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止暴制乱 警队执法不须有心理包袱

港澳办和中联办日前召开联合座谈会,与约500名香港政商界人士会面,讨论香港局势。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会上指出,现时首要的任务是“止暴制乱”,并强调中央绝不容忍挑战“一国两制”的行为。这场政治风波引发的连串暴力冲击已经进入第二个月,参与人数虽然正在下降,但冲击却有不断升级之势,周一的全港性骚乱,更对社会的治安和秩序造成极大破坏。“止暴制乱、稳控局势”无疑是当前社会首务。

要果断执法快控快审

要恢复社会安宁与秩序,不可能靠暴徒的良心发现,也不可能通过退让、妥协,又或是一些企业的“息事宁人”就可以达到,一味退让结果只会令暴徒更加有恃无恐,更加得寸进尺,令违法冲击更加无日无之。要止暴制乱,关键在于警方的果断执法,在于司法部门的“快控快审”。

经过两个月的暴力冲击,市民都看到前线警员尽忠职守、任劳任怨、夜以继日地捍卫社会秩序,维护法治。但同时,不少市民都认为警员在处理多场暴力冲击时,确实是太过忍让、太过克制。例如在头几次暴力冲击时,警方基本上只是驱散暴徒而没有大举拘捕,甚至在暴徒两次围堵、破坏警察总部之时,警方依然忍让,没有进行大拘捕,令一些暴徒愈益有恃无恐,以为违法无成本。又如警方在武力上太过克制,在暴徒不断升级武力,甚至使用燃烧弹、强弓等大杀伤力武器之时,警员依然只使用催泪弹,没有升级武力,唯恐伤了暴徒,结果在沙田新城市广场一役,多名警员严重受伤。

最令人愤愤不平的是,暴徒有组织、有计划的针对警署以至警察宿舍进行暴力袭击,向警署及宿舍投掷砖头,恶意破坏,恐吓警队家属;暴徒围堵警署,并且向其投掷大量燃烧弹。这样的暴行,在全世界都会被视为叛乱、是一场武装革命,如果发生在美国,美国警察早已荷枪实弹还击,甚至出动军队平乱,绝不会有其他选择,更不会让他们为所欲为。但在香港,暴徒却可以接连破坏多间警署,将居住着大批警员家眷的宿舍搞得天翻地覆,使他们的安全受到极大威胁。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情况?为什么暴徒可以在社会上横冲直撞,任意瘫痪全港多处地区,阻塞公路、铁路、隧道,愈来愈无法无天?这是由于警队没有能力平乱吗?答案是否定的,香港警队不论训练及装备都在世界前列,香港能够成为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正显示警队的能力。暴徒可以在社会上有恃无恐,一个主要原因是警队实在是太过克制,在执法上有太大的心理包袱,初时只驱散不拘捕,又不敢在暴徒围堵警署前抢先攻击清场,往往要在暴徒完成破坏,肆意捣乱一段时间后,然后防暴队再出来,之后继续三令五申要他们离开,甚至为他们安排港铁回家,等了大段时间,之后才进行清场。这时一些暴徒已经离去,而警署及宿舍破坏已经造成,尽管可以完成清场,但已经付出代价和成本。

可以说,警队完全有能力在暴徒发难前进行清场、拘捕,只是由于各种心理包袱,或担心被一些媒体指责,担心被一些真假难辨的所谓街坊借题发挥,导致每次都要等伤害已经造成后才能清场,结果是令到一些暴徒真的以为警察难奈他们何。

止暴制乱是当前社会最大呼声,警署及警察宿舍更加不容许暴徒继续破坏,警队高层在这个时候更应有底气、有决心,有中央的支持,有民意的支持,理应让前线警员更加放开包袱、更加放开手脚果断执法:一是绝不容许暴徒再破坏警署,暴徒一集结警方就立即进行清场,不论任何人违法一律拘捕。二是尽快升级装备,包括在前线配置“颜料枪”,将暴徒进行辨识,继而作出拘捕,并且及早让水炮车出动作准备。三是明确反驳社会一些谬论,例如乱港派不时指警方使用了多少催泪弹。但其实催泪弹根本就是最保守的武器,只是作为驱散之用。乱港派要求不用催泪弹,等于是要求警方高举双手投降,否则什么都不能用,又用什么去驱散暴徒?这些警方必须讲清楚,不要让乱港派误导。

面对当前危局,警队是捍卫香港法治和秩序的重要防线,警队高层必须拿出意志。一些媒体不断作出对警队不利的报道,乱港派企图以各种手段打击警队,其目的就是要打压警权,摧毁香港安定的基石。不论前线警员如何克制、忍让,这些人总可以鸡蛋里挑骨头。既然如此,警队就应该无所畏惧,要敢于亮剑,敢于坚决执法,要大举拘捕违法者,让暴徒知道法治界线不容逾越,令乱港派知所进退。

勿再放任乱港政客

值得指出的是,在近几次暴力冲击中都有乱港派政客被拘捕,这不但说明警方执法愈来愈有底气,更暴露乱港派政客不只是纵暴,更是亲身参与暴力,一些区议员更公然配合暴徒的围堵警署、袭击警察宿舍的行动,这些都有大量短片作证据,警方应该将这些政客绳之于法。只要警队高层坚定不屈,只要警队执法不须有心理包袱,显示出违法必究的意志,暴徒自然不敢再造次,这样才能有力地止暴制乱。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