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香港教协”扬言九月罢课,港教育局及教育团体发声

原标题:“香港教协”扬言九月罢课,香港教育局及各教育团体发声:决不容许政治颠覆校园!

1

近日香港街头暴力事件祸及年轻学子,“香港教协”更扬言9月发起罢课,图谋将政治带入校园。临近开学,香港教育局、各教育团体、多所学校纷纷作出周密安排,表态决不容许政治颠覆校园。

微信图片_20190817092226

△ 图 | 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早前在社交媒体发布诅咒警察子女“活唔过七岁”留言,令人担心该校的警察子女或会被欺凌,教育局要求各校特别关注类似事件

止暴制乱

香港教育局就近日事件及开学情况,最近开始约见办学团体、学校议会等商讨对策,就学校应如何应对近两月发生的社会事件进行交流。

香港教育局立场明确:教师不能借“政治诉求”告假反对教师罢课,并就如何处理师生罢课提出不少建议,包括学校需协助学生平复情绪,保持平常课堂运作。若学生要求参与罢课,并出示家长信请假,学校需先与学生进行沟通,衡量是否接纳,同时也要提醒学生,参加社会活动时的安全和法律责任。

微信图片_20190817092230

△ 香港教育局  资料图 | 来源:港媒

此外,教师要驻校留守照顾学生,若要缺席请事假,须根据COA指引,即一般受理情况是红白二事或参加子女在外地的毕业典礼,但不适用于参与政治诉求;若老师坚持,必须以无薪假形式申请。

学校需关心教师及学生情绪,可寻求教育心理学家提供支援及辅导,在学期初面对各样诉求时,要先与教师、学生讨论如何处理诉求。

要求各校留意警队子女被欺凌

当局特别提醒学校,需注意警队子女被欺凌事件,及时纠正,教师也不能针对不同政治立场的学生。当有地区性冲突发生时,学校首要保障学生安全,听取分区警署建议,并联络分区教育主任,但学校是否停课,需按教育局指示而定。学校也应注意校舍使用情况,避免被人用作激化社会矛盾的地方,并禁止人士携带或藏有对人身安全有威胁的物品。 

微信图片_20190817092233

△ 此前,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诅咒警察子女“活不过7岁” | 来源:港媒

教育局表示,长远希望因应需要调整通识教育,同时也会加强价值教育,例如今年QEF(优质教育基金)推出题为“感恩珍惜,积极乐观”计划,每项申请上限为20万元,未来也会加强国情教育和基本法教育,加深学生对国家更全面认识

校长反暴:不容政治颠覆校园

面对政治入侵校园,近30个教育团体昨日发表联署声明,呼吁教师紧守岗位。多位校长也表明若有师生罢课,会依从学校指引处理,决不容许政治颠覆校园

陈树渠纪念中学校长招祥麒认为:

学校应按既定行政方法处理开学及正式上课,教育界必须恪守本分,如有个别学生有特殊需要,才个别进行适当辅导和引导

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表示:

家长可向学校查询有何指引,若学校未能协助,则转而向教育局查询,有关当局有责任帮助家长处理有关问题。

至于学校如何处理罢课情况,邓飞直言所有师生的请假手续会依既有程序处理,否则人人旷课当罢课缺席,将难以收拾。

中大港大理大取消开学礼 免被“骑劫”

考虑此前多间高等院校的开学礼上,有学生致辞时谈及“港独”等言论,多所院校决定取消2019年开学礼。

微信图片_20190817092236

△ 香港大学2019新生注册日 | 图片来源:香港大学官网

香港大学日前公布取消原定8月28日举行、有近20年历史的开学礼。香港理工大学也公布“没有举办迎新礼,但各学院与学系已为新生安排不同形式迎新活动”。继香港大学及香港理工大学后,香港中文大学15日宣布取消原定9月2日举行的本科生开学礼,改由各学院安排迎新活动,但校方没正面回应取消原因。有消息指,学界正部署9月2日在中大百万大道举行罢课集会,未知校方是否因此取消开学礼。

微信图片_20190817092239

△ 香港中文大学资料图

关于其他院校的开学礼安排:

教育大学:为协助同学尽快投入校园生活,今年将透过“迎新日”及由三个学院举办的“开学礼”欢迎新生;

浸会大学:暂定9月3日举行开学礼,发言人表示会考虑所有相关因素然后作出决定;

城市大学:会检视有关事宜;

私立恒生大学:无特别通知取消;

科技大学:据了解校方一直没举办大型开学礼。

《大公报》发表评论文章

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制造“废青”

二个多月来,香港被暴力气氛笼罩。近日更发生黑衣人瘫痪机场,暴徒非法禁锢、围殴内地旅客的恶性事件,令人发指!令人痛心!令“平安之都”的香港脸面丢尽!

