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老作”昏迷黑青 真身通缉重犯

■警方昨日下午開例行記者會。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警方昨日下午开例行记者会。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落网时成身武器一直清醒 暴冲常客有份攻立会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萧景源)事实胜于狡辩、纵暴派自打嘴巴。9月3日晚太子站黑衣青年被警制服拘捕,”黄媒”和纵暴文宣却将其描绘成骇人听闻的”无辜青年”被警方滥捕致”断颈昏迷”。香港文汇报了解到,该青年原来是”暴冲常客”,当晚因破坏港铁太子站设施被捕,当时戴防毒面具、护甲,又身怀丫叉、弹珠、警棍及烟雾饼等攻击性武器,更被揭发涉嫌与7月1日冲入立法会大肆破坏案有关,正被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俗称O记)通缉。而青年的父亲证实其子并无昏迷及断颈,警方也指他一直有意识及能清晰对答,再次挫败”黄媒”造谣惑众。

前晚11时许,港铁太子站内一名黑衣青年被多名警员按地制服,将其双手反绑,据报该男子失去知觉,又被警员拖往角落。现场自称市民的目击者大声质问警员:”佢乜都无做,做咩揿住佢?”此时,有至少3名自称现场”急救员”上前要替男子检查,但被警员阻止,此时有近百名声援者,包括由”银发陈伯”、”守护孩子”和”现场急救员”、”记者”等组成的专职”救人队”,将6名警员团团围住推撞及起哄指骂,警方出动防暴警隔开声援者。至11时45分,消防处救护员到场,将青年送广华医院救治及留医,医管局指青年情况稳定。

纵暴媒体造谣煽仇警

该名青年姓冼(21岁),其父昨日凌晨探望儿子时向传媒称,其子无昏迷,只是头部及面部受伤,且可以说话,冼父又称不知儿子发生何事也不知他为何出现在太子站,是现场的”急救员”通知他到医院。事发后,有自称”目击者”痛斥警方滥捕,指青年只是在跑就被捕,更有”记者”问被捕青年姓名,又有”急救员”指骂警员无资格判断青年的伤势,又喝令警员解开疑犯的手铐,紧接着”黄媒”和纵暴文宣混淆视听,造谣指青年一直昏迷,图再掀仇警狂潮,但逻辑上已露破绽,因伤者父亲亲证是现场”急救员”通知他到医院,若青年一直昏迷,”急救员”又如何从青年口中得知其父电话?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昨日指出,港铁职员看到被捕男子喷漆破坏闸机,警员到场后见到他仍在喷漆涂鸦,”相信佢并唔系无辜”,该男子见到警员便逃走,警方使用适当武力并将他拘捕,他被捕后”瞓咗喺地下”,警方O记高级警司李桂华则指,当晚11时许,有人报警指看到该名男子戴着头盔、眼罩、护甲,涂鸦八达通售票机,警方拘捕时该男子想逃脱,”同平时大家见到一样”,将他压下、锁上手铐。

假救护假街坊续添乱

李引述现场警员指,清楚听到被捕人的回答,直至上救护车也都有意识有回答。警方搜身时发现他有丫叉、弹珠、警棍、怀疑烟雾饼,其后警方发现原来他正被O记通缉,与7月1日进入立法会案件有关,两案会一并处理。

江永祥指出,现场曾有自称救护人员要求上前协助,并叫警员解开疑犯手铐,警员因保安问题不能”贸贸然”解开手铐,但有听从建议除去疑犯的外衣和护甲。加上警方无从证实对方的专业资格,即使能查核,救治时令伤势有进展或意外发生,责任谁属也是问题,故警方一般会坚持召救护车,而大部分警员接受过医护训练,现场可进行治疗,但危险情况下或另作别论。

在警员拘捕疑犯后,现场有数十至上百人包围警员,也令伤者所处环境空气不流通,警员基于安全考虑,希望将他带离现场到控制室,等候救护人员到场,而警方召唤的救护车于15分钟内到场,警员解开手铐配合救护员治理,而伤者在救护车上能清楚且可以清晰回答救护员的问题,包括个人资料及身体状况等,根据医管局资料,现时伤者情况稳定,与”断颈、严重伤势”不吻合。