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包庇“恐怖老师”等于戕害香港未来

《西游记》的故事告诉人们,每一个妖怪都有背景,不是此大仙的童子,就是彼真人的坐骑。情况正如今日香港教育之怪现状,不少又“黄”又暴力的恐怖老师露出獠牙,但至今没有一个人受到应有的处罚,原因就是上面有人“罩住”,有恃无恐。

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诅咒警察子女“死于非命”,言辞之恶毒,心理之阴暗,超过正常人的想象力。哪怕最恶毒的巫师,谅也说不出如此缺德的话来。事件曝光后群情汹涌,要求严惩的呼声响彻云霄。香港政研会早前组织联署要求革除其教席,一夜间有近四万人联署,对其言行之不满可想而知。但令人惊诧的是,戴健晖只是被校方调职而已,不痛不痒,其教席依然稳如泰山。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玩包庇?

近日有警员家属联署致信该校,不满校方仅将戴健晖调职,促请戴自行辞去教席及离开教育界,自作深刻反省,又期望校长及校委会重新考虑对戴的惩罚。信中指出,不论戴健晖诅咒的对象是谁,“其心与性皆显恶毒,又如何可作神之事工?慈育神之孩童?又如何可作为人师?”字字句句,都是发诸警属及家长心底的悲怆。奈何真道书院我行我素,对民意充耳不闻,校监锺嘉乐牧师声称“戴受学生及家长拥戴”,并收到不少信件表示“好欣赏我们的老师”。被问到如何保护警察子女不受欺凌时,锺嘉乐却说没有任何特别安排。

一名恶毒诅咒孩子的恐怖老师,居然得到“欣赏”;被针对及歧视的警察子女,却未能得到“任何特别保护措施”,对比何等鲜明,反差何等强烈。师道之不存,真道之荒谬,由此可见一斑。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们不怀疑黑衣暴徒及纵暴政客非常“欣赏”戴健晖,甚至为其写表扬信,但校方应拥有鉴别是非的能力,扶正祛邪的勇气。但结果令人再一次失望,校方或有意包庇护短,或屈服于黑色暴力,客观效果则是颠倒黑白,助纣为虐,亦对全社会作出了极坏的示范作用,负面影响深远。

有什么样的学校,就有什么样的老师;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从“占中”到今日之乱港恶行,从激进本土到“港独”,年轻人扮演了重要角色。在连续近三个月的政治暴乱中,不少学生由街头斗士进一步化身穷凶极恶的黑衣暴徒。而在被拘捕的暴徒中,不乏幼稚的面孔,最年轻的仅及十二岁,刚刚小学毕业。本是无邪天真的儿童,竟然卷入血腥暴力及充斥谎言的政治运动中。在他们幼嫩的心田播种仇中及仇警种子的,正是戴健晖之类的老师败类。

香港病了,首先是教育病了。教育沦为重灾区,这是整个社会的共业,而学校及老师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人们想知道的是,当“恐怖老师”没有自知之明,赖死不走,校方又投鼠忌器的时候,难道教育部门可以一味将头埋入沙堆,当无事发生?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