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警方一查假记者 香港记协脸都不要了?

原标题:警方一查假记者,香港记协脸都不要了?

“内地新闻工作者,在港采访大型示威活动时,应该清楚展示记者证,以方便市民辨认。”——8月14日,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香港国际机场被打后第二天,香港记协称;

“在未来的日子里,市民不宜动辄捉拿假记者,或要求记者在采访时必须配备记者证等。”——9月2日,香港警方于西环暴力冲突查获大量假记者证后第三天,香港记协称。

相隔19天,香港记者协会用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亲自打脸,网友直呼“无耻”。有人反问,香港记协是不是认为,只要暴徒拿出记者证,他就是记者?

难道警方一查假记者,香港记协脸都不要了?

假记者,黑衣暴徒的防火墙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上周末的“8·31”暴力冲击中,香港警方于西环拘捕了6男2女,除了喷漆、油漆、斧头、电动棒球发射器等外,还检获了大量假记者证。

假记者们都干了什么?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前日警方在旺角采取驱散行动时,有“记者”身穿黄色反光衣,涉嫌趁乱袭击警员,被警员用胡椒喷剂驱散。

警方痛斥有居心不良的人冒充“记者”作掩护,在暴力现场担当护航角色。

这些“假记者”都是什么来路?

报道称,据前线记者了解,过去两个多月来,穿反光背心的“记者”中有人自称“学生记者”,有来自五花八门的社交媒体,也有来历不明的所谓“记者”。

种种迹象显示,部分“记者”是黑衣暴徒的“同道人”,在暴力现场阻挠警方采取行动,筑成为暴徒而设的“防火墙”,甚至为暴徒引路逃跑。

而每当警员拘捕暴徒时,“记者”便一拥而上包围警员质问原因,并与所谓的“义务急救员”一起制造混乱,令暴徒趁乱逃跑,一旦被警方干涉,便以“新闻自由”和“采访自由”来指责警方。

此外,文汇报还援引消息人士的话透露,有个别在现场直播的“记者”,近距离拍摄警员头部特写照片,以便暴徒“人肉”警员个人信息,“记者”还会问暴徒的姓名,目的是通过直播告诉其他同党协助销毁证据。

原来,有人掌握部分暴徒的名单,包括其个人资料和住址,当在直播中得悉有暴徒被捕,便迅速派人到其家中“清场”,拿走所有与暴力冲击有关的证据。

双重标准,替假记者打掩护

事实上,不光那些假记者为暴徒打掩护、充当“防火墙”,部分港媒“真记者”的立场也值得怀疑。

还记得上周这张刷屏的照片吗?举着枪的人在维护和平,那些喊着和平的人,却举着杀人不见血的枪——

8月20日,广东广播电视台香港记者站站长陈晓前,在警方新闻发布会现场,被《苹果日报》等媒体约20名记者围困。这些记者质疑陈晓前的身份,要求其出示记者证,并且要其解释为什么她的镜头除了拍警方,还要拍记者。

陈晓前解释说:“大家今天下午都在这个新闻发布会,大家都可以摄像,我(们)也可以摄像,我(们)也是一名记者,你们在发稿,我也在发稿,就这么简单。” 

可部分港媒记者仍将其围堵在现场,咄咄逼人地不断向其发难。陈晓前随后发文反问:为什么你们苹果日报的记者可以质疑我的采访权?你们又有什么权力来调查我的采访权?这就是你们嘴里的新闻自由吗?

陈晓前(红衣者)被围困陈晓前(红衣者)被围困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付国豪、陈晓前的遭遇仍在眼前,香港记协竟然在警方清查“假记者”之际选择性失明,甚至发布了一篇倾向性严重的声明。

正如文章开头介绍,香港记协在声明中声称,“在香港,当记者没有统一的要求,也没有‘合法采访’的规范”,并以“新闻自由”为由声称,“在未来的日子里,市民大众以至记者们都应加倍警惕,不宜动辄捉拿假记者,或要求记者在采访时必须配备认可的记者证等。”

对此,大批网友怒斥香港记协“双标”“无耻”。有网友表示,既然说“新闻自由”,那拜托示威者别抢手机、逼迫删照片。

还有网友忍不住提醒:希望派有素质的记者出席发布会,更别成为政棍的“杀人工具”。更有网友反问:香港记协是不是认为,只要暴徒拿出记者证,他就是记者?

网友在香港记协“没有真假记者之分”声明下的留言

如此“假记者”路人皆知,为何香港记协仍不惜用赤裸裸的双重标准,替其打掩护?

公开资料显示,香港记者协会于1968年成立,为国际记者协会成员,是香港记者的工会。

2018年12月,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若愚的一篇文章道破“天机”——

香港记者协会过去50年里一直保持着“反中”的本色,而且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妖魔化”香港和内地关系的“年报”。这些《年报》基调都是消极、悲观、恐惧,以控诉“中央和特区政府对新闻自由的打压”为主题,结合社会关注的热点政治议题进行发挥,可以说是从未更改主题、变换频道。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