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民主党两要员涉暴力冲击被捕

图:梁振英在社交网站发文,反驳“纵暴派”议员的谬论,图:民主党观塘区议员莫建成及其助理,四日晚在观塘爆发的骚乱中被捕\网上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前日(四日)大批暴徒在西环、观塘等多区发起暴力冲击,同属民主党的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监警会)观察员林浩扬,以及观塘区议员莫建成在事件中被警方拘捕。民主党声称莫在履行区议员调停警民冲突的职责;但有资深区议员指出,区议员并无调停警民冲突的职责和权力。监警会亦证实,当日并无派遣任何观察员,因此林浩扬被拘与监警会工作无关。林、莫两人近月在社交网站上频频为乱港派活动宣传,林浩扬更多番散播仇警言论。有监警会观察员指出,观察员应保持政治中立。

警方前日在多区的暴力冲击事件中拘捕多人,据悉,一名在西环因涉嫌非法集结被捕的男子,为民主党九西支部常委林浩扬,在被捕时才展示其监警会证件,背囊之中搜出黑衣;而莫建成及其助理则在观塘警方清场时被捕。民主党随后发声明称,“绝对信任”莫建成及其助理“按区议员职责调停警民冲突”。该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更在无亲眼目睹的情况下,声称两人并非参与示威及冲击警方,“只是在旁视察,执行职务”云云。

议员无权调停冲突

翻查资料发现,莫建成的社交网站近月犹如乱港派的宣传站,图文并茂地宣传各项游行集会活动。对于民主党称莫“按区议员职责调停警民冲突”,曾担任区议员近30年的律师简松年明确驳斥说:“没这回事!区议员并无调停警民冲突的职责及权力。”他表示,区议员只可代表市民向政府反映意见,或向市民解释政府政策,并无“调停”一说;而且当日情况早已超出警民冲突范畴,是警方对暴徒进行执法,“你几时听过警方抓犯罪分子时,区议员可以去调停的?”他强调,不仅区议员无此权力,立法会议员亦无此权力;最近乱港派议员多次在类似冲突扮演调停角色,“其实不是调停,而是干预警方执法”。

监警会澄清无派员

另一方面,监警会昨发声明指出,已得到警方证实,一名观察员(并非委员会委员)被警方拘留,但澄清会方未于当日派遣任何观察员履行观察员的法定职能,指该人士被警方拘留原因,与监警会工作无关。

身为监警会的一员,林浩扬近月却在社交网站多番发布仇警言论,例如曾在未经调查之下便断言“7·21”元朗事件是“警黑合作”;又无视“7·28”大批暴徒在上环一带暴力冲击,称“警察很可恶,在满布民居的德辅道西和干诺道西连串发射催泪弹”云云。此外,他不仅参与乱港派发起的“7·21”上环游行,亦经常转发讽刺中央政府及特区政府的图片。

监警会另一观察员、立法会议员吴永嘉表示,根据一般做法,以观察员身份到现场观察必须由监警会派遣,而且要事先知会警方,到达现场后亦应第一时间向警方出示证件。

他指出,观察员的工作包括出席投诉警察课就某须汇报投诉而进行的会面,和观察投诉警察课在某须汇报投诉的调查中的证据收集,理应保持政治中立,若带有个人政治偏见,则很难客观处理相关问题。

梁振英批泛民不敢与暴徒割席

面对乱港暴徒的倒行逆施,“纵暴派”议员继续采取包庇及纵容态度,无一字谴责。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直言,“泛民至今不敢和狂徒暴徒割席,遑论谴责!”

前日大批黑衣暴徒在将军澳、西环、铜锣湾等多区肆虐,“纵暴派”却对此视而不见,反而不断美化暴徒。“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昨称,政府说如果有人破坏就是坏人,但有关说法与年轻人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等脱钩。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更称特首林郑月娥挑动民族情绪,撕裂香港云云。

梁振英昨日在社交网站发文,引述毛孟静上述说法,反问说:“毛孟静的子女肯定追求民主自由人权,他们有搅破坏吗?”

网民:泛民必须付出代价

对于胡志伟的讲法,梁振英反诘道:“谴责抛国旗落海的狂徒,就是‘挑动民族情绪吗’?”梁振英又强调,“泛民至今不敢和狂徒暴徒割席,遑论谴责!”

有网民留言支持说:“如此明目张胆的侮辱自己国家的国旗,泛民不但不谴责还千方百计的为其开脱、庇护,早已丧失了信仰,背弃了其当初在立法会对着国旗和区旗的神圣宣誓,泛民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民建联轰反对派纵暴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的议员办事处前日被暴徒破坏,民建联副主席陈学锋表示,目前仍未点算损失,但办事处短期内不能再用。他认为,近期暴力冲击愈演愈烈,与反对派领袖的鼓吹不无关系。

陈学锋说,当日一批黑衣人在坚尼地城集会后,到张国钧的议员办事处先是喷漆及贴纸张,后来则是暴力破坏,两块玻璃门被砸得粉碎,里面文件散落一地,所幸并无重要文件,如今办事处已拉下铁闸。陈学锋感慨称,自己服务社区20多年,见证社区逐步改善,但这两个月发生的一系列暴力冲击却让社区建设受到重大打击,社区气氛充满撕裂和疏离,“这不是10年,甚至20年可以修补的”。他批评乱港分子打压异见,只要意见相左就会发起狙击,例如民建联湾仔支部于七月举行周年会庆,在一酒楼聚餐期间一批黑衣人到场不断挑衅辱骂。

陈学锋认为,暴徒之所以如此猖獗妄为,是由于反对派领袖在背后撑腰,“这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释放出人性之‘恶’”,呼吁反对派勿再鼓吹、纵容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