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商界要支持警方严正执法

一个商界政党、一份经济报纸的社论,不约而同强调成立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平息香港目前的政治风波和扭转经济下行的唯一办法。其实,他们所倡导的调查,调查方向无非是两个:一是特首林郑月娥做错了什么,另一是警队做错了什么。调查的结论就是林郑要下台,其班子也宣告下台,警队某些高层也会受到刑事检控,最后警队失去了维护法治的意志。

商界作出这种诉求并不正常,因为它只会鼓励更多“违法达义”的街头暴动,践踏香港法治,最后只会危及香港的营商环境。但有商界人士却以为,他们只要不得罪暴徒,并且附和对方某些主张,他们的业务就不会受到冲击了。

有人说,在港英时期不也有过进行独立调查平息风波的吗?这种说法是违反事实。在港英时期,英国人绝对不会在动乱未有结束前展开所谓“调查”,让暴徒审判港英政府。英国人仅仅是在动乱结束之后,由英国派来爵爷和学者主持调查委员会,找出如何防止中国人不满和造反的方法,目标是保持港英稳定管治,从来没有一个港督被调查委员会建议下台。如果按照英国模式成立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内地重要官员或专家学者,会否被安排参与和主导委员会呢?

看来,香港某些商界人士所希望的调查委员会并非如此运作。因为这一次的动乱,美国、英国、欧盟都高度介入,并且全力支持乱港派上街斗争,如果中央因为一次参加人数较多的游行就把行政长官撤换,无形中承认了“游行或者动乱可以有效更换政府”,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撰写报告,则是承认这种政权更换形式,形成宪制的一部分。按照这种模式,美英和欧盟可以主宰和操纵行政长官的更换。所以,部分反映商界人士利益的调查委员会方案,一定不会为中央所接纳。理由很简单,他们的主张违反了基本法的规定,也违反了香港的法治精神。

邓小平当年接见香港的商界代表时,早已经把“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原则讲得很清楚了:一定要维护国家的主权和治权,一定要按照基本法的规定管理香港,一定要爱国者担任行政长官。乱港派提出的行政长官候选人所谓“公民提名”方案,中央一定不会接纳。

停止动乱才可讨论其他问题

所以这次动乱,并非让步就可以解决。经济报纸的社论更加说:“观乎示威者不断演变的抗争手法,由静坐到游行再到打游击,激烈程度与日俱增,尤其重要的是民意未见逆转迹象,恐怕拖字诀徒然令局面糟上加糟,舆论战持久之余也造成社会撕裂进一步恶化……既然林郑认为现在的反修例抗争方式是不惜玉石俱焚,那么不妨易地而处从示威者的角度思量一下,单凭警方执法把极端暴力分子拘禁起来,就能够止戈息争吗?激进示威者大部分是对前途欠缺希望的年轻人,他们一无所有,所以一无所惧,石不怕焚,玉才怕烧,香港经济大局出问题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损失。香港的确很危险,但透过经济因素警告年轻人切勿破坏稳定繁荣,实乃捉错用神。”

这个观点并没有看到美英势力在背后操纵青年人,没有看到动乱最后的目标是要夺取政权。要求成立“调查委员会”的主张,客观上是有利于扩大乱港派的威势,最后还要迫使社会其他的阶层进行附和他们的观点。

因此,当前局势的解决方法,第一是要停止动乱。只有在停止动乱的基础上,才可以讨论和解决其他的问题,包括解决青年人上流问题、居住问题。不尊重法治、“违法达义”是当前青年人暴力冲击的特点,乱港派则在背后进行煽风点火。外国势力也垄断了传媒,主导街头动乱应该支持的舆论。如果黑色恐怖主义暂时占了上风,大商家就给予支持,认为不必停止动乱就进行所谓调查,这只会鼓励幕后策划者进一步把暴力和武器升级,制造更大的动乱。

“独立调查委员会论”的特质就是不分是非,也不出面反对暴力冲击,只谈青年人的诉求,并不谈论外国势力的夺权的部署,更加避开谈论现在游击战式的动乱有一个统一的指挥系统。因此解决动乱问题,就应该全港各阶层包括商界要支持警察严正地执法;如果警察的力量不足,行政长官就应该按照基本法有关规定,请求中央政府协助,阻止动乱继续蔓延。让外国势力认识到,他们的黑手伸得太长了,中国一定会采取措施维护香港的主权和治权,让他们策划的阴谋彻底破产。在平定了动乱的基础上,就可以进行调查:为什么香港会出现大规模的动乱,青年人为什么没有国家观念,为什么反对“一国两制”,为什么会被“港独”思潮所俘虏?今后如何改善香港的管治?都需要进行检讨和调查,但不是现在。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