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屠海鸣:诅咒警察子女的"黄师"岂能再上讲台?

前天是本港各中小学校的开学日,但有一件事令人愤怒:那个咒骂警察子女“活唔过七岁”、“20岁以前死于非命”的恶毒“黄师”──真道书院前助理校长戴健晖,在新学年还将登上讲台,“为人师表”。面对家长及记者的追问,真道书院校监钟嘉乐牧师却吹捧说,戴健晖有“优良品质”,受学生和家长“爱戴”,校方“好珍惜能够识得道歉的老师”,并暗示戴会负责高班的“一些科目”。

一个如此偏激、狂妄、恶毒的“黄师”,做出了伤天害理、触犯众怒之事,仅做一个轻描淡写的所谓道歉,就可以继续保留教席,校方还认为他“优良品质”。请问,教育局竟然毫无办法?这实在是香港教育、也是香港的巨大悲哀!

无底线,岂能为人师表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什么道?首先是做人之道。这一特殊的职业定位,要求教师的道德修养必须高于常人;如果教师的道德修养出了问题,学生的道德修养更加堪忧。而传道之要,“言传”为轻,“身教”为重。

戴健晖在网络平台上咒骂警察子女的做法,向世人呈现了一个很坏的“身教”案例,性质极其恶劣!其一,公开散布“仇警”言论,涉嫌违法;其二,将未成年的学生作为欺凌的对象,严重违背了职业道德;其三,诅咒他人“早死”,这是一种极其恶毒的做法,严重违背了社会公德。戴健晖所为,不仅逾越了“师者”的底线,更逾越了做人的底线!香港素来被世人称赞为“文明之都”,出了一个这样的人渣,令人震惊!

中学教师面对的是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在教师与学生之间,教师是强势的一方,教师任何不检点的言行,对学生都有示范效应;一旦教师带有明显的政治倾向、仇恨情绪、攻击意图,必然主导学生的价值判断,并引导学生效仿和遵从;即使有一部分学生拒绝遵从,也会因为教师的强势地位而受到打压,最终不得不屈服。

戴健晖在网络平台上都可以这样咒骂警察子女,那么,他在校园里会如何对待警察子女?如何对待“不听话”的学生?又如何教授学生做人之道?如果此人无心理疾病而故意为之,堪称“人渣”,已无资格任教;如果此人确有心理疾病,则有显著的暴力倾向,同样没有资格任教。

纵“黄师”,如何传授“真道”

戴健晖的言论令市民愤怒、遭全城炮轰,真道书院校监钟嘉乐牧师却有一番“高论”,他称一个老师肯道歉,就已经是“优良品质”,不断强调戴受学生和家长“爱戴”;又说其所教科目成绩“理想”,更扬言就此事收到过5000封信,当中95%以上都是“好欣赏他们老师”;至于余下5%(即约250封)投诉信,他称只有不超过十封是具名的,又声言来信都是关心学校不要受这事影响。

作为一位教育界人士,钟嘉乐的以上回应同样无耻!笔者有三问:首先,教师“优良品质”的标准是什么?为人师者,首要标准是道德修养“优良”。“三尺讲台”不是私人会所,网络平台也不是酒桌饭局!教师无论持什么政治立场、对哪些群体怀有偏见,都不能把个人观点、个人情绪带到公众场合。这是一条基本的“品质标准”,无论戴健晖专业方面的质量如何“优良”,仅此一条就不能达标。

强监管,“治病”须有“良方”

其次,学校的育人标准是什么?教育的根本宗旨是树德育人。那么,真道书院到底树的是什么德?育的是什么人?到底要传的是什么“真道”?戴健晖的恶毒言论与真道书院的办学宗旨相脗合吗?如果不脗合,就应革除其教席,逐出校门;如果脗合,说明真道书院已“病入膏肓”,失去树德育人的资格。

再次,避重就轻的目的是什么?姑且不论“5000多封来信中有95%以上都挺戴”的事情是真是假,单是以这个所谓“民意”作为理由本身就是十分荒唐的。学校不仅是为家长培育学生,最重要的是为社会培育学生;一旦今天把学生引向邪路,明天全社会必然吞噬苦果。真道书院听不到广大市民强烈谴责“黄师”的声音,只看到所谓的“5000多封来信”,这显然是避重就轻,刻意为戴健晖辩白。

“香港之乱”源于“教育之病”。“教育之病”体现在教师、学校、教协,也体现在教育局监管不力!“治病”须有“良方”,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彻底医治“教育之病”的时候了!

必须检讨教师资格审查制度。香港是一个文明社会、现代社会,许多行业都有严格的从业标准,建立了严格的任职资格审查制度,为什么香港的“黄师”层出不穷?说明教师资格审查制度或存在严重缺陷、或没有真正落实。教协固然拥有维护教师利益的权力,但维权不能无底线,不能无原则地纵容“黄师”;教育局也不能担心得罪某些“黄师”以及其背后的某些势力,而放弃监管职责。

必须检讨对学校的监管制度。“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固然应该尊重价值多元,但学校应该教育学生爱国爱港、遵法守法,不能纵容教师和学生反中乱港,这一底线原则是绝对不能含糊的!教育局作为特区政府管理学校的机构,应该订立对学校的监管制度并严格落实,岂能长期对校园乱象视而不见、回避不管!

诅咒警察子女的“黄师”竟然再上讲台!──这是天大的笑话,更是对“文明之都”的极大讽刺。香港教育的确病得不轻!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