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暴徒乱港|假记者真暴徒 围警掩护同党遁

图:暴乱活动期间,不少身穿反光黄间背心的“记者”围着警方拍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连月的暴力冲击现场中,假记者频频出现!身穿反光衣、有“记者证”不一定就是记者,警方已不止一次检获假记者证,近月更屡见暴乱分子、“港独”分子假扮记者,而激进“黄媒”“黑记”不但不持平报道,更故意妨碍警方执法,偏袒掩护暴徒逃脱的场面。前晚防暴警在太子制服被捕者时,更遭到暴徒和“记者”同时包围袭击。警方指经常有多人身穿记者反光衣穿插其中,警员难以区分真假记者。成员以“黄媒”记者为主的香港记者协会更常“搬龙门”,助长暴徒假扮记者。

假记者的出现,不但增添警方执法难度,亦令正当采访的记者面临更大风险,《大公报》早于六月已揭发,“港独”分子郑伟成假扮记者在示威现场拍摄警方大头照。而多次的示威冲突中,《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的镜头往往只对着警员的执法情况,被批评对暴徒的破坏视而不见,当有暴徒被捕时,有网媒记者刻意询问名字。

警难分真假 吁记者助辨别

警方日前在西环捣破暴徒物资店“国难五金”时,就检获12张假记者证,进一步力证“假记者”的存在。“国难五金”负责人李政熙昨声称正筹备一个网络媒体,有关记者证是“样本”云云。昨日例行记者会上展示多张“染传媒”假记者证,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坦言,不少警员反映在执法现场多人穿反光衣,难以分辨记者及示威者,呼吁记者不要站在警员与示威者中间,更质疑有人假冒记者,阻碍警方行动,为暴力示威者作掩饰。

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称,使用假记者证或干犯行使虚假文书。谢振中呼吁,记者不要零距离站在警员附近,令警员难以执行职务,又呼吁记者协助警方分辨假记者。

警察队员佐级协会早前亦表示,留意到有记者忽视自身安全,经常逗留在警方防线与暴徒对峙区域之间,不但危及记者自身安全,亦严重阻碍警方工作,当警方全神贯注应付突发场面时,难以兼顾暴露在危险位置的记者。

记协常搬龙门 默许扮行家

不过,成员主要是“黄媒”记者组成的香港记者协会,立场明显前后矛盾兼“龙门任搬”。《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上月在机场遭暴徒禁锢殴打,因曾自称游客和没有出示记者证,记协8月14日发出声明,“呼吁内地新闻工作者,在港采访大型示威活动时,应该清楚展示其记者证件,以方便市民辨认”,惟昨日记协的facebook却又转发文章,节录其中一段认为“不宜动辄捉拿假记者,或要求记者在采访时必须配备认可的记者证等”,默许暴徒假扮记者。

“国难五金”检12张假记者证 骨干李政熙归边黄毓民

图:警方8月31日突击搜查“国难五金”,店内涉摆放大批攻击性武器及疑为暴徒物资\大公报记者摄

“国难五金”骨干成员李政熙及黎浩文均是前热血公民成员,性格“躁底”的李政熙多次惹官非,曾因袭警被判监七周,黎浩文“黎占”则曾任前立法会议员黄毓民的司机和助手。两人于2014至15年活跃违法“占中”及“光复”行动,积极投入2016年立法会选举为“热普城”阵营助选。

检大批武器

现年33岁的李政熙家住上水,任职技工,育有两名年幼子女,但性格急躁曾多次惹上官非,2016年1月在上水天平商场酒楼因政见不同殴打茶客,后来脱罪,同年在秀茂坪选举活动中踢伤一名网台女记者,被罚款2000元,以及在立法会选举论坛外袭击两名警务人员,最终被判监七星期。

不过,选举后李政熙疑因利益问题与热血公民闹翻,归边黄毓民阵营,“热普城”阵营其后亦决裂,李政熙及黎浩文支持黄毓民一方,在网上揭露热血公民黄洋达夫妻的疮疤,成为一时网上热话,后来李政熙鲜见出现于街头示威,但仍不时网上发表激进仇警、反政府及“港独”言论。

警方上周六(31日)下午突击搜查西营盘第三街“国难五金”,搜获四把斧头、大量通渠水、两袋共200个棒球、一台发射棒球的强力吹风机、喷壶和12张假记者证,当场拘捕八人,被控以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罪名,全部人正保释候查。大公报记者现场观察,铺内存有大批头盔、防毒面罩、防毒面罩滤芯、强光电筒、口罩及眼罩等,均以低价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