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粉碎“黑色革命”已到最后阶段

以2019年6月9日下午大游行紧接着夜间暴力行动为始点,到9月1日,“黑色革命”持续85天,超过2014年非法“占中”持续79天。但是,“黑色革命”不仅没有因为“累”了而趋于消寂,相反越演越烈,暴力不断升级。从冲击警方恶化为打砸商铺,迫使警方出动水炮车,甚至性命受威胁的警员被迫鸣枪示警。

情势紧迫须引用《紧急条例》

性质愈益恶劣。8月23日夜数以十万计香港居民自发和自动地结成“人链”、塑造争取香港前途和命运自主的所谓“香港之路”。“香港之路”俨然是“波罗的海之路”翻版,“黑色革命”根本目标是“港独”岂不是昭然若揭⁈

8月31日,“拒中抗共”政治势力非法组织游行示威,矛头直指全国人大常委会2014年8月31日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把“黑色革命”最终攻击对象是中央和盘托出。反对中央与争取“港独”互为表里。

然而,局势演变到这一步,在香港,某些在上位者居然还以不分青红皂白地谴责和反对一切暴力为标榜,绝口不提反修例政治斗争已演变为“颜色革命”,而是以“事件”或“社会纷争”称之。

对当前香港政局性质的判断,决定对其处置的方略。中央已明确判断这是一场由美国主导的“颜色革命”,因此,中央坚定表示不会坐视不理。

当然,中央希望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全力支持香港警方“止暴制乱”。香港有识之士提议林郑月娥行使行政长官权责,根据《公安条例》第17E条,会同行政会议为防止严重扰乱公安而禁止香港境内任何地方不超过3个月的任何类别的公众聚集;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条,会同行政会议判定香港出现了紧急或危害公安情况而订立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

8月27日,《星岛日报》“架势堂”专栏以《政府立〈紧急法〉迫在眉睫》为题,称:“有消息指,港府经过研判,认为透过现行法例第二四一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进行紧急立法是可行方法。”“如果没有其他可行方案,推出《紧急法》就成为政府期望先治标的特效药,以争取政治上治本的空间。”

当天上午,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记者,在回答记者问特区政府是否正考虑引用《紧急法》订立法例时表示,特区政府目前仍有信心可自行处理社会纷争,并相信这是香港广大市民共同愿望,而自行处理最佳基础是法治基础,“我们有责任为尽快止暴制乱,去用香港法治手段,包括我们的法律,但一定会依法办事,大家可以放心。”

时间如流水,局势似烈火。流水时间无情地流失,不能自动浇灭更无情的暴乱。

“黑色革命”重要特征之一是暴乱,这是不争事实。“止暴制乱”已刻不容缓。特区政府决心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进行紧急立法,就必须立即行动。

中央有充分权力止暴制乱

严峻的问题,是行政长官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发布相关行政命令,“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必定更疯狂地对抗。

在香港,有一种不可低估的偏见或误解,称中央执行《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就是冲击甚至破坏“一国两制”。

有人以为,根据《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驻军法》相关条款,“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因此,只要特区政府坚持认为“有信心可自行处理”当前局势,中央就无法介入。

这是皮相见解。任何人阻挠或延误“止暴制乱”,都将是对香港犯罪,也是对中华民族和国家犯罪。何况,《基本法》第十八条第四款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显然,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是基于香港局势实际状况而非个别人士的主观意愿。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