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讲真港真 | 香港反对派有几何胜数?

近两个月来香港的暴乱,众目睽睽,所有人都看得明,并不是一般的民众不满之表现,而是一场有组织、有策划的政治行动。早已有人说,暴乱的每一个步骤都是按照反对派组织的一个“影子政府”的计划行事的。看起来的确是这样。

“影子政府”并不想自己“走光”,它希望让两个月来的暴乱看起来好像是香港市民在“争取民主”。如果中央政府出手干涉,那么就是“专制政府”打压民主运动,就会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到那时,暴徒就成了英雄,暴行就成了正义,暴乱就成了革命,他们所做的所有坏事就都被漂白成了好事。

这个计划看起来机关算尽,其实却是大错,因为其中有两个致命伤:

第一、想要在香港复制“颜色革命”、配合西方的战略,是搞错了时间;因为那一场席卷世界的大戏已经谢幕了;西方搞乱阿拉伯、搞乱东欧和拉美,最后的结果却是既乱了整个世界也乱了西方自己;乌克兰危机、欧洲难民危机和西方右翼民粹主义的兴起,其实都是西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今天的西方国家个个内乱不止,自顾不暇,早已不会再团结一致四处搞事了,连特朗普都认为香港发生的事就是riot;香港反对派现在捡起“颜色革命”这个剧本,学得似模似样,很象是乌克兰暴乱的重演,但其实没用了,新台演不了旧戏了。

第二、想要与中央政府为敌、挑战中国整个国家,是选错了对手;姑且不论今日的中国,再倒推10年,回到“颜色革命”最高潮那几年,回到藏独、疆独暴乱最凶猛的那几年,中国也毫发无损;再倒推30年,回到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天安门事件”爆发、中国内外危机最为深重的那几年,中国也照样前进;香港反对派的暴乱频频挑战“一国”底线,污损国徽、扯下国旗,明显就是要越过特区政府,直接与中央政府打对手戏;不知他们认真想过没有:中央政府出手之时,不也就是反对派自己的灭亡之日吗?正如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杨光刚刚发出的警告:玩火者必自焚,该来的惩罚终将来到!

按道理,反对派们不至于看不出计划中这两个重大误判,因为“颜色革命”的失效和过时、中国政府的空前强大,都是的现实。但反对派们还是“霸王硬上弓”,硬要把暴乱不断推向升级,还自以为是胜利,看来他们的计划中还有一些“暗盘”,那么就帮着他们晒出来估算一下。

最明显的一个盘算,是他们认为美国和英国已经将香港确定为打击中国的一个战略棋子,所以当前的暴乱会得到美英两国的认可,成为总体战略的一部分;他们的各种极端行为的意义在于做戏给后面美英情报头子们看,便于他们进行评估,哪些动作可以继续做,哪些动作不行需要改进,等等,以换取更大的支持。

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看,反对派抱有这种盘算的可能性很大。他们不管其他地区“颜色革命”结局如何,哪怕各地的“西式民主”试验通通衰咗也无所谓,因为本来他们也不是真的要民主;只要美英打击中国的战略不变、只要香港作为战略棋子的地位不变,他们香港反对派的这碗饭就能一直吃下去。至于民族大义、个人道德、国家利益、香港未来等等,都不是他们。在他们的算计中,香港年轻人本来就是“绝望的一代”,就让他们做一世炮灰吧;泛民派议员们本来就是一群“为反对而反对”的政客,就让他们到时扑街吧;香港市民本来就是不懂政治的经济动物,就让他们同香港一起沉沦吧。

这个暗盘其实是个赌盘,本质在于押上他们自己的人格,押上香港一代人的命运,押上香港这个城市的前途,来赌一个他们既看不明白、也无法参与,更不能控制的所谓美英对华战略。

没关系,既然甘当赌徒,就要认赌服输,下面就来睇下这个赌局的胜算几何?首先,这个赌局最无把握的地方,当然就是美英打击中国这个战略本身的可靠性;香港反对派的主脑们大概没有几个人真的懂什么是大国战略,因为只需要懂一点就不会不知道这个当代国际关系史上的常识:西方针对新中国,70年来已经先后实施过对抗、封锁、接触、遏制全部四种战略了,已经没有新的战略可以采用了;而就是在这70年西方对华战略的一个轮回当中,中国从一个半殖民地的弱国,变成了世界超级大国;换句话说,如果美英对华战略能够成功,其实早应该成功了,不会等到今天美国已经开始快速衰落,英国早已经成了二等国家这个最没有希望成功的时辰。

