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政府须拿出更大的魄力应对

从冲击政府总部到警察总部,到占据道路,攻击各警察分区;也从雨伞、砖头到现在的燃烧弹,以至毁坏汽车、火烧路障和警署大门。香港的示威已全面失控变为暴动,暴动不停地升级,攻击的武器升级,在全港各处的攻击范围亦在升级。

相对而言,政府与警察似乎疲于奔命,没法全面有效应对。警察驱散暴民的方法、手段一样没改,也便没有效果。警察执法的能力与范围愈来愈小,以至被暴民围攻警署、火烧大门,警察只能躲在警署之内,在警署之外变成暴民的世界。且政府与警察也要不停地解释行动,尽量克制退让。这样的结果便是暴民知道警察已没法应付,只会退缩,因而鼓励更多的暴民参与暴动,暴力行为不停地升级、遍地开花,瘫痪全港多处地区,阻塞公路、铁路、隧道,愈来愈无法无天。香港变成暴民控制了。政府与警察不停地后退。中联办可冲击、国旗可抛下海改升“港独”旗,公然宣扬所谓的“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暴动因政府未能有效应对当前局势开始“颜色革命”的后阶段──夺取管治权、推翻政府。政府还不反对示威,克制警察,频频道歉解释,看起来便象是软弱后退,一切听从暴民指挥,只是空言地谴责、委屈地顺从暴民的要求。

要坚持的不坚持,因小失大,不知分寸。这样每天暴动,香港会变作怎样呢?政府与警察还是自缚手脚,以荒谬的克制和空言来鼓励暴民进一步占领香港,实行暴力的夺权吗?

香港面前摆着两条路:

一是纵容暴民横行霸道,让更多的青少年和反社会分子加入暴民的阵营。如果这样的话香港民间便要起来自卫,对抗暴民,恢复香港社会的秩序,代替政府执法。这不是让群众斗群众,而是当政府与警察失去维持治安与秩序的能力,社区与社会群众要自救,也希望藉此减弱暴民的声势、恢复政府与警察执法的信心与勇气。

二是政府与警察改变态度,不畏首畏尾,拿出智慧与勇气,肯定前线警务人员的努力,支持前线警员全力镇压暴民。第一,集中力量将暴民中带头的拘捕拘禁,使暴民失去前锋变成乌合之众。第二,动用水炮车(使用染色颜料),冲散示威暴民,多用橡胶子弹,专攻暴民之带头者和使用武器者,把他们的骨干打散,也威吓其他附从的青少年暴民。第三,强力收复道路、铁路的控制权,表示政府有能力保障城市的通道顺畅。水炮车是手段,大规模拘捕是另一重要手段。政府与警察要恢复志气,首要是保卫警署,不能容许任何形式的冲击,重建警察执法的标志。

香港现时已进入“颜色革命”的关键时刻,若不动用解放军平乱,只有以战争的态度来应对。若再迟疑退缩,将毁香港百年繁华于一旦。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文鸿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