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暴徒两度殴游客 镭射枪狂射军营

图:暴徒在龙和道用镭射枪疯狂照射军营/大公报记者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乱港暴徒连续第二日以集会为名搞事,有游客好奇想看看集会,到特首办门外“睇热闹”,结果惨遭黑衣暴徒围殴,两度袭击,需由警员救离现场,暴徒又向记者投掷燃烧弹。黑衣暴徒并在龙和道用镭射枪疯狂照射军营和添华道戒备的警员,向警方防线掟石头,更有暴徒投掷燃烧弹,但没起火。暴徒其后转到太子、黄大仙一带流窜搞事。

向记者方向掷燃烧弹

职工盟昨日继续在添马公园发起罢工集会,但人数相对减少。集会期间,暴徒集结在龙和道两旁,用雪糕筒封路,向警方防线掟石头和杂物。接近七时,多名暴徒突然冲前,包围一名站在特首办外的男子,不由分说便挥拳殴打他的手臂与背部,然后立即弹开,男子一脸错愕,有暴徒声称他在拍摄大头相。在场的记者见有人被围殴,纷纷跑上前。

该名被围殴男子是内地旅客蔡先生,称“我唔知自己点解畀人打”。他说刚从澳门坐船过来香港,打算看热闹,便去到添马公园附近,以为暴徒只是针对警察,而他并没有拍摄大头相。蔡先生离开时,一名黑衣暴徒再度袭击拳打他,蔡大叫救命,在水马防线的警员立即冲出,将蔡带入水马防线,蔡一拐一拐的行,其后有救护车驶入防线内。七时半左右,暴徒离开时居然向记者方向投掷燃烧弹,但最后没有起火。暴徒其后四散,部分人转往太子、旺角警署一带。而在集会上,发言的人危言耸听。有协助暴徒、自称Michelle的义务女律师,凭幻想与臆测指控警方,她坦言自己并无目睹坊间盛传的被捕者在警署的经历,但说自己能够听到,举例有一次等候当事人期间,有男子声称“警察打人”,该名警员称“唔系唔畀你见律师,等一等”。然后就没有声音。她凭此便说,到底为何之后没有声音呢?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