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中央应对香港局势的三大原则

进入8月,中央通过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联合在深圳举行座谈会,以及外交部发言人和港澳办发言人答记者问,明确表达了中央对于香港局势的原则立场。我的理解,可以表述为三句话。一、香港问题属于中国内政,绝不容许美国等西方若干国家干预。二、“拒中抗共”政治力量以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为借口,制造“黑色革命”,公然冲击“一国两制”底线,中央决不会坐视不理,必定履行宪制权责,支持和帮助特区“止暴制乱”。三、中央已经和将会采取的政策措施,仍以推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区行稳致远为宗旨。中央言出必行、令行禁止。

中央信息对香港醍醐灌顶

8月9日,针对香港国泰航空近期在多起事件中暴露出的安全风险及隐患,国家民航局向国泰航空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警示,并提出三点要求,包括:自8月10日零时起,所有参与和支持非法游行示威、暴力冲击活动,以及有过过激行为的人员,立即停止其执飞内地航班或执行与内地航空运输活动相关的一切职务活动;自8月11日零时起,向其在内地的运行合格审定机构报送所有飞往内地和飞越内地领空的机组人员身份信息,未经审核通过,不予接收该航班;于8月15日零时前,向其在内地的运行合格审定机构报送公司加强内部管控、提升飞行安全和安保水平的措施方案。

国家民航局对国泰航空所采取的措施,具开先例的意义,它向香港社会各界和国际社会所传递的重要信息,是中央开始强调“一国两制”是内地和香港特区的共同事业。

“一国两制”的涵义,原本就是中国内地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香港特区保留资本主义制度,但是,在以往20多年香港社会和国际社会都有不少人误以为“一国两制”只是讲香港特区保留资本主义制度。这种看待“一国两制”的片面观点,助长了“本土主义”和“港独”倾向。在当前反对特区政府修订“两个条例”为借口的“黑色革命”中,“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所提出的政治口号,无论“反送中”还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都同这种看待“一国两制”的片面观点相关。

中央正本清源。国家民航局对国泰航空提出的三点要求,对香港社会不啻“醍醐灌顶”。有人以为,国泰航空“参与和支持非法游行示威、暴力冲击活动,以及有过过激行为的人员”只要不飞内地航班即可,却不知其国际航班一出香港空域便进入内地空域,怎么能出如来佛的手掌?国泰航空之例,当为香港各行各业主要企业之鉴。

尽管各种信息显示,如果“黑色革命”持续,那么,中央和特区政府可能不得不执行《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但是,极端激进分子依旧利用周末发起违法游行、实施暴力行动、攻击香港警方,反对派政治团体依然坚持所谓“五大诉求”,令社会持续不宁。

须禁止美英干预香港事务

有一种观点认为,眼下激进分子的暴力行动已演变为“野猫式”四处骚乱,同2014年“占中”期间的“鸠呜”行动象征“占中”失去方向、无以为继相似,可能意味着反对派将重新以“和平理性非暴力”为主要手段。如果这样的判断成真,固然不坏,但是,今日香港与5年前不可同日而语。5年前,美英两国政府都愿意接受以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为基础的普选行政长官方案,而今,它们要的是与北京共治香港、进而将香港变为“独立政治实体”。5年前,香港经济民生结构性问题也明显不及今日恶劣,青年人对前途的失望也不及今日严重。5年前香港经济保持增长,而今香港正向二次大战结束以来空前严峻的经济衰退滑去。

“止暴制乱”迫在眉睫,但是,重建长期稳定繁荣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明乎此,就会理解贯彻“一国两制”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维护香港长期稳定繁荣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全国14亿人民的共同事业。

美国凭藉超级大国实力干预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英国则一直自以为它对回归祖国后的香港特区仍具有特殊的权利和责任。8月9日,英国新任外相蓝韬文(按:内地译“拉布”)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林郑月娥通话,就香港政局发表意见。

8月10日,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明确表示:“今天的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早已不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对香港一无主权,二无治权,三无监督权。香港事务不容任何外国干涉。依照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外交事务应归中央政府负责管理。英国政府直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打电话施压是错误的。中方严正要求英方立即停止一切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不要再对香港指手画脚、煽风点火。”禁止美英干预香港,有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