再退一步,即使美英执意要把打击中国的战略进行下去,而中国也坚定不移地迎接挑战,一场大国间的全面对抗即将开始;这样一个新的国际形势真的意味着香港反对派会拿到赌桌上的好牌吗?当然不会,因为反对派们只要头脑清醒一点就不会不明白,香港实在是太小了,就算成为了战略棋局中的一颗棋子,其实也无足轻重;因为香港很快就会滑出中国一线城市序列,特殊地位即将丧失,仅存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并非不可替代,高高低低都在中央政策的取舍当中。不仅如此,再退一步讲,即使香港这个城市的沉浮被对抗双方看得很重,投入大量资源进行博弈,反对派本身在大国博弈中的地位又如何呢?自己看看自己的角色是不是很可怜呢?反对派主脑们把街头暴徒们当炮灰,难道他们自己不也是美英情报头子们的炮灰吗?甚至连炮灰都不如!因为卖身投靠的民族叛徒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最不值钱的人渣!

设想一下,假如香港不过就是被美英金融炒家当作对华金融战的一个阵地,利用香港股市震荡引发中国大陆股市市场震荡,制造资本外逃;在这样一个金融战对局中,反对派的“贡献”又是什么呢?还指望从金融炒家那里得到赏钱和提成吗?

也许香港反对派还不至于真的堕落到了这个地步,人们宁愿相信他们也许还有比当叛徒和赌徒这个盘算更高明一点的盘算;比如说,他们也许很有志气,并不真的要把自己绑在美英进攻中国的战车上,到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他们自己的本土战略,与外国没有关系。

好吧,甘当死士,视死如归,拦也拦不住。下面就来看看这个本土战略到底是什么?胜算又有多大?到目前为止人们看到的,是反对派一直在一意孤行地破坏香港法律和秩序,撕裂香港社会,搞垮香港经济,损害香港形象,基本属于一种自残行为,根本伤不到大陆;那么这种极端的自残手段又能够达到什么战略目标呢?据说这个战略叫做“焦土战略”,旨在通过毁灭香港来打击中国;一来证明中国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政策完全失败,引发其它分离势力的连锁反应;二来迫使中央政府不得不出手干涉,导致引火烧身,动乱蔓延到内地。

如果反对派的计划中真的包含这部分内容,那么现在就可以提前为他们奏哀乐、送挽联了,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见过螳螂能够挡住车轮的,何况是高速列车的车轮。

反对派们很可能始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政策的成功,并不一定要以香港的繁荣稳定为前提;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固然很好,香港走向自我沉沦、自暴自弃、变成乱港和废港,其实也没有损害到“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基本方针。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所谓“一国两制”,在《基本法》中是指第一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和第五条“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说得很明确,五十年之内,香港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但是现在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制度都出了问题,很多都在乱,香港非要跟着一起乱,当然就只能乱;《基本法》并未规定“一国”即可确保香港不乱。再说“港人治港”,港人自己治理自己,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治理,不需要中央按照社会主义政策来治理,当然也是无法保证不乱;香港非要跟着世界上那些濒于失控的国家一起乱,当然就只能乱。

所以,那种以为可以通过把香港搞乱来证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政策失败的想法,也完全是失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说得是制度安排,大陆和香港两种制度都成功当然最好,只有大陆的制度成功了而香港的制度走向了失败,不过就是说明资本主义制度不行,本来大陆也一直是这么说的。

当然,《基本法》的初衷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按照‘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针,不在香港实行社会主义的制度和政策。”如果最后事实证明这之间有矛盾,不实行社会主义的制度和政策就不能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那就在五十年后改过来,很简单的。

《基本法》第十四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第十八条规定: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这两条的启动按钮就在香港的街头,反对派现在一直在煽动学生和市民拼命往按钮上撞;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做好当螳螂的准备了。实际上中央政府完全可以对反对派的盲动置之不理;因为反对派的上述这些盘算,都太幼稚可笑了,最后的胜算全部都是零,不值得认真对待。国务院港澳办在新闻发布会上劝告:请广大香港同胞们冷静地思考一个问题:一旦乱局不可收拾,谁终将受害?谁终将受益?

反对派们也应该冷静地思考一个问题:胜算为零的赌盘,还要继续赌下去吗?

来源:《港真》作者: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