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暴动罪都可以咁轻易获保释?

涉嫌参与围殴内地《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的19岁男子赖云龙,昨日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他被控一项参与非法集结、一项伤人及一项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不获准保释,交由惩教署看管。这一裁决,获得不少法律界人士认同。但这种不获保释的裁决,在过去这段时间并不常见,例如早前44名被控暴动罪的被告在东区裁判法院应讯后,全部获准以1,000元保释。自明一位法律界老友对此颇有微言:“暴动罪都可以咁轻易获保释?面对社会纷乱不堪,这些人获保释之后重犯的机会极大,法庭有必要考虑加重这些人保释的条件或者干脆不准保释,以免对社会释放错误信息,令人以为法治无料到。”

这段时间以来,随着不断有参与暴力冲击的暴徒被检控和获准保释,不少市民对“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现象觉得困惑和不满。法律界老友就向我解释话:“香港的保释机制有所谓‘原则保释、拒绝例外’之称,这个制度本来问题不大,法庭在处理保释申请时,亦会考虑很多因素,包括案情严重性、证据充分性、被告潜逃的机会和重犯的机会等等。不过这些因素如何衡量,把尺还是在法官处,‘手松’还是‘手紧’差别还是很大的。”

老友继续话:“正常情况下,‘原则保释’无问题,但现在香港社会的情况明显是极不正常。持续两个几月的暴力违法风波,每次冲击的主力其实都是同一班人,而且还有持续落去的趋势。警方要拉一个人历尽千辛万苦,但这个人获得保释之后,好大机会继续参与之后的暴力行动,如此‘手松’处理保释,难免让人质疑是释出‘纵容’暴徒的负面信息,的确值得商榷。”

自违法“占中”以来,纵暴派一直宣扬所谓“违法达义”,不以违法为耻,反以违法为荣,老友认为,法庭在遏制这种无视法治的歪风上负有责任:“大家都见,宣扬‘违法达义’的戴耀廷获准保释等候上诉后,马上就出来参与违法集会;三年前旺角暴乱案中,涉嫌暴动罪的黄台仰更在保释期间潜逃德国;6月冲击立法会的暴力事件中,也有嫌疑人‘弃保’潜逃台湾。这些人将违法犯罪歪曲当作追求‘公义’的途径,你准他们保释?他们只会觉得法律无料到。法庭应该正视这种违法歪风对社会的深远影响,将准予保释门槛提高一些,条件订得严格一点,以收阻吓之效。”

老友最后认为:“法治是香港的基石,法治的目的,归根到底是为了维护社会安宁,因此法官在考虑是否准许保释的时候,必须考虑当前的社会氛围,从大局着眼。当违法者无视法律的时候,就更要严格把关,才能维护法治的尊严和社会大众的利益。”

作者:李自明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