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台记者直播时被蒙面暴徒殴打阻拍摄 斥其敢做不敢当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文汇全媒体报道:台湾年代新闻、壹新闻记者兼主播廖士翔8月31日在港岛区采访期间,突遭暴徒指骂、用伞阻挡拍摄并险些被围攻。廖士翔事后在社交媒体回忆事情经过,称”这回靠着记者工作证...我本人没挂彩受伤”,又评论”走到现在,和理非的诉求,好像快被少数人士给消费光了”。

廖士翔对自己登上微博新闻热搜,感到”始料未及”。他在FB主页回忆事发经过时称,”8月31接近傍晚时,示威者情绪渐渐高涨,原本要在湾仔警总前的祈祷会,变成了拆巴士站栅栏制作三角形拒马。当示威者蒙面拆除的过程,媒体本于报道职责,透过镜头纪录。此时有人担心身份因而曝光(事后当中某人的解释),就开始包围、用雨伞遮挡,我们也继续拍下这一幕。眼看我们开始跟台北联机,说了一口普通话,接下来脏话就飙出来,所有人一拥而上,撑起雨伞挡在我跟手机镜头中间。就算我表明身份,还是没有人相信。一阵混乱中,就有人趁机抄家伙打了过来。直到我拿出了壹新闻的识别证,才有人高喊『他台湾人啦』,所有人才一哄而散。”

廖士翔评论,示威活动激情过后,所有的行为都是自己的抉择,敢做就要敢当,就不要怕被”观察者们”拍摄。不只所有人都蒙面了,况且媒体的拍摄,并非针对特定人的面部特写。事件之后,他更想问的是,只因为他是台湾记者,所以能逃过了一劫;难道今天是内地来的记者,暴徒打人就合理化了吗?另外,当暴徒对媒体动粗,试问媒体会说暴徒『好棒棒』的机率比较高,还是对暴徒印象坏的机率比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