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李光耀是如何对付美国干预的?

香港乱局日趋严重引发各地关注。然而谈香港问题,新加坡媒体却想起了李光耀,8月10日联合早报刊发《想起李光耀》一文,拿李光耀做法比照香港乱局。着实令人回味。

美外交官插手选举被逐

文章云,从新加坡的角度来看,香港乱局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为何香港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外国人公开介入香港的示威而无所作为。在上世纪80年代,新加坡曾因为美国驻当地使馆的一等秘书亨德里克森接触反对党领袖,企图影响新加坡大选,而以“干预我国内政”把他驱逐出境。政府以坚定立场维护政治的廉洁,强调新加坡的政治是新加坡人的事,任何抱着政治议程的外国政府和外国组织都不准来插一手。领导人必须展现魄力和施政效率,才能看好自家门户。除了政治议程之外,外人通过参与或资助的方式介入本地社会运动,也会触动新加坡政府的神经线,政府会毫不犹豫地作出果断的反应。如两年前,2017年5月,政府收紧外籍人士参与公共集会的规定,在“公共秩序修正法令”下,只有公民和永久居民才能参加“演说者角落”内举行的集会或游行。

笔者之所以大段引述,不言而明,此文章说到今日香港乱局的要害。

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8月7日指出,当前香港事态发展,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中央正从“战略和全局高度”研判部署。既然判断香港事态已属“颜色革命”,那么,就不能听之任之。说香港事态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港媒点出其特征,6月市民两度和平游行,但“7.21”包围冲击中联办确是分水岭事件。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冲击活动,乱港派在示威中冲击警署、破坏汽车、多处纵火,堵塞道路、四出围堵隧道、包围警署、对持不同意见的市民作出恐吓。“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口号愈喊愈响。连美国总统特朗普接二连三表态称:“香港目前进行的是暴乱”。香港抗议活动的暴力化严重打击了法律的权威。如果香港局势就这么演变下去,这座城市最终可能丧失掉竞争力,那将成为香港最大的噩梦。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指出,玉石俱焚的方式只会将香港推上不归路。

一个文明法治的社会,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和平理性表达诉求是基本要求。暴力没有任何借口,法治底线不容侵犯,国旗不能随便拔掉污损。对暴力妥协、辩护、美化和纵容,只会使极端暴力行为不断升级。如果再任由他们肆意践踏香港法治,香港优势、香港竞争力都将受到侵蚀。西方国家对他们内部的暴力示威活动持坚决打击态度,英国2011年对伦敦暴力示威的定性极其严厉,对示威者的追究毫不留情,可谓西方打击内部暴力示威的典型。2016年美国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警员开枪打死黑人甚至引发大型示威骚乱,州长沃克更下令动员国民警卫队协助警方维持秩序。

对于香港人谈民主追求民主,李光耀生前多次毫不客气地泼冷水。1992年李光耀在香港大学的演讲录影最近不断在网上流传,显然是因为香港今天出现了乱局。李光耀说过:“香港只适合发展经济而不是搞政治的地方”,他当年的大白话大实话,得到今天香港乱局的印证。

记得生活在台湾多年,素来口没遮拦的台湾著名人物李敖2011年来香港参加书展,谈论香港民主时,抛出一句“香港搞扩大式民主活动不值得”之话令人回味。李敖之所以尖锐地批评“香港扩大式民主不值得”一个根据是,港英管治香港155年,只给香港法治,却没有给民主,这倒是实话。事过几年,香港的所谓“民主说”印证了李敖的判断。

维护主权才能解决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又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自己会处理,不需要别人建议”;又说:“我对香港的情况并没有太过关注,不过我觉得中国在这件事上是负责任的,中国表现出了很强的责任感。”特朗普还指出:“香港警方在面对示威者时采取了非常柔和的应对措施。”

特朗普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人们评判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处理香港问题的基点。只有站在这个基点上才会理解中央对香港政策的必要,才会认识“一国两制”的伟大与务实,才会真正认识“港独”的极端危害。

在香港问题上,中央政府的立场非常清楚,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中国政府绝不会允许任何外部势力插手香港事务,更不允许任何外部势力企图扰乱香港。显然只有站在“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立场才能真正解决香港问题。

人们在评估猜测张晓明8月7日谈到“中央对香港局势不会坐视不管”这句话含义,更多分析中央会否“介入”。尽管张晓明没有明说,却引用了已故领导人邓小平1984和1987年的讲话。

邓小平在1984年说:“不能笼统地担心干预,有些干预是必要的。如果发生动乱,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预。”“在香港驻军还有一个作用,可以防止动乱。那些想搞动乱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国军队,他就要考虑。”他在1987年则指出:“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那个时候,北京过问不过问?如果中央把什么权力都放弃了,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混乱,损害香港的利益。”其实国务院港澳办旨在说明邓小平早已公开谈过什么情况下要干预。因此香港主流媒体8日社评语重心长劝告,过去二十一年,虽然香港民主路荆棘满途,然而港人至少得享高度自由,为免“一国两制”变味,各方需要认真思考如何制止局势继续恶化。

作者:冯创志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