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香港黑衣暴乱的“乌克兰化”

国务院港澳办和中联办上周在深圳共同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500多名香港政商界人士出席。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会上指出:“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这句话说得很重,但张晓明主任并没有直接说香港已经发生“颜色革命”,依然为暴乱的定性留有余地。

香港是不是已发生“颜色革命”?不同人有不同的观点。但香港现在动乱确实带有明显“颜色革命”的特征。

首先,挑战国家主权,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一般情况下的“颜色革命”的诉求都是推翻政府。但香港主权属于国家,“颜色革命”的诉求则转变为搞“港独”,否认国家对香港的主权,挑战“一国两制”底线。

在这场政治风波中,大部分示威者都不是“港独”分子,但确实有小部分人做出污损国徽、侮辱国旗等挑战国家主权的行为。有舆论为此辩护,认为示威者的本意只是泄愤,并非要挑战中央的主权。但即便他们只是年少无知,这样的行为在中央看起来属于什么性质才是最重要的。

国旗与国徽的重要性不在于“实际价值”,而是象征意义。这就说明为何使用、制造、保护国旗及国徽需要另行立法规管,而并非纳入《刑事罪行条例》规管范围。《国旗及国徽条例》是在香港特区实施的全国性法律,条例规定“任何人公开及故意以焚烧、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等方式侮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第5级罚款及监禁3年。”因此,污损国徽、侮辱国旗是挑战“一国两制”底线。

其次,喊出“革命”的口号。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近日成为示威和暴力冲击的口号。口号带有“革命”字眼本来就容易和“颜色革命”拉上关系。即便有人辩护“革命”有很多含义,不一定是“颜色革命”,为“避嫌”之故也应该避免使用这种含义不清的口号。更何况,该口号背后还有深一层的象征意义。

该口号原本是“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的竞选口号。在2016年旺角暴乱期间,暴徒同样高呼该口号。此后,该口号就成为“港独”分子的“图腾”。它现在成为示威者的主流口号,背后有谁在推动不得而知。反正,在特首林郑指出这个口号带有挑战国家底线的意味后,不少乱港派分子纷纷提出停用该口号,“港独派”评论家随即跳出来指责对方“切割”。这样看来,不难看清“港独派”利用示威活动推动“港独”之心。

第三,暴乱的形式已经“乌克兰化”。

踏入7月,暴徒的行为越加激进。在这场风波发生初期,暴徒只是做出涂鸦及破坏公物等“对物不对人”的暴力行为,现在已演变为街头暴力,警署、警察、警察宿舍都成为他们的攻击目标,暴徒甚至向警署投掷汽油弹等。更有暴徒破坏交通灯、阻碍港铁运作、堵塞红隧入口、瘫痪香港国际机场运作。这些行动不但超出了正常表达意见,还超出了公众容忍程度。他们与警察对垒的情况不禁令人想起乌克兰的街头对垒状况。

第四,西方势力的介入。

众所周知,“颜色革命”离不开西方介入。从这场风波一开始,西方反对声音就不断。不少乱港派政客纷纷到外国“唱衰”香港、要求外国制裁香港。中央和特区政府则一再强调香港内部事务,不容外国干涉。然而外国政府却无视中央和特区政府的警告,不单高调、高规格接见香港乱港派头目;英国外相日前更无视“一国两制”原则,亲自致电特首林郑月娥,企图向她施压。

自美国发动贸易战以来,国际形势发生深刻转变。中美从“互相依存”转向“对抗”已难以避免。正如一些评论认为,香港已成为“中美对抗的新冷战前沿”,对中美对抗大势起到不可忽视的杠杆作用。

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说:“香港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他们不需要别人的建议”,并要求美国官员低调处理香港问题。随着美国宣布再向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后,中美贸易谈判实际已破裂,美国对香港的政策可能巨变。

可见,张晓明主任的定性是正确的。香港形势虽还不是“颜色革命”,但已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需要看到,很多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最初也是从示威抗议开始,一般的参与民众只想改善政府施政,未必从开始就想发动“革命”。但随着形势演变,整个运动已不受控制,最后却不由自主地走到“颜色革命”的路上,最后“玉石俱焚”。这是大部分人都不愿看到的,香港不能重蹈覆辙。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