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黄记者咒特首“几时死” 不专业零操守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3日在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时,有部分记者情绪激动、提问偏激,攻击警方的执法行动是“下三流”手段,更有甚者,有人叫嚣:“林太,好多市民问你几时死呀?”对此,新闻工作者联会昨日发出声明,强烈谴责这种恶意辱骂、侮辱人格的言行,有违新闻从业人员起码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准则。多位资深传媒人表示,有记者在提问时越来越激,更挑动情绪、咒骂官员,绝非客观采访报道的应有的行为。

■特首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有記者表現得毫無專業道德。 中通社

■特首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有记者表现得毫无专业道德。 中通社

林郑月娥昨日在会见媒体时,部分记者以“审问”和“责骂”方式追问,有人更屡屡打断其回答,而现场工作人员数次尝试维持秩序依然无效。在答问环节开始时,有记者情绪激动,声称警察“公然插赃嫁祸”,执法时是“行刑式、无底线”,用“下三流”手段解决冲突云云,更将矛头指向林郑月娥,声称她“发动了文革式人民斗人民的方法去挽救你自己垂死的政治生命”。有人在记者会结束、特首转身离开时更叫嚣道:“林太,好多市民问你几时死呀?”

新闻联昨晚在声明中指出,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其间讲话时有传媒记者以审问和责骂方式追问、打断特首回答。当记者会结束时,更有记者高声叫嚷“你几时去死”,“这种恶意辱骂、侮辱人格的言行,有违新闻从业人员起码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准则。本会予以强烈谴责!”

新闻联认为,作为新闻从业人员,在向采访对象提问时应尊重对方,应从为公众传递客观、公正、全面的信息角度去提出问题,个人的情感和立场不能凌驾于媒体对公众的责任之上。“今次个别记者屡次打断特首回答,甚至进行人身攻击、撒泼谩骂的言行,实在是十分无礼,十分缺德,令人不齿!”

行政會議復會,社民連長毛等踩場請願。 香港文匯報記者攝

行政会议复会,社民连长毛等踩场请愿。 香港文汇报记者摄

该会呼吁媒体同行要秉持传媒的专业操守,采访时注重起码的文明举止。在当前,更应保持理性客观,勇于承担社会责任,支持止暴制乱,共同守护香港。

业界惊愕:咁都问得出?

立法会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议员马逢国表示,留意到近期有传媒出席官方记者会时,提问会投射出自身政治立场:有人屡次打断有关官员回答,有人甚至对官员进行人身攻击,令记者会沦为“批判大会”,“这种情况实在有违传媒客观专业操守。”

他强调,传媒即使有政治立场,提问时也要基于事实,避免情绪化,不要人身攻击,也不应“围剿”受访者,容许其他传媒有机会提问;负责记者会的新闻处官员亦应维持现场秩序,随时提醒记者避免有过火举动。

香港中观研究所所长刘澜昌表示,记者采访报道要严守“客观中立原则”,而有关记者是代表某一政治立场提问,挑动情绪、咒骂官员,绝非客观采访报道的应有行为。

他强调,记者在采访时不能保持冷静、控制情绪,会破坏自己和所代表机构的公信力,“客观中立的报道才会有市场。”同时,主持记者会的新闻官要严格维持秩序,对动辄就打断回答、阻碍他人发问的记者,可以请他们离场。

树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系主任梁天伟直言,有记者叫嚣“林太几时死”是不应该的,“今次有行家问问题越来越激,立场太过鲜明,不是这么理想。”

他表示,记者即使不满政府官员回答的内容,但过于偏激的提问会“有失身份”,从专业角度讲,提问应该要有“界线”,“特别是问‘几时死’,咁都问得出嘅?”他希望行家在采访时礼貌些,“大家唔好咁激,要专业去睇。”

记协“闹情绪”包庇语言暴力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则称,当日有“相信是记者的人士”在特首结束记者会离开时大声叫嚣“有港人问佢几时死”,“该人士做法会令人对记者产生负面观感”,“实属不幸”,“(记者)应留意问问题时,会否令人觉得情绪化”,并声言特首和警方在记者会上“多番回避问题”,前线记者采访示威活动时又遭警方“施暴”,部分记者“有情绪”是可以理解的。

捣乱记招 侮辱同行

在昨日下午警总例行记者会结束后,警方代表正离开记者室时,一众香港记者即离座尾随,更不断高声、尖叫地诘问,言行举止粗鲁恶劣。在场的新华社记者愤慨直言:“原来这就是香港记者的素质!”

8月13日,警方召開記者會,警方公布最新的拘捕情況,一名女子10日晚上於尖沙咀使用“鐳射槍”照射警員,涉嫌襲警被捕。11日晚有大批示威者包圍尖沙咀警署,當中有16人因非法集結被捕,另有一人因涉嫌暴動被捕。 香港中通社

8月13日,警方召开记者会,警方公布最新的拘捕情况,一名女子10日晚上于尖沙咀使用“激光枪”照射警员,涉嫌袭警被捕。11日晚有大批示威者包围尖沙咀警署,当中有16人因非法集结被捕,另有一人因涉嫌暴动被捕。 香港中通社

有几名香港记者质疑对方何以要说普通话,新华社记者立马回应道:“这里是中国香港,为什么不能说普通话?”有人觉得理亏,遂用普通话回话,但其回话毫不专业,只是诋毁对方道:“你收了多少钱?”新华社记者为免引发冲突,只得一边离场一边重申,“这里是中国香港。”

其间,有警务处工作人员试图制止挑事的香港记者,该记者即胡搅蛮缠称,“我哋冇嗌交,我只不过是声大。”挑起事端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香港传媒界为何形成如此风气,值得全社会共同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