然而,在香港社会,对这些以年轻人为主的暴恐分子是不是“废青”,还有不同看法。我们先看在这场旷日持久的骚乱当中,极大多数年轻人充当了主力,警方日前已拘捕700多人,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这些年轻人思维混乱、言语粗暴、行为暴虐、没有底线。应该说“废青”是对其最恰当的称谓。他们一边高喊“人权”,一边侵犯他人的人权;一边“争取自由”,一边妨碍他人的自由;一边声言“爱香港”,一边破坏香港;一边要求特首接受他们的诉求,一边拒绝与特首对话……凡此种种,令人感到这是一个魔鬼附身的脑残群体,只有“废青”才会这样只会发疯,不会思考。

那么,是谁制造了这批“废青”?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是罪魁祸首!

“通识教育”的初衷是要学生掌握分析社会时事的能力,建立正面的价值观。然而,由于教学设计的缺陷,令该科目变得莫名其妙。

设计缺陷 埋下隐患

首先,这个科目变得十分重要。回归前,“通识教育”只是选修课,2009年开始列入必修课,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2012年开始,“通识教育”被列入香港高考必考科目。科目重要性可想而知。

其次,这个科目变得十分空洞。“通识教育”包含个人与人际关系、香港、中国、全球化等六个单元,但仅有一个课纲,没有固定的教学范围,甚至也没有课本,可以说:“六神无主”。

“通识教育”的初衷是好的,但在欠缺一套完整观察和思考方式的情况下,片面提倡多元思考,结果学生的价值观无从建立。如果将“通识教育”比喻为造大厦,逻辑是支柱,理论是横梁,现实资料是建筑和装修材料。逻辑有问题房子就要倒下来,理论出错,那一部分就支撑不起;空有逻辑和理论而没有准确资料,大厦只能是个空架子,三者缺一不可!由此观之,“通识教育”实质上是微缩版的社会学,对教师的要求是很高的。

由于一般教师并不能胜任“通识教育”的教学。结果是“通识”变“通俗”。讲一些貌似贴近生活、紧随时事的问题,但一事一议、信息碎片化,既训练不出坚实的逻辑基础,也无法汇聚成有序的知识结构,完全建不成一座“大厦”。

“黄师”作乱 荼毒学生

由于“通识教育”无教学范围、无教材、无标准答案,名义上是多角度思考,但对于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来说,社会和政治问题,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这就给某些“黄师”荼毒学生留下了机会。

大量事实证明,反对派“黄师”荼毒学生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有两例为证:一“黄师”名曰“赖得钟”,是考评局通识教育科目委员会主席,竟然在网上发布“黑警全家死”的言论。另有一“黄师”名曰“戴健晖”,是真道书院助理校长,在网上咒骂警察子女“活不到七岁”。如此恶毒,怎能为人师表?这两件事足以令港人警醒,这完全丧失了作为人师的底线原则,完全丧失了做人的道德良知。在网上都敢如此辱骂警察子女,在学校里,不知更会使出多少恶招对付警察子女,以及反对他们立场的学生?

“黄师”荼毒学生,不仅在于可能会虐待特殊群体的学生,更在于公然传播歪理邪说。比如戴耀廷的“公民抗命”、“违法达义”早就被法庭判了“死刑”。但“黄师”们仍然在课堂讲授“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等歪理邪说,鼓动学生借游行示威之机搞事,这是明显的把学生当“政治燃料”,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用心险恶之极!

改革教育 堵住乱源

“黄师”作乱,“废青”不断;釜底抽薪,堵住乱源。要摆脱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制造“废青”的局面,唯有改革教育

一是改“通识”。现在香港学生高考必考科目是:语文、英语、数学和通识,物理、化学只是选修科目。培养人才要聚焦香港未来发展。必须看到,香港的科研成果转化能力较弱,在创科发展也晚人一步,香港经济转型有一个重要方向就是“再工业化”,重点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高端制造业,轻视物理、化学必然吃亏,应该把此两科列为必考科目。“通识教育”教学模式不成熟造成的诸多恶果已经显现,应该改为选修科,该科目重要性降低,“黄师”作乱的效果必然大打折扣。

二是兴“国教”。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非常重视“国民教育”。但在香港,“国民教育”被严重妖魔化,现在还不是一个学科。香港作为一个被英国管治了百余年的地区,回归至今,“去殖民化”尚未真正启动。一些香港人长期“不知有国”,香港人印象中内地是一个个的城市和乡镇,而不是一个国家。香港固然需要有“世界公民”的意识,但必须建立在国民身份之上,扎根于自身的民族、历史、文化之上,一旦“世界公民”意识超过国家意识,就会陷入荒谬和混乱的状态。应坚持推动“国民教育”,虽然难度很大,但必须坚持,否则,香港不仅失去回归后出生的这一代人,还将失去下一代人!

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制造大批“废青”祸乱香港,其严重后果令人感到切肤之痛,意味着革除这一弊端的契机已经来临!

文 |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屠海鸣

来源:央视新闻综合香港大公文汇全媒体中心、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