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民阵游行集会屡变暴力冲击

6月

6月9日反修例游行

地点︰维园至立法会大楼

声称︰"和理非"游行,更叫参与市民"遇上挑衅时切勿中计"

事实︰偏离原订游行路线,有人在美国银行中心附近一垃圾桶纵火,凌晨时分更有一批暴徒冲击立法会大楼,并疯狂袭警,令警察头破血流,须入院缝针

6月12日反修例集会

地点︰立法会外

声称︰和平集会,更批评警员截查前往立法会的市民是"制造白色恐怖"

事实︰堵塞龙和道、添美道、金钟道及夏慤道,暴徒更挖砖块、持铁支疯狂袭警,有警员头部受伤晕倒。暴徒一再冲击立法会,更随意纵火

6月16日"黑色大游行"

地点︰维园至政府总部

声称︰和平游行,要求政府撤回修例

事实︰游行结束后还有大批人不肯离去,示威者占领夏慤道、金钟道等多条马路,至深夜部分人戴上口罩,及将一些水马及杂物推出马路

6月17日"三罢集会"

地点︰立法会外

声称︰和平集会

事实︰"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区诺轩、陈志全连同刚刑满出狱的"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煽动集会市民要"进一步行动",更宣布要包围特首办,另一方面突袭式发动参与者占领龙和道,阻塞交通

6月26日

"G20 Free Hong Kong集会"

地点︰爱丁堡广场

声称︰和平集会,要向国际社会展示"香港诉求"q

事实︰集会期间,有人传字条呼吁"完左(咗)跟大队去狗屋(警察总部)",大批示威者"转战"湾仔警察总部,用铁马围封警总大门,及后更堵塞附近多条马路阻碍交通。有人更用激光光近距离照向警员眼部,掟鸡蛋及在警总外涂鸦挑衅总部内的警员,并袭击上班警员,该名警员只能随手执起雪糕筒及清洁水刮作防卫

7月

7月1日"七一游行"

地点︰原订维园至政府总部,后来警方基于安全考虑,要求"民阵"将游行终点改至湾仔修顿球场,但"民阵"擅自将终点订为中环遮打道

声称︰游行的不反对通知书于当晚11时59分完结,无后续行动

事实︰"民阵"带游行市民行走"自订路线",将人潮领向立法会方向,不少人亦带着物资到立法会支援暴徒。当日暴徒向警员投掷载有疑似通渠水、石灰粉等物品的胶袋,一批暴徒用铁笼车猛烈冲击玻璃门,另一批人则用铁支砸门,并从缺口向里面的警员撒石灰粉,造成警员皮肤灼伤。当晚有暴徒撬毁立法会大楼的闸,向内丢烟雾饼,最终立法会大楼失守,随即沦陷四处被喷漆破坏、餐厅被盗窃,一些重要文件亦被取去,更有人在区徽喷黑油,严重的破坏令立法会无法运作,要复修后才可再开会。

7月21日"七二一 游行"

地点︰维园至湾仔卢押道

声称︰游行其间"民阵"会安排纠察,游行结束后会"尽力呼吁大家『立即散去』",但大家可向警方"查询"有关散去的交通方法

事实︰游行再一次"假和平、真暴力",游行结束时,"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说:"你们可以自己散去『自由活动』,请尽快向前(中环方向)疏散!"大批示威者向中环方向前行,经干诺道一直通往中联办,暴徒更拆走附近的铁马阻路,另一批暴徒则向中联办门外的闭路电视喷漆,其后暴徒向中联办门外标志掷蛋、涂鸦,甚至肆意涂污国徽,更有人手持烟雾饼、砖头、利器和疑似汽油弹及焚烧杂物。同时,有司机因为不满占路,下车与暴徒理论,反遭暴徒围殴,货车也被暴徒大肆破坏砸毁,司机最终须送院治理。

8月

8月5日"全民三罢"

地点︰集会于金钟、大埔、屯门、旺角、黄大仙、沙田、荃湾举行

声称︰虽然行动由民间发起,但"民阵"呼吁各界配合"三罢",并表明会配合宣传及动员,其中"民阵"副召集人黄奕武亦有份申请大埔罢工集会的不反对通知书,当时更强调是"和平集会"。

事实︰当日反对派明显罢工不成,一众暴徒就堵塞交通,企图令香港市民无法上班,齐齐"被罢工"。所谓"和平集会",最终亦成为暴徒将暴力升级的掩饰,众人堵塞主要干道,对持不同意见的市民作出恐吓和欺凌,甚至分别在黄大仙、沙田、大埔等警署纵火、掟砖、掷汽油弹、出动铲泥车破坏建筑物。沙田警署一度陷于火海,黄大仙纪律部队宿舍亦被人纵火,更一度以铁支撬大闸企图攻入。

暴徒其后流窜到铜锣湾,堵塞告士打道及红磡海底隧道港岛出入口,有人更点燃垃圾桶及手推车企图"火攻"。有暴徒更到深水埗施暴,部分则转到机场大堂聚集。

8月18日"流水式集会"

地点︰维园

声称︰和平集会,但同时鼓励市民去"迫爆"维园,然后沿路由维园到中环"离开"

事实︰当日虽然未有黑衣暴徒大肆冲击的场面,但一众"和理非"示威者亦违反了"不反对通知书"规定,占据多条主要行车道,变相为非法游行,而游行期间亦出现游客被包围辱骂长达40分钟始获放行、示威者之间因为互射激光笔而起争执的暴力场面,更有示威者被疑为"鬼"而被打至头破血流。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