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香港“黑色革命”已离死不远

今年3月以来,在美国等若干西方国家策划下,“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以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为突破口,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积极组织谋划“颜色革命”;6月9日大规模游行紧接暴力冲击警方,标志着这场“颜色革命”终于爆发。我以为,鉴于参与者普遍穿黑衣和戴黑色口罩,应称之为“黑色革命”为宜。

从6月9日至6月底是“黑色革命”第一阶段,“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的主要口号是“反送中”。尽管6月15日行政长官宣布暂缓《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审议,但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得寸进尺,企图迫使特区政府接受他们的所谓“五大诉求”。

中央绝不让乱港派得逞

7月1日,极端激进分子攻入立法会大楼,大肆破坏大楼内各项设施,掠走一批文件和电脑,尤为恶劣的,是涂污立法会主席座位上方的香港特区区徽。在立法会大楼外旗杆上高挂的国旗则被换成黑旗,一旁挂着的区旗被降半旗。这一切,意味着“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已将矛头由反修例,转向直接反对特区政治制度和国家,从而,标志着“黑色革命”转入第二阶段。

7月15日,我在本栏发表《警惕香港无政府主义冒起》,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机器已难以正常运转,这是特区成立22年前所未见的。在2014年长达79天的‘占中’行动期间,反对派尚留出通道允许公务员正常出入政府总部。这一回,建筑造型为‘门常开’的金钟政府总部,多次不得不‘门紧闭’。”“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权威已陷入低谷,这也是特区成立22年前所未见的。”“目前的‘僵局’如果得不到新办法来挽破,香港则将向无政府状态滑去──政府无力管治,越来越多人挑战政府管治。这也就是为什么7月1日洗劫立法会大楼的暴行没有引起民意逆转的底蕴。”

可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7月21日,“黑色革命”进入第三阶段。是夜,极端激进分子包围中联办大楼,涂污国徽,涂写侮辱中华民族的文字,并且,开始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这是“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于2016年发动旺角暴乱时首先喊出的口号。“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把他们发动“黑色革命”的宗旨彻底暴露,反修例是借口,最终目标是“港独”。

为实现“港独”,“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必定也必须先瘫痪特区政府并架空中央。为此,“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企图借助他们暂时占上风的政治形势,逼迫特区政府成立由同情和支持他们的人士主导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夺取3月以来香港政局演变的话语权。如果他们的图谋得逞,那么,“黑色革命”就将由“黑”变“白”,“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就将被打扮成“天经地义”。

从7月21日以来,无政府状态进一步加剧。“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公然蔑视警方反对通知书组织非法游行。极端激进分子的暴力行动不断升级,甚至以武力攻打警署。尤其,一部分公务员公然违反“政治中立”,组织联署和集会,反对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

“黑色革命”为美利益服务

必须指出,与美国策划的其他“颜色革命”大体为非暴力形式不同,“黑色革命”以主要是非暴力形式开始,但是,暴力愈益变成主要形式。这是因为,美国策划的其他“颜色革命”,面对的是一系列虚弱的国家政权或国家政治制度,“黑色革命”面对的是强有力的中国政府和中国政治制度。中央岿然不动,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抵制“拒中抗共”政治势力非分之想。于是,后者只能撕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面纱,诉诸暴力。

面对铁一般的事实,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回答记者问时称,香港的暴乱(riots)已持续一段长时间。特朗普认为这是香港和中国之间的事,而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必须自己解决,他们不需要别人建议(They don't need advice)”。

香港有媒体就特朗普的这一表态提醒“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不要再对美国政府的幕后支持寄予厚望。这是一个剀切的评析。美国所策划的所有“颜色革命”都是为其国家利益服务,而“黑色革命”则是为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后,视中国为主要对手服务。然而,美国全面遏制中国也需要把握节奏,何况,在香港与北京的较量,只是华盛顿与北京全面较量的一小部分。特朗普争取连任美国总统,不是美国国家利益所必须,却是特朗普认为令美国更加伟大之必须。于是,他急于要求中国增加对美国农产品的进口,以利于他争取美国农民的选票。在这样的背景下,“黑色革命”可能被很快遏止。

作者:杨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