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记者代入暴徒 如何持平报道?

在这场反修例风波中,一些前线记者彷彿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对于连串暴乱的搞手、始作俑者,令到社会秩序和安宁荡然无存的暴徒,这些记者不但没有丝毫不满,反而对加害者产生了强烈情感,并且深信加害者的想法。这些记者部分是由于个人偏颇的政治立场使然,也不排除部分是被现场的环境影响,因而患上“反修例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记者有自身政治立场不足为奇,但却不能因为自身的立场而影响专业操守,甚至与暴徒连成一线,利用记者的身份为暴徒发声,为暴徒张目,对政府和警队则有了偏颇立场。在这样的心态下,记者还如何中立持平报道?更有某些记者,甚至公然在网上撰文强调自己与暴徒不割席,更加是政治上脑,政治蒙蔽了专业,这不但反映这些记者的不专业,更反映某些传媒机构的不专业,自甘成为某些政治势力的喉舌。

昨日特首林郑月娥举行行政会议会前记者会回答传媒提问,特首答覆是否令人满意见仁见智,但令人侧目的是一些前线记者却并非提问,而是利用记者会作出各种攻击和批评;他们忘却了自己的记者身份,充当起评论员,对于不满意的答案,他们随即“义愤填膺”、反唇相讥,将记者会变成辩论会、批斗会。

在记者会结束时,更有记者大声问特首几时死,这些还算是问题吗?这根本就是恶意攻击,犹如泼妇骂街。在美国,就算记者对特朗普如何恨之入骨,也不会在记者会上问他几时死,这不是因为对特朗普的不满还不够,而是许多外国记者始终还能守着传媒的基本操守和界线,不将自己的情感、政见带到工作上,问问题就正经问,而不是借提问来作人身攻击、作个人发泄以至政见宣示,这些行为不过暴露这些记者的水平和操守。

最令人侧目的是,有记者作出这样不专业、违反操守的提问后,竟然得到一些前线记者的掌声,包括港台记者陈妙玲。从传播学来看,这条所谓的问题好在哪里?实在令人不解。不过是因为记者可以藉此机会当面羞辱特首而已,这些根本不是提问而是骂街。

无视操守不配当记者

原来在一些记者眼中,记者的最大作用和贡献就是羞辱特首,请问妳是做记者还是乱港派政客?最离谱的是,她更指“呢场运动最令人感动是香港人的精神,即系‘兄弟爬山’、‘不切割、不笃灰、不割席’,相信曾经参与、采访、食过催泪弹的各位行家,都感受到,‘和理非’对勇武派的包容,是we connect的原因,希望这种精神可以感染埋我哋的行业。”最后她更强调“不切割、不笃灰、不割席”云云。

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到,她是如何认同、高度评价暴徒的行径,更希望可以“感染埋我哋的行业”,至于“不切割、不笃灰、不割席”正正意味她将自己视作暴徒一员。这些言论出自市民、出自任何一个乱港派支持者口中,一点问题都没有,人各有志,喜欢做暴徒也是个人选择。但陈妙玲是公营电台记者,拥有第四权,她如果对于政治事件、对于一些人早有定见,早有既定立场,试问还怎可能中立报道?现在不是要求记者与暴徒割席,只是要求他们在采访时不要代入得太严重,将自己变成暴徒的发言人、代言人,不要把自己当成新闻的一部分,这样的要求也太高吗?

真正记者负有采访之责,但同时需要紧守新闻专业操守,其中最重要一条是:“新闻记者的工作是采访新闻,而不是成为新闻事件的本身”。但一些记者却忘记了新闻操守,不单在报道新闻,更要成为新闻本身,代入到这场冲突,这些行为是一个记者应做的事吗?

最后陈妙玲说不想为了所谓的“形象”而成为政府的宣传“帮凶”,而她也补上一句“可能我从来都无”。你自己没有形象是自己的事,但却不能因此损害记者的专业形象,况且你后面还有一个港台,是否港台也不用再顾及形象,在关键时候连最后的遮丑布都要除掉?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