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纵容机场暴行 香港法治必失守

8月13日在香港国际机场,一位深圳旅客,因被怀疑是内地公安而遭到非法禁锢、搜身、虐打等;一位《环球时报》记者,因支持香港警察及被怀疑为假记者而遭遇相同的暴力对待。

我从未想过会在香港见到这些。事实上,我从未想过会在任何一个高度文明的城市见到此种情状,尤其是以法治、安全和包容著称的香港。

先说说当日旅客无法离港的问题。自示威者堵住离港大堂后,多数旅客就陷入滞留状态,即使航班没被cancel(取消)的旅客也不被允许通过,有旅客成功闯过示威人群,也有旅客失败,双方发生激烈摩擦。对大部分旅客来说强行进入离境通道是困难的,因为需要越过三重障碍:铁栏、行李车防线以及示威人群。

集体不间断折磨内地旅客

面对混乱的现场以及迷茫的旅客,示威者不断重申自己设障的合理性,认为只有自己才处于退无可退的弱势位置。

试问:阻拦他人自由出行的权利,算不算一种伤害?无视他人想回家的愿望甚至要求,算不算一种伤害?在封闭环境下以群体声音淹没对方,一遍遍没有感情喊着“Sorry(对不起)”,消磨对方的体力和精神,算不算一种伤害?

如果说这些尚且没构成肢体上的伤害,而接下来发生的暴力行径,足以挑战文明社会的底线,并迅速造成香港与内地民众不可复原的撕裂。

一位到机场送朋友的深圳旅客,在这个“亚洲最安全城市”,遭遇了可能是他这一辈子最严重的安全危机及非人待遇。(有关《环时》记者的事情始末及讨论已经很多,此文就不详述了)

遭人用索带绑起手脚:绑得很紧,青筋暴起,后来有人帮他剪索带,我以为是全部剪开,没想到那人向人群确认:只剪一条对吧?

被凌辱:有示威者要求他作供,以各种肮脏的用语骂他;该旅客蹲坐在地上时,有男子骑在他的脖子上;有人揪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扳起来;人群中传来高亢激昂的“游街,游街,游街……”,以及一些笑声、掌声。

被殴打:各个角度的拳打脚踢,以及用手肘勒住脖子。有示威者尝试阻止但不果。

被淋水,更数度被强光(手机电筒及闪光灯)及镭射光射眼。

被翻证件、被人肉,示威者向传媒公开其所有个人隐私资料,及以上全部过程。

男子有意识的时候一直低着头,试图捂着脸,面对四面八方指骂式的追问,一言不发。

可笑的是,这一切的导火索只因为在场人士的无知,认为证件上印有“公安”二字便是公安身份证明,并进而因其身穿黑衣认为他假扮示威者。但是否又真的如此无知?又是否真的坚信自己的怀疑?是或不是又怎样,一切如CNN记者James Griffiths当时在Twitter写的那样:Its all so ugly and angry and nihilistic. Asked kids who said he was faking what if he wasn't, they said who cares. Asked what if he dies, who cares. Asked them what they think will happen if he is a cop and he dies, "so they shutdown HK? Good! We are ready for it, we want it."(眼前这一切都是丑陋,愤怒和虚无。问到的年轻人如果他(深圳旅客)不是公安怎样,他们说谁在乎。他们根本不关心对方的死活。当被问及如果对方是一名公安并且被打死时,他们认为会有什么后果,他们的回应是:“他们正好可以将香港封了,我们准备好了,我们就是想这样。”)

群体性暴力一旦开始就难以停止。示威者们全部对准眼前这个和内地公安似乎有所联系的陌生人,不遗余力地折磨他。什么手法不要紧,什么结果也无所谓,因为他在示威者眼中已不再是人类,而是象征着内地公权力的靶心。

所以,对他的救援也是不被允许的。越来越多的人包围起他,现场混乱至极,传媒包围采访他,不间断的肢体暴力对准他;他的呼吸空间非常有限,在逼仄的险境里一度昏厥。而示威者阻碍救护人员前往救援,之后更阻碍他上救护车。最后在警方的协助下,用近4小时才将他解救。

我猜在这场漫长的“私刑”中,双方眼中所见,都不是“人”。

该旅客受到的不公待遇,迅速引起了内地社会及舆论的关注、担忧和愤怒。而之后《环球时报》记者说出的这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更是以无奈中的无畏之姿,造成了燎原之火般的传播势头,一瞬间点燃了内地民众对于同胞、香港警察以及国家的共同感情。

这一晚,众人纷纷表达出自己的意见和情绪。毫无疑问,这种原始而野蛮的暴力,震惊了所有以香港为家园和对香港充满向往的人。

图以语言伪术弱化暴行

另一边,示威者也在连登紧急讨论,如何将13日暴行变成中共阴谋论、加大“警黑合作”的宣传力度以及如何以退为进继续得到市民支持。14日,他们发出了如下道歉:“对不起,我们冲动了。”“我们面对极权以卧底形式渗透及煽惑,竟按捺不住以愤怒过激的方法去回应。”“我们应保障旅客离港的权利,协助医护人员进行救援工作,尽量不阻碍记者工作。”

不好意思,我实在觉得虚伪。没有人对前一晚的暴力行为感到抱歉,没有人对那位受到生命威胁的深圳旅客道歉。不仅没有,还企图将所作所为设计成“中伏”下的“冲动”、将近乎恐怖主义的手段弱化成“失误”。

表面像在道歉,本质还是诉苦,希望继续得到市民的支持。毫无坦荡可言,也一贯的,毫无善意可言。

事到如今,如果真的还有人以为这是一场实实在在为了自由和民主的运动,并以“冲击不可避免”、“理性无效论”、“没有完美受害者”来体恤示威过程中广泛而激烈的暴行和仇恨,我只能说,利己的自由不代表自由,唯我的民主也不属于民主。

尽管这场去中心化的运动,已屡次在激进分子的骑劫下,直奔流血事件而去,且在8月13日这天,走到了近乎恐怖的地步,但“不割席”依然是这场运动的原则大旗,即是无论发生什么,处于运动中的人作为一个整体,对其中所有个体行为都给予默许。并在发生了8.13这样的事件后,哪怕颠倒是非黑白也要营造利于自己的局面。加上被“新闻自由”杀死的新闻伦理,部分民众经历着比洗脑恐怖一百倍的感受。

如今示威者们互相给彼此加油:“核爆都唔割”。

但我相信会不断有人看清,8.13这一晚在香港机场发生的事,是近乎法治、民主、教育、人性的全面失守。不与其割席,就是其中之一。

来源:大公网 作者:孟武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