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纵暴派心有“鬼” 诬警方“扮鬼”

■一名暴徒8月24日在德福廣場將一根竹竿擲向警方防線。資料圖片

■一名暴徒8月24日在德福广场将一根竹竿掷向警方防线。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纵暴派纵容暴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罪责难逃。对于连月来的暴冲违法事件,纵暴派嘴上硬撑,声言“核爆都不割席”,但为卸责,却自欺欺人称所有暴徒暴行“都是警察卧底所为”。多名建制派人士批评有关说法自相矛盾,并表示既然纵暴派声称是示威者中“有鬼”,就欢迎他们“捉鬼”,若不赞成,显然就是明知无鬼,有关言词只是为了继续纵暴。香港《文汇报》记者昨日逐一致电纵暴派立法会议员,他们大多匆匆挂线,甚至声言“不需要捉鬼”,直言这会“令示威者之间不信任”。

“有鬼捉鬼”理论上应是最合理的做法,既然纵暴派声言暴徒暴行“都是警察卧底所为”,理论上应大力主张捉鬼,去除这些“滋事分子”。

过半人不接电话 接听亦推托

不过,香港《文汇报》记者昨日逐一致电纵暴派议员,除了一半人继续不接电话、不回覆外,有听电话的如民主党黄碧云、公民党郭家麒、“议会阵线”梁耀忠等就称自己“在食饭”、“在开会”,甚至“电话无电”;民主党胡志伟、“议会阵线” 区诺轩更耍大牌拒绝受访,作为“民主派会议”召集人的毛孟静更是突然无礼挂线。

至于算是有回应的人中,民主党尹兆坚就说“不鼓吹”“捉鬼”,虽然纵暴派网民信誓旦旦说暴徒是“鬼”、更点出“鬼”有标记,但尹兆坚就称大家“难以分辨‘谁是鬼’及无能力‘捉鬼’”;工党张超雄更直言“捉鬼”令示威者之间不信任,并再次将矛头指向警方,要警方承诺不派卧底云云;叶建源则称“不适合说这问题”。

建制反讥:施暴均绳之予警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社联理事长陈勇直斥纵暴派及暴徒诬蔑“警方扮示威者冲击”的言论,完全是颠倒黑白,“如果真的认为所有暴行都是警察所为,那(反对派)只要见到有人进行暴力行为,无论穿什么衣服,都要将其绳之以法,更要将所有违法者交给警方,依法处置,反正这些都不是‘自己友’。”他续说,如果有人不赞成在暴力冲击中“积极捉鬼”,就说明他们是在幕后为暴行煽风点火的纵暴派,是协助暴徒犯罪的共犯。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表示,如果反对派当真认为所有暴力行为“都是警察卧底所为”,就应积极检举所有“扮成暴徒的警察”,否则就是自相矛盾,多重标准。他怒斥,所谓“警察扮暴徒”的指控完全是无稽之谈,是毫无证据、毫无成本的抹黑,有关方面应该追究其法律责任。他并指出,暴徒最近的文宣中常有“遮住一眼”的“经典画面”,这恰好代表了纵暴派面对暴力“只眼开,只眼闭”的态度,非常讽刺。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工联会会长吴秋北直言,警察用不同身份执行任务时,会严格遵循相关指引,暴徒所谓“警察扮暴徒”的指责完全无效。他表示,希望警察积极使用不同身份拘捕暴徒,止暴制乱,亦要识破乔装打扮成记者、街坊、教师、家庭主妇、社工甚至是妈妈等的暴徒,不要让他们阻碍警方执法,甚至做出违法行为的伎俩。

暴徒照片加荧光棒嫁祸警察

其实“都是警察卧底所为”的说法,早前已被击破过一次,但部分盲撑“示威者都是手无寸铁者”的人似乎不愿接受,一再堕入暴徒自我开脱的谎言之中。暴徒在近月示威中首次被警方以卧底制服拘捕后,有人就将暴徒和卧底警员的图片“加以制作”,一律加上粉红色荧光棒,将一切都嫁祸警方卧底。facebook专页“求验传媒”于本月中已澄清过一次,证实有关相片为改图,提醒大家“没有出处的图必须小心处理,不要轻易转发,否则跟散播谣言无异”。

本月初警方以卧底去缉拿暴徒中最为核心激进的分子,高效行动令暴徒大为震惊和担心,有人就继续造谣抹黑,包括声称当晚是卧底警员挑起冲突,才令示威者作出过激行为,警员“再将他们拘捕”云云,但自始至终都不见有相关片段可以作为证据。

“求验传媒”证实为假图

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就索性“自制证据”,将多张新新旧旧的暴徒照片都加上同款的粉红色荧光棒,以诬蔑这是“警察记认”,直接将所有暴行嫁祸警方,结果被“求验传媒”证实为假图。由此可见,暴徒为推卸责任、嫁祸警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有关“粉红色荧光棒”的传言,相信是导致近日网民以“粉红色贴纸”去“捉鬼”的原因,可谓是害人终害己。

陈浩天承认暴徒自己友

又要推卸责任,又不夹好口供,最后只变成证实“自己友”讲大话。正当部分依然幻想所有示威冲击“都是和平”的人沉迷于自制的借口,声称一切暴徒暴行“都是警察所为”,甚至言之凿凿称有关人等有“粉红色贴纸”作记认后,部分暴徒担心最终被猪队友“捉鬼”拖累,唯有急急澄清。前日,“港独”分子陈浩天就在facebook发帖,承认前线向来都有“做记认”,以免“兵荒马乱”找不到“自己人”,叫大家不要捉鬼,可谓一帖粉碎纵暴派的“卧底幻想”。

周日的荃葵青乱象,纵暴派又急急找借口推卸责任。当日一批暴徒猛打警车,以长铁支、竹枝袭警的情况,被一众传媒镜头拍下,网上又再泛起“卧底论”,其中获广传的、由“Vikki Lee”发出的一个帖文,配以多幅图片,声称有关暴徒身上都有粉红色贴纸,有关人等是警察“扮”的,又揶揄警察高层在冷气房创作“剧本”,“推前线散仔受罪”云云。

大J分析“想象”终认衰

网红“大 J”亦以侦探自居,声称有关人等身上“都有记认”,又言之凿凿称︰“真正既(嘅)示威者呢,就唔会系(喺)身上贴任何野(嘢)黎(嚟)同人相认既(嘅)。呢班系咩呢?大家自己谂下喇。”“大 J”更自我回覆谓︰“我到而(依)家都唔明叫人唔好捉鬼系咩心理。”

不过,上述人等的言论很快受到真暴徒和纵暴派的鞭挞,批评这些“冷气军师”将想象当真去做“分析”,“曝露自己手足”、“令运动失败”,有关人等亦陆续删文道歉,其中“大 J”昨日就承认“粉红战队系自己人”,并说自己无查核,“系我做错,唔好意思。”他更“补镬”称“9月1日,机场见”,似想以参加违法活动去平息民愤。

“港独”分子陈浩天前日亦发文说︰“其实几年前,‘前线’都已经用过萤(荧)光棒做记认,兵荒马乱要搵返个自己人其实好难,尤其black bloc(全黑装束)晒。”

虽然有证实、有澄清、有道歉,但不知道依然沉迷“警察卧底论”的人到底“肯醒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