面,逐个拍摄警察,成为警察清场的障碍。警察为了公共利益而执法与记者采访,两者利益谁为重?这是不言而喻的,采访不能妨碍执法,这是记者们必须牢记在心的原则。

阻挡执法搞乱香港必被清算

记者有采访权,但不应采用阻挡的方式进行采访。这里还有个玄机,就是每当有记者受伤时,香港记者协会就会出来抗议。但是,上水暴乱中,有记者被暴徒铁通砸头受伤,记协严厉谴责了吗?香港记者协会与香港摄影记者协会曾发的声明扬言,警方多次用盾牌推撞前线记者的镜头和身体,喝骂、甚至袭击记者,严重阻碍了采访,妨碍新闻自由。声明表示,现场记者大多数都穿上背心、佩戴记者证,并多次表明身份,不过仍遭警方恶意推撞。香港记者协会与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对此向警方表达「严厉谴责」。难道表明记者身份,就可以阻挡警察执法吗?

网上流传出现这样一个剧本:

1.搵一个团体,申请「和平」游行;

2.到时间够钟,主持人宣布游行结束,叫人解散(以示之后的事,与我无关);

3.搵一个人扮影咗相,然后搵大班示威者围佢;

4.影相者搵警察求救,警察保护影相者;

5.形成示威者与警察对峙的局面;

6.其他人趁乱乘机堵塞道路;

7.议员刻意走入警察和示威者之间,讲一番废话,阻挡警方推进;

8.记者亦乘机走埋议员附近,筑成人墙;

9.若警察使用武力推进/驱散,就大叫警察打议员或记者;

10.记协发声明谴责,反对派发声明谴责。

不要当市民是傻瓜,电视新闻一再展示上述的「精心安排」。「人在做,天在看」,这场人为的暴力抗争丑剧必定被揭穿。多行不义必自毙,反对派应该懂得这个道理。诚如有识之士所言,他们在香港搞破坏,对香港和国家带来麻烦,对香港百害而无一利,甚至会破坏香港安定繁荣。反对派继续胡作非为,纵容暴力,一定会被市民和法律清算。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